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重生之悍妻 > 1500崩溃的圣上,心塞的教官
    “没什么,”教官晃着白衣人没有了头的尸体,说了句:“这是我的错。??火然文  w?w?w?.?r?a?n?w?e?n?`org”他不知道他们会穿越,所以他也就没教过自家那姑娘人有好坏。(谁能事先知道自己会穿越?(-﹏-))

    贤宗想问问你哪里错了,可是这会儿看着教官放人血,贤宗陛下愣是不敢问。

    帐中也无人说话,都看着教官倒举着尸体,往铜盆里放血。

    最后一滴血滴在了铜盆里,教官把手里的尸体扔地上了,看看盆里的血,整整一盆。

    “这血要怎么用?”贤宗问。

    教官把手浸入了血里,再拿出来,将手送到了一只人面蜥蜴的嘴跟前。

    人面蜥蜴往后退去。

    教官拿起竹哨吹了一声。

    这只人面蜥蜴没有冲教官张嘴,还是想往后退。

    “看见没有?”教官跟贤宗们说:“身上有这血,这些蜥蜴就不会伤你们,多好的武器。”

    贤宗倒抽气,说:“这,这是能操纵它们了?”

    教官看看这么会儿工夫已经长到半个手臂大小的人面蜥蜴们,说了句:“能。”

    厉洛说:“这东西吃什么?”

    教官看了看厉洛,他不知道这位是干嘛的,不过能进这个军帐的,好像身份都不低。“不知道,那就看看好了,”教官说。

    贤宗颤声道:“要怎么看?”杀个人喂喂看吗?

    帐中又有风起。

    一只人面蜥蜴的肚子被整齐的剖开了。

    众人……,这位不管杀什么的,都是这么的利落。

    教官看看这只人面蜥蜴的胃,说:“是鱼肉,这玩意儿吃鱼。”

    贤宗从坐榻上站了起来,往前走了几步,伸长了脖子,仔细看人面蜥蜴的肚子,这烂乎乎的一团,这是鱼肉?

    “鱼肉的味道,”教官说:“不会错的。”

    贤宗看看人面蜥蜴肚子里的烂乎团子,再看看教官,这种本事有人教,他也不学!

    “饭菜终于到了,”教官在这时看向了帐门外,他闻到饭菜香了。

    顾大少轻轻拍一下脑门,醒了醒神,说:“玉师父,我们换个军帐吃饭吧。”

    “不用,”教官觉得现在呆的这个军帐就挺好。

    “那就在这里吃吧,”贤宗这会儿觉得,他闺女的师父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送饭菜的兵卒进了帐就差点晕过去。

    顾大少走上前,把两个食盒拿在了手里,挥手让两个兵卒退下。

    饭菜很丰盛,就像顾大少跟教官说的那样,鸡鸭鱼肉都有,就是配上军帐里这会儿的环境,除了教官很高兴,没人有胃口。

    要吃东西,教官就不能再裹着围巾了,而且看见一桌美食了,其他的事教官哪里还能记得,把围巾一扯,教官就准备开吃。

    贤宗刚打起精神,准备劝教官多饮些酒,结果一眼对上教官的脸,贤宗陛下啥话也没说,身子往后一倒,又晕了。

    看见教官的脸了,顾二少把刀又拔了出来。

    江卓君踩着地上的人面蜥蜴后退几步,护在了厉洛的身前。

    顾大少眉头微微一蹙,抬手就把顾二少提刀的手一按,道:“不得放肆,把刀收起来。”

    厉洛扶着又晕过去的贤宗,惊愕道:“这张脸?”

    教官这会儿已经把一大盆老母鸡汤灌肚子里了,手里的筷子又伸向了红烤猪蹄,这才是人类应该吃的东西啊!教官在心里感叹。

    “把圣上唤醒,”顾大少跟顾二少说:“玉师父不可能是莫问。”

    教官听到这句话,抬头道:“哦对了,莫问那死秃长得跟我一样,不过他不可能是我儿子,年纪对不上。”

    贤宗晕得快,醒得也快,被顾二少掐几下人中醒了后,跳下坐榻就问教官:“你这脸?”

    教官把猪蹄的骨头都嚼巴嚼巴咽下肚了,说:“长得跟莫问一样。”

    “这是怎么回事?”贤宗问。

    “不知道,”教官又啃了一口猪蹄,说:“我失忆了。”

    顾大少想扶贤宗回去坐下,这话一定两句三句说不完,他们还是坐下慢慢说吧。

    “我是人蛊,”教官没等贤宗坐下,就又道:“小小和星朗说,我把前朝给祸害完蛋了。”

    贤宗的身体又僵住了。

    人蛊的事,在场的人都知道,只是这位就是大巫们说的那个人蛊?

    一向情绪鲜有外露的顾大少,这一回都是一脸的愕然了。

    教官又扔了个大炸弹后,接着啃猪蹄。

    贤宗看着教官吃,过了好半天,喃喃自语道:“人蛊,玲珑的师父是人蛊,夫君是人蛊,她这辈子就跟人蛊没完没了了?”

    顾大少们……

    教官这会儿又想起件事来了,说:“不过现在蛊虫们不认我了,都认星朗去了。”

    “这是为何?”顾二少问。

    “总有替代的嘛,”教官说得很无所谓。

    “那您,”厉洛看着教官欲言又止,您就一点也不介意被取代?

    吃着东西的教官心情好,就会变得有耐心,回答厉洛的话道:“我不用使唤蛊虫也能活,对不?”

    大家伙儿……

    您何止能活,您一样是天下无敌啊!

    贤宗呆了半天,突然也不觉得害怕了,拖了把椅子,踩着一地的人面蜥蜴坐到了教官的面前,说:“玲珑怎么会做你徒弟的?”

    教官把嘴里的骨头渣子咽肚里了,说了句:“我失忆了。”

    贤宗说:“玲珑说是皇后为她找的师父,你还有印象吗?”

    教官说:“皇后?”

    贤宗说:“是,皇后,你有印象吗?”

    什么皇后!教官很心塞,小混蛋是他一手养大的好不?这皇帝得了便宜,还跟他这儿卖乖!(喂喂,圣上这会儿很崩溃好不好?)

    “我失忆了,”教官还是这句话。

    顾大少这时开口道:“玉师父,你怎么会在永生寺遇见公主和星朗的?”

    “我被关在永生寺啊,”教官说,这个是真的,他过来的时候,这身体就被铁链锁石床上呢,这不是囚禁还能是什么?

    “谁关的你?”贤宗问。

    教官说:“那只能是莫问啊。”

    “你长得跟莫问一样,被莫问关在永生寺,”贤宗跟教官道:“你觉得你跟莫问之间就一点关系也没有?”

    教官翻了个白眼,说:“这样吧,就算那死秃是我儿子,见着面我也弄死他,小小他爹,你觉得这样行吗?”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