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武魂 > 第两百二十章 爱的信仰
    萧凡看着她那痛苦难当的样子,脸上因为巨大的痛苦而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浑身都在痉挛,美丽的眸子中也布满了血丝,心中说不出的难过与心疼。??火然文  w?w?w?.?r?a?n?w?e?n?`org

    她是为救他才变成这样的,否则岂会被两大圣武境的存在联手围攻,怎么会被那诡异的死亡铁矛刺穿,也不会承受这种生不如死的痛。

    “祖师叔,你再忍忍,最多最多半个时辰,半个时辰我便能将它彻底融炼!”萧凡安慰道,可是这样却也减缓不了霓裳神女的痛苦。

    “不行了……我需要信仰,只要信仰才能……才能减缓痛苦……”霓裳神女痛苦地说道,在萧凡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松开了口,猛地贴上了萧凡的嘴唇,滑嫩的舌头直接钻到了他的口中,疯狂地激吻起来。

    萧凡懵了,只觉得脑海嗡地一片空白,睁大着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那对美眸,从那双美眸中他看到了美好与希望,其中显露的痛苦真的减少了。

    “信仰……祖师叔说的信仰竟然是爱,难道她真的……真的……或者是将我当成了……”萧凡难以置信,也不敢相信,他们之间的身份实在是有太大的差距。

    “不管怎样,现在先不要去想这件事情,一切等祖师叔的伤势好了再说,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如此痛苦!”萧凡心中想道,对霓裳神女充满了愧疚,于是他没有挣扎,微张着嘴仍由她疯狂激吻自己。

    萧凡极力压制心中的旖念,全心融炼那些死亡腐蚀之力,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终于在半个时辰后将其彻底融炼干净。这一刻,霓裳神女的痛苦顿消,而她仿佛没有察觉,嘴唇依旧贴着萧凡的嘴,舌头在萧凡的口中搅动。

    萧凡的运转血气与木之生机,将霓裳神女的伤口修复,不留下半点疤痕。这时候,他将霓裳神女微微推开,道:“祖师叔,已经没事了。”

    “啊……”霓裳神女惊醒过来,一张脸立时红了个透,眼神有些慌乱,有些后悔,后悔自己不该这么控制不住自己,要是萧凡现在就明白了自己的心思,那他会怎么想?

    萧凡知道她很尴尬,自己也很尴尬,可是事情已经这样了,倒不如去面对。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将霓裳神女那破烂不堪的外衣给彻底撕掉,然后从储物戒指取出一件粉色的霓裳羽衣,一边为她穿上,一边说道:“这是采萱的衣衫,祖师叔先穿着吧。”

    “嗯,采萱和我身材差不多,穿着也挺合身。”霓裳神女低声说道。

    萧凡将外衣给她穿好,然后看着她脸上的疲累之色,道:“祖师叔,你先靠在我身上休息休息,刚才的痛苦肯定消耗了你大量的神魂力。”

    霓裳神女点了点头,的确是太疲累了,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能睡着。可是看着萧凡那平静的表情,她的心中又没底,不知道萧凡是不是已经发觉了什么,于是便解释,道:“小凡,你……你不要怪祖师叔,祖师叔把你当做他了……”

    萧凡闻听此话,身躯微震,脸上浮现出一抹怒色,道:“祖师叔你……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你又何必如此,你这样让我很生气!”

    “好了,不要生气了,让祖师叔静静地靠着休息一会儿。”霓裳神女说道,眼底浮现出一抹笑意,然后闭上了眸子,很快便沉沉睡去。

    萧凡低头看着她熟睡的样子,心情有些复杂起来,对于霓裳神女口中的那个他十分排斥。萧凡不明白,如此优秀的祖师叔,怎么会单相思一个男子到了如此地步,那个男人究竟是谁?

    “祖师叔对我如此好,将我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看着她为那个男人心伤,我怎能坐视不理!要让我知道那个男人是谁,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萧凡紧咬牙齿,脸部鼓出一道棱,拳头也捏得啪啪声响。他搂着霓裳神女的娇躯坐在水潭边,静静地看着银色的瀑布冲击而下,涌起阵阵lang涛与万千水花,心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夜晚的风徐徐吹来,带着丝丝凉意,月华倾落,让水潭中溅起的水珠泛动银光。圆月倒映在水lang阵阵的潭水中,不断地变幻着形状。除了瀑布声与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四周都是静悄悄的。

    萧凡看着靠在自己胸膛熟睡的霓裳神女,她的呼吸带着幽香与热气,青丝柔滑,在月光下泛动光泽。突然,霓裳神女的娇躯颤了颤,紧接着便开始摇动着头,脸上浮现出慌乱与惊恐。

    “不!小凡……不要……不要……”霓裳神女摇晃着头呢喃着,光洁的额头与云鬓间浸出汗渍,像是做什么可怕的噩梦。

    “祖师叔,你怎么了,做噩梦了吗?”萧凡微微晃了晃她的身体,可是霓裳神女并没有醒来,她紧紧地抱着萧凡,潜意识下的力道大得出奇,使得萧凡的骨骼喀喀声响,只觉得整个人都被她箍碎了一般。

    “小凡……不要……”霓裳神女抱得更紧了,睡梦中的声音带着哭泣之声,眼角滑落两行清泪。萧凡深深吸了口气,使劲了摇了摇,道:“祖师叔,你做什么噩梦了,我都快被你箍碎了!”

    “不要……不要……”霓裳神女叠声自语,在萧凡的摇动下醒来,眼中依旧有着深深的惊恐与慌乱,当她看到眼前的萧凡时,突然从梦境的状态中惊醒过来,只觉得脸滚烫,赶紧转向一边。

    “祖师叔,你刚才做了什么噩梦,我这骨头都快被箍散架了。”萧凡苦笑。

    霓裳神女脸色一红,好在夜色中遮掩了她的羞态,羞涩还未褪去,立刻又变得惆怅了起来,道:“祖师叔梦到你被地府的人抓走了,浑身都是血……”

    “不过是梦而已,那都是不真实的,我不是在这里吗?”萧凡说道,然后将抓着她的双肩将她转过来仔细看了看,道:“现在你的气色好多了,想来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吧。”

    “嗯,恢复得差不多了,可还是感觉有些累。这一路返回的话,我不想自己走,现在该是你报答祖师叔的时候到了。”霓裳神女似笑非笑地说道。

    “不是吧?这几百万里路程,难道祖师叔要我背着你回去不成,这是要累死我吗?”萧凡一脸苦相,装出一副可怜的样子。

    霓裳神女看着他的样子,忍不住想笑,道:“臭小子,你少给我来这一套。就算不让你报答,那你先前和祖师叔亲吻算怎么回事,祖师叔可是冰清玉洁的女儿身,所以为了惩罚你,你也必须背着我回去。”

    “……”萧凡老脸一红,对此表示相当无语,道:“祖师叔,你讲讲道理好不好,明明是你在意识模糊之下亲吻我,我才是受害者好不好?”

    “你说什么?”霓裳神女突然一脸怒色,道:“你的意思说祖师叔亲吻了你是占了你的便宜,委屈的反而是你了对不对?”

    “嘿,祖师叔你别生气,我不过是说出事实嘛。”萧凡笑道,以为她是装着生气的。不曾想,霓裳神女猛地将萧凡一推,怒道:“你滚,给我滚!不要理我!”

    萧凡愕然,想起先前霓裳神女说的话,心中不知不觉一股怒气也升腾了起来,怒道:“难道不是吗?你当时心中想着那个男人,却将我错当成了他,这种事情还能怪在我的头上不成!”

    “你……”霓裳神女娇躯一颤,看着萧凡眼中的怒色,心中一时间充满了慌乱与不安,不过却赌气似的转过身去背对着他。

    两个人之间谁也不说话,谁也不理谁,就这么背对着而坐,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萧凡的心平静了下来,轻声道:“祖师叔,对不起,我不该那种态度。但是,希望你能忘掉那个男人,毕竟他对你并没有情分,你又何必呢?”

    话落,萧凡久久没有听到回应,也不知道身后的霓裳神女在想些什么。在萧凡的印象中,这是祖师叔第一次这么生气,第一次这么久都不和自己说话。

    萧凡正要转身,却感觉到一双柔软的手臂环住了自己的腰,然后柔软幽香的身子也贴到了自己的背上,霓裳神女的声音轻轻响在耳边:“小凡,对不起,祖师叔不该对你发脾气,你不要怪我好吗?”

    萧凡心中一颤,此时此刻,他觉得气氛似乎有些不对。萧凡毕竟不是懵懂少年,身边已经有几个红粉知己,对于情爱之事还是挺敏感的。

    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可是萧凡依旧没有往那方面想,毕竟霓裳神女是祖师叔,而且她也亲口说了心中喜欢着那个男人,这样萧凡便只认为她对自己的是一种对后辈弟子的喜欢与一种类似好朋友之间的那种感情。

    “祖师叔。”萧凡转过身来,看着霓裳神女,她的青丝被风吹得有些凌乱,贴在了脸上,于是便伸手为她顺了顺,苦笑道:“我怎么觉你有时候就像个任性的少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