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459章 一于奉陪
    此刻,胡宇峰有些发懵。

    他本以为陈阳再强,也就是个外劲高手。

    可怎么也没料到,陈阳才顶多二十岁多一点点,但实力却不逊与他。

    而且,陈阳还拥有一种他无法判断的力量。

    如此年轻,却有如此实力,绝非普通人。

    这让胡宇峰十分忌惮,万一招惹了不必要的麻烦,可没有任何的好处。

    因为出门的时候,唐禹风的父亲,让他看着唐禹风。

    所以,他才会再次问陈阳是谁。

    “我就是我,还能是谁?”

    陈阳冷笑一声,对胡宇峰道:“你刚才不是说,要我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吗?何必那么多废话,继续动手吧。”

    见此,唐禹风却是坐不住,冷哼一声,指着陈阳,对胡宇峰道:“胡叔叔,快杀了他,这小子太嚣张了。”

    胡宇峰皱了下眉头,没有理会唐禹风的话,对陈阳道:“陈小兄弟,你真的不打算打开天窗说亮话,告诉我们,你的身份吗?如果真的打起来,我全力出手,万一错手杀了你,你可没有后悔的机会了。”

    陈阳不耐烦道:“要打就打,何必那么多废话,而且你哪来的自信,认为打得过我?”

    “既然如此,那你小心了。”

    胡宇峰的语气客气了不少,但他知道今天不打不行了,所以他继续出手,朝陈阳攻上来。

    同时,他心头暗道:“这小子背后肯定有高人,我不能重伤了他,只要将他打败,把今天的事情揭过便可。”

    胡宇峰不想结下不必要的仇怨,所以打了这样的主意。

    陡然间,两人交锋在一起。

    砰砰砰。

    拳对拳,腿对腿。

    面对胡宇峰的攻击,陈阳没有闪避,全部硬碰硬。

    两人的攻击速度和力量都很惊人,把旁边的人都看得目瞪口呆。

    而身处战局之中的胡宇峰,则是越打越心惊。

    他已经全力出手,竟然依旧无法奈何眼前这个年轻人。

    他自问在唐家不是超顶尖高手,但也绝对属于一流行列,普通的世俗高手,难以和他匹敌。

    他十分意外,陪少爷出来度个假,竟然能遇到陈阳这样的高手。

    现在华夏的高手,就这么不值钱了吗?

    而且他发现,陈阳并没有发挥出全部的战力,还游刃有余。

    “太可怕了,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胡宇峰心惊肉跳,他打不过陈阳,一时不知该如何收场。

    “结束吧!”

    就在此时,陈阳一声冷喝,猛地往前一冲,一拳直捣胡宇峰的心窝。

    砰轰一声,胡宇峰只觉一股巨力传来,挟裹着强大的气息,简直是要把他的五脏六腑都震碎了。

    他整个人往后退,一直退了十几步,还没能把力量全部卸去,咚地撞在身后的土墙上,土墙整个碎裂,他这才停下脚步,噗地喷出一口鲜血,面色惨白,一脸震惊地看着陈阳。

    败了,毫无悬念的败了。

    陈阳的战斗力,远远超过了胡宇峰。

    可他却发现,刚才陈阳那一拳的力量并不狂暴,对他已经是手下留情。

    否则那强大的力量,绝对能将他打成重伤。

    陈阳瞥了眼胡宇峰,眼中的气势,令胡宇峰不禁感到强烈的压迫感。

    不过,陈阳并没有再理会胡宇峰。

    他转身,朝着表情木然的唐禹风走过去。

    “你,你……想干什么?!”

    唐禹风打了个激灵,吓得双腿都软了,靠在沙发上,一脸畏惧地看着陈阳。

    刚才他还神态自若,可现在,却是心惊胆战。

    胡宇峰被打败,他就成了别人刀俎上的鱼肉。

    “你将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

    陈阳走到唐禹风身前,抓住唐禹风的衣领,像提小鸡一样,把唐禹风提了起来。

    “小子,你不想活了,你如果敢伤害我,你就死定了。”

    唐禹风挣扎着,色厉内荏地吼道。

    “你刚才也说我死定了,但是结果呢?”

    陈阳不屑一笑,没等唐禹风继续开口威胁,他手臂一挥,把唐禹风扔向了墙壁。

    “不要!”

    旁边,胡宇峰大喊道,但却无法阻止陈阳的动作。

    唐禹风犹如炮弹一般,被扔向了墙壁,他实力低微,抗击打能力也很弱,如果撞上去,必然重伤。

    “少爷!”

    胡宇峰面色一变,拖着受伤的身躯,朝唐禹风猛冲过去,想要接住唐禹风。

    可是,他还是慢了半分。

    砰一声,胡宇峰撞在墙壁上,身体传来咔嚓的骨骼断裂声,口中鲜血涌出,显然是内脏受伤。

    下一瞬间,墙壁竟被直接砸穿,他整个人飞了出去,落在了外面的院子里,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也不知是死是活。

    胡宇峰面色大变,嗖地一下从破开的墙壁窟窿冲出去,扶起唐禹风,连忙掏出丹药给唐禹风喂下,然后查看了下唐禹风的伤势。

    唐禹风肋骨几乎全断了,内脏也被巨力震得出血,虽然没有伤及性命,但伤势非常惨重。

    轰隆。

    突然,酒店大厅被打破几面墙壁,终于支撑不住屋顶,整个房屋垮塌下来,朝着屋里的人压去。

    还好大家都在门旁,纷纷退了出去。

    陈阳身形一动,也是闪身出了大厅。

    轰隆隆。

    整个大厅塌下来,腾起漫漫烟尘,一片狼藉,造成极大的动静。

    酒店里,无论房客还是工作人员,全都出来,看向了这边,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陈阳走到大厅外的草坪上,看着胡宇峰道:“他已经受到了惩罚,你带着他走吧。”

    胡宇峰回头看了眼陈阳,目光中透着不甘和愤怒,冷声道:“年轻人,我胡宇峰自问不是你的对手。但你伤了我家少爷,你却是惹上了大麻烦。”

    “我向来不怕麻烦。”

    陈阳笑了声,对胡宇峰道:“说实话,我很讨厌别人威胁我,如果你再不走,你们两个的性命,就只能交代在这里了。”

    胡宇峰咬了咬牙,把唐禹风背在背后,身形一跃消失在密林之中,然后传来他的声音:“年轻人,这件事,唐家不会就此罢休。”

    陈阳冷喝道:“有什么冲我来,我一于奉陪!但若是敢伤害我身边的人,我必杀上唐家,屠门灭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