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1781章 硬闯
    陈阳看向芳菲,沉声道:“芳菲姑娘,莫非你有什么难言之隐?”

    芳菲皱了下眉头,看向旁边的小厮。

    “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慢慢聊。”

    小厮讪笑了下,识趣地退出了门外,还顺手把门关上,然后离去。

    见房里只剩陈阳一人,芳菲这才开口道:“公子,实不相瞒,说是洗碗工,其实你找的那位姑娘,现在是被春风楼的老板关起来,正在逼迫她,加入我们的行列。”

    “如果她不就范的话,每天就只能生活在五平米的小屋,洗干净春风楼的杯盘碗碟。并且,还要被老板虐待,吃不饱、穿不暖,还要遭受毒打。”

    听到这里,陈阳眼中闪过一抹寒意,沉声道:“接着说下去。”

    芳菲道:“据我所知,这位姑娘,已经在春风楼快四个多月,还没有臣服。而且我听说,就在前些日子,她还溜出去了一次,但是被抓了回来。如今,她的处境,肯定更糟糕。”

    陈阳道:“春风楼这样逼良为娼,没人管吗?”

    芳菲苦笑了下,似乎是在阐述自己的命运,道:“我们都无依无靠,春风楼家大业大,背后还有浮屠分院的弟子做股东,谁人敢插手他们的事情?而且沦落春风楼的姑娘,当初大部分,也是被欺骗签下了不平等协议,就算报官,也说不过理。”

    陈阳沉默了下,道:“对了,我那位朋友,是位修者,而且实力不弱,春风楼想要看著她,只怕不容易。”

    芳菲眼中闪过畏惧之色,低声道:“每个签下不平等协议,进入春风楼的姑娘,都被废了丹田。你那位朋友,也不例外。”

    “被废了丹田!!”

    陈阳面色越发冰冷,杀意越来越重。

    虽然聂伊辰,保住了清白,可是遭受的苦楚,却一点不轻。

    “后厨在哪?”

    陈阳看向芳菲,沉声问道。

    芳菲在茶壶里沾了水,给陈阳画了个简易的路线图,低声道:“公子,后厨是禁地,你是进不去的,除非你硬闯。”

    陈阳目光眯缝了下,道:“既然如此,那我就硬闯吧。”

    芳菲急道:“后厨有超凡三重的高手坐镇看守,公子,我希望你还是三思而行,切勿招惹大敌。否则的话,你不止救不了你那位朋友,自己还会身陷囹圄。”

    “放心,今日,我就大闹春风楼。”

    陈阳站起身来,径直走出了房间。

    芳菲追出门,还想劝阻,但终究没有开口。

    若是被别人听见,她刚才对陈阳所说的话,那么她必将受到春风楼的惩罚。

    想到春风楼管理层的凶恶,她不由地打了个寒战,看向陈阳背影的目光中,流露出同情之色,喃喃道:“可怜的痴情汉,今日又要多死一个了。”

    陈阳按照芳菲所画路线行走,被一座巨大的铁门,拦住了前进的道路。

    铁门虚掩着,上面没有上锁。

    不过在旁边,有两名身材壮硕的汉子看守。

    这两名汉子,是开光境的修为。

    他们看到陈阳,沉声道:“这位公子,你走错地方了,后面是内部禁地,还请你原路返回。”

    陈阳没有多言,弹指两道真气,射穿了眼前两名壮汉的脑袋。

    鲜血飚射,两名壮汉,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已经死亡。

    这两人,助纣为虐,干下诸多伤天害理之事,陈阳自然不会手下留情。

    除掉这两人,他推开铁门,走了进去。

    里面是一个院子,一个人影也没。

    “你说你们怎么就那么傻,到了前面去,吃香的喝辣的,哪点不好?你们为何偏偏要留在这里,整天洗碗不说,生活环境还如此恶劣。要我说呀,你们的脑子,简直就是秀逗了。”

    一道尖锐的女人声音,从院子里的一个房间传来。

    陈阳正要走过去,只见一名身着艳丽衣服的女子,从房间里走出,边走边说道:“把这些姑娘都看好了,她们姿色都不错,以后可是咱们春风楼的摇钱树。”

    话音刚落,女子便看到了走进院子的陈阳。

    她愣了下,然后上下打量着陈阳,脸上露出暧昧的笑意,道:“公子,你走错地方了,来,我带你到前面去玩。”

    说着,女子便朝陈阳走过来。

    不过,走了两步,她就停了下来。

    因为透过敞开的铁门,她看到了外面的两具尸体。

    她面色一变,大喊道:“来人啊,有人闯进来了,快来人啊。”

    随着她的声音,两名结丹境修者,和七八名开光境修者,从屋里冲了出来,一个个手中,全都拿着兵器。

    “连春风楼,你竟然也敢闯,简直是找死。”

    其中一名结丹境,手中长刀指着陈阳,怒喝一声,挥刀便攻了上来。

    不过,没等他把刀挥出,陈阳挥手一道掌影,连神通也没使用,直接把他拍死在了当场。

    “啊!好强!”

    “不好,此人是超凡境。”

    “快通知老大。”

    先前还气势汹汹的众人,此刻全都露出了畏惧之色,不敢进攻,一窝蜂地便朝着四周散去。

    这些凶恶之人,曾今伤害聂伊辰。

    陈阳既然来了,就没打算,让他们活着。

    他接连出手,不过眨眼的功夫,对方所有人,全部都被他斩杀当场。

    最后,整个院子里,躺了一地的尸体,只剩他和那个最先走出来的女人。

    一股尿骚味传来,女人的脚底下出现了一摊水迹。

    她吓得瑟瑟发抖,对陈阳道:“公……公子,求求你,别……别杀我。”

    “去通知春风楼的老板,还有一切靠山,都找过来。”

    陈阳淡淡地扔下一句话,看也没看女人一眼,迈步朝着屋里走去。

    直到陈阳进了屋,女人这才回过神来。

    她愣在当场,一时还有些不敢相信,陈阳就这么放过了她,而且还让她去叫人。

    这年轻人,简直太狂了。

    不过,女人没有多想,速度发挥到了平生最快,飞也似得跑出了院子。

    她一路小跑,不顾其他人异样的目光,直奔春风楼前楼的一个房间,闯了进去。

    “春樱,你急什么?”

    屋里,响起一道冰冷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