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 第2286章 有敌袭
    余永廷苦笑了下,对陈阳道:“不瞒你说,前任洞主是我亲戚,因为犯了错,被上面萧山坛吴坛主给处死了。之后刘君接任堂主之后,就不待见我,把我贬到偏僻之处不说,还抢走了我的侍女。”

    事实上,侍女不算什么,可余永廷丢的却是面子。

    陈阳问道:“侍女没了,让御隆城城主,再送两个过来,不就得了。”

    余永廷道:“三大门派有共识,每个修者,最多只能有两名侍女,如果人人都随意收纳侍女,岂不是乱套了。毕竟三大门派,是整个北大陆的管理者,秩序还是需要的。”

    “噢。”

    陈阳点了点头,看向余永廷,道:“余兄,那我想问问,你为何对我如此亲近?”

    余永廷道:“我们都是落难之人,我不亲近你,亲近谁?”

    在余永廷看来,陈阳比自己更惨。

    自己至少还有修炼资源,可陈阳却连修炼资源也没有,以后进阶速度更慢,不知何时才能达到超凡境。

    两人又聊了几句,余永廷便返回住处闭关。

    接下来的日子,陈阳也进入了闭关状态。

    转眼之间,三个月过去。

    期间,倒是什么事情,也没发生。

    刘君没有召见过陈阳,罗毕衡也没再来找过陈阳,他倒是乐得清静。

    陈阳手中丹药、灵石等修炼资源,储备不少,这三个月时间,他从结丹后期,提升到了超凡七重的境界。

    恢复的速度,似乎比印天封之前估计的,还快了不少。

    这一日,御隆堂钟声长鸣,陈阳正疑惑,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余永廷敲响了门,喊道:“陈阳,快去大殿,堂主召集所有人集合。”

    陈阳将修为又压制在了结丹后期,这才走出门来。

    毕竟三个月进阶到超凡七重,这太快了,他怕把别人给吓着。

    “走!”

    见陈阳出来,余永廷便腾空而起,喊了一声,朝着御隆堂大殿飞去。

    两人到了大殿,其他人都已经到了。

    陈阳自从到了御隆堂之后,还是第一次见到其他的成员。

    除了刘君之外,还有三名超凡四重、四名超凡三重,三名超凡二重。

    最后,便是陈阳这个结丹后期了。

    陈阳和罗毕衡出现,其他人只是瞥了眼,不少人眼中都浮现出嘲讽之意,随即目光转开,仿佛连看也懒得多看一眼。

    罗毕衡也在人群中,见到陈阳,似乎这才想起有这么个人,走过来,低声道:“陈兄弟,你放心,我会尽快想办法,把你调离灵草园的。”

    其实三个月的时间,对修者来说,并不长。

    不过之前,罗毕衡是真把陈阳给忘了。

    陈阳笑道:“罗兄,我在灵草园还不错,你就别操心了。”

    罗毕衡面露尴尬之色,以为陈阳是认为他办这事有难度,在给他台阶下。

    他再三保证,一定帮陈阳调动。

    等所有人到齐,刘君开口道:“既然都到了,那就分发这个季度的修炼资源。”

    接着,在场每个人,按照不同的境界,分别得到了不同数量的丹药。

    拿到丹药,众人都是面露喜色。

    加入无量教,不就是为了这些东西。

    轮到余永廷时,他却只得到了三颗下品地丹,令得他十分尴尬。

    因为其他的超凡三重修者,都是十颗下品地丹,他这却是差得有点太多了。

    可他也不敢多说什么,如果真招惹了刘君,一颗丹药也不给,他也没办******到了陈阳时,刘君取出一颗上品灵丹,交给陈阳,道:“灵草园我已经去看过,杂草一片,你却是没好好维护。按照规矩,你渎职懈怠,理应什么也没有。不过,我私人拿出一颗上品灵丹给你,希望你能再接再厉,把灵草园经营好。”

    “多谢堂主。”

    陈阳接过上品灵丹,道了声谢,周围之人皆是露出嘲讽的笑意。

    罗毕衡面色难看,陈阳毕竟是他带进来的,现在如此丢脸,他的面子也挂不住。

    可他不是刘君亲信,修为也只是中等,没有发言权。

    众人领了丹药,便各自散去。

    陈阳也返回了住处,打算继续闭关修炼,却不料余永廷跟了过来。

    他正欲询问余永廷有何事,余永廷却是取出一颗下品地丹,对陈阳道:“陈兄弟,这颗下品地丹送给你。”

    陈阳觉得自己和余永廷也不算有多深的交情,对方是不是对自己太好了,难道有什么阴谋?

    他没去接下品地丹,问道:“余兄,你有何事相求,还请直言?”

    余永廷愣了下,道:“我就是觉得,他们欺负你,我看不过去,所以才送你丹药。若是陈兄弟怀疑我的动机,那还是算了吧。”

    见余永廷不像说谎,陈阳忙道:“余兄别生气,我只是随口问问而已。不过这丹药,我暂时不需要,你就自己留着吧。”

    送上门的丹药,陈阳居然不要,这让余永廷感到很意外。

    他正欲劝说陈阳,这时御隆堂的钟声又响了起来。

    陈阳道:“刚发完丹药,不会又要发了吧。”

    余永廷侧耳一听,面色骤变,道:“不好,钟声三长两短,是有敌袭的警报。”

    陈阳一脸疑惑,道:“还有人敢动无量教?!”

    “不是别人,是无量教自己人。”

    余永廷转身便朝御隆堂而去,边飞边对陈阳道:“北大陆只有这么大,大家要想获取资源,只能互相争夺领地。别人不敢动无量教,但自己门派内部的人,却敢动手。”

    陈阳惊疑道:“难道这样争斗,无量教不管吗?”

    余永廷道:“无量教十分巨大,教主不可能什么都管得过来,所以下面只要按时上贡,不触及核心利益,不破坏规则,那么各府、舵、坛、堂之间的争斗,无量教并不会插手。”

    陈阳皱眉道:“这样的话,无量教岂不是一盘散沙?”

    余永廷道:“并非如此,无量教上层的力量,不是你我可以衡量的。若是教主一声号令,整个无量教都必须听令,没有任何人敢违逆。若有不从,必然被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