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539章 黑火令
    “我打不过你吗?”

    陈阳笑问了句,从纳戒中取出黑光剑,道:“范会长,有时候,不要太相信自己的眼睛。”

    “中品地器!”

    范立山看到黑光剑,目光一亮,冷笑道:“不要相信自己的眼睛?难道你要告诉我,你手中的中品地器是假的?”

    陈阳不急不慢地举剑:“剑,当然是真的。不过,我的实力,却并非你看到的那样。”

    范立山从纳戒中,取出一对下品地器双钩,盯着黑光剑,冷笑道:“我明白了,你这中品地器,才是真正要送给我的礼物?”

    话音一落,范立山突然出手,一脚踢在身前的桌上。

    桌子飞起来,旋转着,朝着陈阳冲去,桌上的文房四宝,四散飞舞。

    这桌子不过是普通的木材,陈阳弹指一道真气,瞬间把桌子轰得粉碎。

    只见范立山紧随桌子之后,双钩朝着陈阳攻了上来。

    “双月。”

    双钩划过弧线,犹如两道弯月,真气凝练,攻向陈阳。

    姜成予被杀,虽然范立山认为是别人出手,但他面对陈阳,还是不敢掉以轻心,打算一击斩杀。

    所以,他直接使出了自己的最强一击。

    陈阳凌然不惧,挥动黑光剑,攻了上去。

    “紫气东来。”

    三色剑气,携着强大的威势,直奔范立山而去。

    星能、黑光剑、强大神通,对陈阳的战力增幅已经极大。

    不过,毕竟范立山比他境界高出不少,他没有使用烈焰大势,这一击的威力,却并不足以碾压“双月。”

    剑气和两道钩影冲击在一起,强大的力量,轰隆一声,震荡开来。

    整个房屋,被冲击得四分五裂。

    如此大的动静,必然惊动符文公会的人。

    陈阳面色一沉,决定速战速决。

    他刷的把黑光剑收入纳戒之中,速度发挥到极致,朝着范立山攻了上去。

    “有中品地器,他为何不用?”

    范立山面露不解之色,挥动双钩,继续攻向陈阳。

    此时,他心头惊讶不已。

    他万万没想到,陈阳的实力,竟然能和他打成平手。

    不过陈阳不用中品地器,战力肯定骤减。

    虽然想不明白其中原因,但范立山赶紧抓住机会,猛攻而上。

    可是,他双钩攻向陈阳,陈阳却不闪不避,一腿朝着他踢了过来。

    “这小子疯了,竟然想凭**挡下这一击!”

    范立山面露狠色,攻势加强。

    “龙脊!”

    陈阳身体橙色光华流转,使出了八荒霸体第二重的体术,右腿犹如龙脊般,朝着范立山攻去。

    吟。

    仿佛响起了低沉的龙吟,虽然真气波动不强烈,但强大的威压,还是令范立山心底一颤。

    “炼体者!”

    他脑袋中浮现这个念头,但却并不认为,陈阳的身体,能强过自己手中的兵器。

    下一刻。

    铛。

    犹如金石齐鸣,陈阳的腿首先抽在了双钩上。

    巨大的力量,把范立山的双手震得发麻,虎口崩裂,双钩脱手飞了出去。

    紧接着,砰轰。

    陈阳的腿,抽在了范立山的胸口。

    “怎么可能!?”

    这是范立山脑中闪过的最后念头。

    然后,他胸腔炸裂,整个人被一脚往地下压住,鲜血飞溅,死得不能再死。

    “怎么回事?会长?”

    “有刺客,大家快来。”

    这时,远处传来喊声。

    陈阳迅速把范立山手上的纳戒取下,身形一动,消失不见。

    当符文公会的人,发现范立山的尸体之时,陈阳已经离开了合陵城。

    范立山的死,从此以后,成为了一个永远无法解开的谜。

    一开始还有符文公会的人调查,但是后来新会长接任,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陈阳离开了合陵城之后,立刻进入了山林之中。

    飞出几十公里后,他进入了一处山洞。

    去合陵城之前,他把大炮放在了这里。

    此时见他,大炮汪汪汪的迎了上来。

    他在山洞里点燃篝火,把范立山的纳戒拿了出来。

    范立山一死,纳戒上的神识印记也就消失不见,成为了无主之物。

    陈阳神识一动,探查着这枚纳戒。

    空间不大,只有两个立方左右。

    他把所有的东西,全部都取出来,然后进行了清点。

    一品灵石,312块。

    各类灵草,五十多斤。

    有关驯妖的秘籍,两本,因为太烂,陈阳直接扔进了篝火里。

    另外杂七杂八的东西,数不胜数。

    令陈阳没想到的,其中居然还有一本黄颜色的小人书,画工还颇为精致。

    他直接把小人书扔进了篝火里,然后继续清点。

    一枚黑色的令牌,吸引了陈阳的注意。

    他拿起令牌,发现其中有淡淡的魔气,非常细微,难以察觉。

    令牌的正面,雕刻着一束火焰,背面雕刻着一个“黑”字。

    在“黑”字的右下角,有三个非常细微的字,赫然是“范立山”的名字。

    “这是什么东西?是范立山的?”

    陈阳面露疑惑之色,觉得这块令牌有些奇怪。

    范立山是符文公会的人,怎么会拥有这种带有魔气的令牌,而且还是属于他本人的。

    陈阳继续清点东西,发现其中有几封书信。

    他打开书信看了下,得知这些书信,都是一个叫梅玎一的人,写给范立山的。

    书信中的语气,都是命令的口吻。

    看样子,梅玎一应该是范立山的上级。

    书信中提到了一个势力,叫做西火教,应该是个魔道势力。

    信里的内容,并没有什么机密,大部分是梅玎一让范立山继续扎根合陵城,慢慢发展,以后在合陵城这边发展西火教的势力。

    除此之外,其他的,梅玎一没有提起任何有关西火教的事情。

    不过那块令牌,陈阳知道了名字,叫做黑火令,每一个西火教的教众都有,是身份的象征。

    把书信看到最后,陈阳终于看到一封范立山写给梅玎一的信,应该是他还没来得及送过去。

    他称呼梅玎一为梅护法,语气极为恭敬。

    信里的内容,大部分是汇报合陵城,以及周边城池的情况。

    陈阳得知,除了范立山以外,那个姜成予,也是西火教的人。

    最后,信里提到,范立山希望能前往大夏王朝,追随梅护法左右。

    “大夏王朝?!”

    陈阳皱了下眉头,心里暗道:“难道师青旋说大夏王朝情况复杂,和这个西火教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