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武魂 > 第二十九章 清雅初开
    陆清雅咬着下唇,晶莹的贝齿陷入进去,一缕触目的鲜血溢了出来,眼中的泪水滚滚而落。ranw?en w?w?w?.ranwen`org她用力推开了萧凡,有些倔强,也有一些恨意。

    “清雅…你不要这样,是我不好,对不起你们……”

    陆清雅的眼神让萧凡心碎,像是被刀绞似的,痛得抽搐。

    “你要离开我,如今又回来做什么?”陆清雅流着泪问道,声音很平静,甚至有些冷漠。她凝视着萧凡的眼睛,清冷地说道:“我已经忘了你,忘了我们之间的感情。如你所愿,我现在活得很好,很好很好。”

    听着陆清雅的话,萧凡微微仰着头,不让眼中的泪水流出眼眶,喉咙却哽得发痛。他不知道自己此刻该说什么,只好向着陆清雅缓缓走去。

    萧凡往前走一步,陆清雅便往后退一步。虽然她的眼神与表情故意装得很平静,甚至是有些冷漠,可是剧烈起伏的胸部却出卖了她的内心。

    “不要过来,不要靠近我,我和你已经没有关系了。”陆清雅一边退着一边说道。

    萧凡张了张嘴,正要说什么,却见陆清雅的脸上突然涌现潮红,随即“噗”的一声,喷出一口血来。

    “清雅!”

    萧凡惊呼,猛然奔到她的身边,伸手将她抱住。

    “放开我,你放开我!”

    陆清雅使劲挣扎着,推搡着。萧凡却是越抱越紧,越抱越紧。最后,她不再挣扎了,伏在萧凡的胸膛上暗自垂泪。萧凡却来不及安慰她,赶紧以仙元力透入她的体内,查看她的伤势。

    萧凡心痛无比,陆清雅的本源都生出了几道裂痕,可见她受伤有多么重。若非曾经服用过洗髓仙丹,加上水武魂的绵柔力量护住了本源,怕是早已重伤垂死了!

    “谁伤了你!是谁!”萧凡的声音近乎咆哮,眼睛逐渐充血,暴戾的杀意缓缓散发出来,周围的温度骤然降低了数倍。

    “不用你管,不用你管!”陆清雅推着萧凡,情绪变得非常激动,撕心哭喊:“你还知道关心我吗?你还知道心疼我吗?为什么要丢下我,为什么,为什么……”

    “是我错了,是我不好!从现在起,永远都不会丢下你了,永远都不会,永远都不会……”萧凡紧紧搂着他,柔声说道,伸手为她抹去眼泪,与她额头相对,眼中饱含柔情,道:“从现在开始,我要你永远跟在我的身边,再也不分开,好吗?”

    陆清雅含泪凝视着萧凡的眼睛,突然吻上了他的嘴唇,还未等萧凡来得及去体会这种感觉,便张嘴咬住了萧凡的唇,狠狠地咬住,并越来越用力,直到萧凡的嘴唇溢出了血丝,她才松开嘴。

    “你要是再丢下我,我会让你永远也看不到我!”

    陆清雅的声音很轻,但是但坚定也很决绝,萧凡丝毫不怀疑他真的会那么做。

    萧凡伸手捏住她的下巴,眼神霸道地看着她,道:“不会了,我要你永远陪在我的身边,没有我的允许,哪儿也不准去!”

    陆清雅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将脸贴在萧凡的胸膛上,眼泪却如决堤的江河,湿了萧凡的衣衫。

    “别哭了,我们到森林深处去,我为你疗伤。”

    萧凡轻轻抹去她的眼泪,然后将她抱了起来,快速向着遗失森林深处而去。

    来到遗失森林深处,萧凡找了个环境优美的小山谷,然后坐在地上,让陆清雅靠在自己的怀里。正当他要提炼自的精血,逼出体外来为陆清雅疗伤时,陆清雅突然睁着美丽的眸子看着他。

    “清雅,怎么了?”

    “你是不是要自己的精血来为我修复本源伤?”

    “嗯。”萧凡点头,道:“本源伤不比别的伤,若不使用精血,很难彻底修复。”

    “噗!”

    陆清雅并指在萧凡的手腕上划出一道口子,然后直接将嘴贴了上去,使劲地吸着。完了,她扬起头来,嘴角两边还沾染着金色的血液,看着萧凡说道:“我吃过你的肉,如今又饮了你的血。我的生命,我的一切都是你的,失去你我会死掉……”

    “清雅…”

    萧凡轻轻抚摸着她的脸庞,眼泪终于滴落了下来,滴在她那长长的颤抖着的睫毛上,湿了她的眼睛。

    “小凡,清雅好想你好想你,若不是心中始终抱着一丝希望,我不知道该如何活下去……”

    “我知道,我都知道。清雅姐你不要说了,赶紧疗伤。等你伤势痊愈,我们再慢慢说情话好不好?”

    “嗯!”

    陆清雅轻轻点头,缓缓闭上眼睛引导着吸入体内的精血。那些精血很快就化为强悍的生机,流转四肢百骸,最后流向本源,一遍又一遍修复着本源裂痕。

    一日、两日、三日!

    陆清雅的本源伤很恐怖,即便是使用萧凡的精血也足足化了三日的时间方才彻底修复。此刻的陆清雅,倾城的脸庞恢复了红润,看着她的柔嫩红唇与如凝脂般雪白滑腻的肌肤,萧凡就有种想要亲吻的冲动。

    萧凡心中的冲动与**无关,从最开始与陆清雅在一起的时候,除了特殊情况,他从未有过那种**,有的只是感情上的**。

    面对这么清冷淡雅,超凡脱俗的人儿,就如看着一朵纯洁的雪莲花似的,萧凡有种不忍亵渎的感觉。然而陆清雅终究是他女人,将来更会是他的妻子,他不可能永远都不“亵渎”她。

    “清雅好看吗?”

    陆清雅缓缓睁开眼眸,脸上带着一丝羞红,清冷的眸子中荡起阵阵涟漪。

    “好看。”萧凡轻轻抚摸着那绝美的脸庞,道:“伤势都恢复了吗?”

    “嗯。”陆清雅点头,拉着萧凡缓缓站起身来,一边走向山谷中的清潭,一边带着羞涩,道:“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同浴吗?”

    萧凡微微一愣,笑道:“我们要在这里么?”

    陆清雅没有回答,但是却拉着他快速跑向山谷深处的水潭。来到清澈的,荡起层层波澜的水潭边,陆清雅转身看着萧凡,静静地看着,也不说话。

    萧凡会意,轻轻拉开她的衣带,随着天丝白纱裙缓缓滑落,她那完美的玉体也逐渐显现在了萧凡的眼中。已经有数十年没有看到她的身体了,此刻萧凡只觉得心中突然变得火热了起来。

    第一次!萧凡第一次只是看着她的身体,心中便升起了不顾一切想要她的冲动。于是萧凡的手伸向了陆清雅的后背,抓住了白色内衣的结轻轻一拉。

    白色的天丝内衣缓缓飘落,轻轻铺在水潭边的青石上。萧凡的眼中浮现出惊艳,这具玉体虽然看过无数遍了,但还是让他觉得是如此的完美无瑕。

    陆清雅羞得脖子都泛起了淡淡的粉色,还是第一次这般一丝不挂,亭亭玉立地站在萧凡的面前。而萧凡心中火焰却是越来越炽烈,五十年的思念在这一刻彻底爆发。

    萧凡微微一震,身上的衣衫便化为了灰飞,露出强健的肌体,每一条肌肉都充满了线条。他抱着陆清雅,“咚”的一声,跳入了水潭中,溅起一阵水花。

    他们相互为对方擦洗着身子,身体却越来越火热了。萧凡抱着她游到水潭边上,让她靠着倾斜的石壁,轻声道:“在这里,你不会后悔吗?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吧。”

    “不,这一天清雅等了好多好多年了。今天就在这里,我要将自己给你,做你真正的女人。”

    萧凡俯下身去,吻上了她的唇,陆清雅激烈的回应着,双臂搂着他的脖子,修长的**紧紧夹着他的腰身,恨不得将他的身体揉进自己的血肉里。

    “小凡,吻我。像以前一样亲吻我……”

    陆清雅已经动情不已,呢喃声传入萧凡的耳中,宛如催情烈药。这一刻,什么都被萧凡抛到了脑后。

    萧凡的吻是火热的,烫得陆清雅的娇躯轻轻颤抖,烫得她的心都融化了。她微闭着眼睛,捧着萧凡的头,玉指陷入了萧凡的头发里,浑身上下每一寸肌肤都是萧凡的吻痕,每一寸肌肤都感受到了他的火热。

    萧凡握着她那晶莹的玉足,轻吻着足背,缓缓向上,吻过没有丝毫赘肉的小腿,吻过修长圆润的大腿……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陆清雅感觉自己已经彻底被萧凡的吻给融化了,抱着萧凡的身体紧紧地贴着自己。

    “清雅…”

    萧凡看着身下的陆清雅,此刻的她双眸如水,脸色潮红,浑身每一寸肌肤都泛着淡淡的粉红,便知道她已经动情无比。于是,他沉下了腰,缓缓贴了上去。

    “哼…”

    在陆清雅的闷哼声中,萧凡缓缓撑开了她的身体,与她融合在一起。这一刻,两人的感觉都是无法言喻的。对于萧凡来说,这么多女人中,最爱的就是上官兰若和陆清雅,欢爱时最享受的肯定也是她们。

    以往有很多次,陆清雅主动想要与萧凡欢爱,但是萧凡心有顾忌,每次都拒绝了。今日终于灵肉相合,这种感觉深深刻在了两人的骨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