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555章 四个大魔头
    评理,我评个屁呀!

    听到基佬让自己评理,陈阳一阵无语。

    眼前尼玛三个人,全部都是神经病,没有一个正常的。

    那西装男饶学盛明明长得很帅气,气质也是相当出类拔萃,可一开口,那娘娘腔的调子,简直是能把人恶心死。

    你说你基佬也就算了,就不能正常点?

    另外那个老头水天养,说着说着就抠脚皮,这简直太恶心了。

    而且刚才陈阳还看到,水天养把脚皮扔给饶学盛之后,他还抠了抠他的大黄牙,这人也真是绝了。

    倒是那个性感美女正常点,就是名字俗气,竟然叫淑芬。

    而且奇怪的是,她叫水天养老公,他们居然是两口子。

    可是无论从年龄还是外形来看,他们都是一万个不搭,水天养怎么就娶了个这么漂亮的美人?

    “不好意思,你们自己讨论,我不想参与你们的话题。”

    陈阳冷声拒绝了饶学盛让他评理的要求,他实在不想和这三个人扯上任何的关系。

    “哎哟,帅哥你好man噢!”

    不料,饶学盛却是做出一副花痴状,眼冒桃心的看着陈阳,差点没把陈阳给恶心吐了。

    “哼。”

    陈阳冷哼一声,懒得理会。

    水天养笑道:“哈哈,死基佬,你别以为你化妆成年轻人,别人就理你。你始终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同志,这小伙子年纪轻轻,怎么会看上你。”

    六十多岁!

    陈阳眉毛一挑,又看了眼饶学盛,此人面相怎么看都不超过三十五岁,真实年龄竟然达到了六十多岁,这易容术不得了。

    想想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朝自己发`春,陈阳一阵恶寒。

    听到水天养的嘲笑,饶学盛捻着兰花指,笑眯眯道:“不不不,小帅哥是老司机,他对人家是欲擒故纵。所以,他不是不理我,他是待会再理我。”

    “神经病!”

    陈阳一阵恶寒,毫不掩饰地骂了一句,然后闭目养神,不再理会另外三人。

    那饶学盛、水天养和淑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先是说的英语,后来不知不觉竟是说起了华语。

    而且听他们的口音,水天养和淑芬是南河人,饶学盛应该是西山人。

    这可奇怪了,爱迪生家族找来的,都是华夏人?

    陈阳心头猜测,爱迪生想要办的事情,应该是和华夏有关,甚至可能就是要在华夏办某件事。

    不然的话,又怎会找华夏人来合作。

    陈阳听另外三人聊天,大多说的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他基本上都没听过。

    而且看样子,这三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大多说的都是打家劫舍,抢劫掳掠的事情,就没干过好事。

    那饶学盛更是变态,只要遇到长相俊朗的男人,他就要逼别人爆他的菊花,听他说,他竟然强迫了至少一千人。

    陈阳听得是一阵恶寒。

    水天养和淑芬也不是什么好人,他们甚至比饶学盛更可恶。

    三十多年前,他们两口子为了一块玉佩,杀光了整个村子的人,老人小孩,甚至连畜生也没放过。

    而且这三人聊天之时,说起这些事,颇有几分洋洋自得,令陈阳很是厌恶愤恨。

    这三个人,可说是十恶不赦的超级大坏蛋,根本就是三个大魔头。

    陈阳虽说不是正义使者,但他自问自己也是有良心的,这三人在他看来,简直就是毫无人性。

    他听淑芬居然谈起三十多年前的事情,仔细瞧了瞧淑芬,发现这女人肯定是整容了的,不然绝不会有这样的容貌。

    这老女人,真是个变态!

    在黑屋子里等了半个多小时,又有一个人进来。

    此人身着明黄色道袍,肩膀上搭着个布袋子,下巴留着一撮山羊胡子,一副神叨叨的模样,像是个算命的。

    他进房间的时候,因为没戴夜视眼镜,什么也看不见,脸上挂着贼兮兮的表情,捻着山羊胡子发笑。

    可陈阳注意到,山羊胡子进来的时候,水天养和淑芬的表情都是一变。

    水天养是愤恨,淑芬是柔情。

    当山羊胡子把夜视眼镜戴上的刹那,他扫视了下房间,目光定格在淑芬的身上,激动道:“淑芬,你也在!”

    说着,他朝淑芬走过去,脸上满是爱慕之色。

    淑芬身子往前移了移,想要靠近山羊胡子,但终究没迈出脚。

    就在这时,一根竹竿横在了山羊胡子的面前,拦住了他往淑芬冲过去的脚步。

    挥出竹竿的,是水天养。

    他瞪着山羊胡子,冷声道:“万颖,给我闪开,淑芬是我老婆,你别再打她的主意。”

    万颖冷哼一声,指着水天养道:“你个混蛋,当年我俩比赛,明明是我割了十八个人头,比你十七个多了一个,可你竟然作弊,在墓地里挖了两个死人头,不然的话,淑芬就是我老婆了。”

    听到这话,陈阳背脊一阵发寒。

    这他妈都是一群什么人,他本来以为只有三个魔头,没想到竟然是四个。

    而且这些家伙,毫无人性,残暴之极。

    水天养抠了抠大黄牙,得意道:“万颖,亏你还是算命的,你怎么没算到,我会去挖坟墓。不然的话,也许淑芬就是你老婆了。哈哈哈哈……”

    淑芬劝解道:“老公,万颖,你们别说了。”

    水天养喝道:“没你说话的份,闭嘴!”

    万颖双目一瞪,不乐意道:“你凶什么凶,有你这么对老婆的吗?”

    水天养得意道:“又不是你老婆,用不着你操心。”

    “哼哼,我不操心,我只操别的地方。”

    万颖冷哼一声,洋洋得意地坐到了大椅子上,他说的却是当年他和淑芬睡过觉的事情。

    水天养勃然大怒,喝道:“万颖,你个王八蛋,老子早晚杀了你。”

    万颖冷声道:“谁怕你?”

    “够了,你们俩有完没完!”

    淑芬气得一拍桌子,强大的力量,竟是把桌子震得粉碎,气劲波动开,让陈阳大为意外。

    这个淑芬,是炼真高手。

    紧接着,一排牙齿从淑芬的嘴里掉了出来,却是她说话太快,太激动,把假牙给弄掉了。

    假牙掉下来,她松垮的嘴唇,终于暴露出了她的年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