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在过去那年 > 第七八零章 怎么办
    这一晚上,郑家两夫妻过得很温馨,如胶似漆,恩爱又缠绵,可远在羊城的高怀义就没有这样的好日子了。

    他张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男女,恨得咬牙切齿,眼睛充血,想要说些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此时的他,整个人都处在暴怒的边缘,“砰”的一声,一拳拍向了眼前的茶几,身下木制的茶几一下子就被他拍出了一个窟窿。

    伴随着的是一声女人的惊呼声,以及男人的暴呵声“啊?”“小兔崽子,你什么意思?”

    高怀义赤红着一双眼睛,瞪着眼前一坐一站的中年男女,讽刺的笑了起来“呵呵呵呵,什么意思?这正是我想问你们二们的啊?你们是什么意思?要搞破鞋也走远一点啊,老话说得好,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可你们二们呢?呵呵尽然专吃窝边草,只是你们在做这些事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和闲雅呢?有没有想过你你的孙子,外孙子呢?啊?你们说啊?你们只要能有一条能说服我的,我就佩服你们。”

    高怀义此时的情情除了愤怒还有心痛,愤怒的是眼前这对狗男女,做出这样的事,让他很生气,心痛的却是他妈于素秋和媳妇卢娴雅。

    他总算明白了他妈为什么看不上卢娴雅和面前的曹招娣了,别说他妈,就是他现在看到眼前这个女人,其实心里也挺膈应的,谁让对面的女主角不是别人,而是他一直以来都很尊敬的“岳母大人”呢?

    高怀义觉得这就是一个笑话,一个天大的笑话,他从妈妈于素秋的嘴里一直问不出讨厌媳妇卢娴雅的原因,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准备回来找答案,可是眼前这个答案他却无法接受,却又不得不接受。

    谁让他好死不好的回家正好遇上了他的“好岳母”穿着一条睡裙从自家父母的卧室里出来,而那扇没关上的门里,还能清楚的看到眼前这位他称之为爸爸的男人靠躺在床上,吸着烟,一脸的惬意。

    如果这样他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觉得他比一个傻子都还不如吧,只是这样的重击却不是她能承受的,到现在事情已经过去好几个小时了,他都还没有回过神来。

    反而是刚刚高雄飞的一声暴呵声才让他醒过神来了,他看向对面一高一矮的两个人,突然之间没有了和他们说话的兴趣,只是那样瞪着他们。

    “高怀义,你什么意思,别那样阴阳怪气的,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你老子,你这样算什么意思啊?快点把门打开,老子要出门,你滚远点。”

    高雄飞俯身上前,隔着茶几一手抓住高怀的衣领,一手摸向了他的腰间,想要从他的身上掏到家门的钥匙,只因为高怀义刚才一进屋惊动了两人之后,直接把家里的门给反锁了,而且还把家里的钥匙全都收到了他的身上挂着。

    “开门?早了点,天还没亮呢,你二位不再睡会儿?天还没黑的时候反而睡一起了,现在该睡了,又不睡了,怎么?难道是因为我在家,你们不好意思了?你二位装什么假正经啊?正经人也不会做出这样无耻的事不是吗?“

    高怀义冷冷的看着高雄飞,用力一把将他直接推了开去,因为力气过大,高雄飞直接撞到了身后的矮柜上。

    ”哎哟,小兔崽子,你这是反了天了,敢打老子,小心被天打雷劈。“高雄飞一手扶着后腰,指着对面冷笑着的高怀义,心里却直打哆嗦。

    别看他现在说得义正言词的,其实心里特别没底,这个小儿子,他自己很了解,越是生气,越是平静,就像现在这样。

    如果他真对他大吼大叫,要打要骂的,反而还有得谈,可他偏偏那样冷冷的看着他和曹招娣,他就知道事情大发了。

    于是乎,他再也强硬不下去了,旁边的曹招娣也同样没有底气,拉了拉身上有点短的睡裙,不安的来到高雄飞的身边,想要寻到一点依靠。

    她也很怕女婿的眼神,那种眼神,就好像在凌迟她一样,头一回让她有种抬不起头的感觉。

    曹招娣轻轻的捅了捅高雄飞的腰,可怜兮兮的看着他,示意他快点想办法。

    高卢两家是亲家,又是几十年的老邻居,她现在很怕事情闹大,闹大了,该怎么收场?她怎么面对周围人的眼光?特别是儿女和老伴。

    ”老天爷有长眼睛,要劈也应该劈你,我嘛,没做亏心事,我怕什么?我只问你两句,你们俩这事多久了?我妈和我岳父知道吗?“高怀义心里恨得咬牙切齿的,有一肚子的火气没地发,快要爆炸了,可一想到于妈,想到卢父,想到卢娴雅,他又不得不憋着。

    高雄飞和曹招娣对视一眼,两人都有点心虚,他们怎么知道那两个人知道不知道?在他们决定踏过那条线之时,早把那两人当不存在了,至于在一起多少年了,算来算去,那就有得算了。

    “说啊,看什么看?怎么?还要给我展示你们有多”恩爱“吗?也不怕被老天爷劈死你们?啊,他妈的,你们还要不要脸啊”“高怀义在两人不要脸的对视下,爆发了,拿起茶几上拖盘里的玻璃杯接二连三的朝两人摔了过去。

    “啊,啊,你干什么小兔崽子,停下,停下。”高雄飞反射性的把曹招娣抱到了怀里,转过身用自己的身体保护着她不被暴怒的高怀义砸到。

    对面的高怀义被眼前这一幕刺激到了,他从茶几后冲过来,拉过高雄飞,往旁边一甩,他就被甩飞在地上,至于他的“岳母”他也没放过她,上前直接给了他两个大耳光。

    “啪,啪”两声,不仅让老太太懵了,就是躺在地上的高雄飞也懵了。唯独有一个清醒的,也就是高怀义了。

    他虽然打了人,动了手,可心中的愤怒还是没有发泄出来,他狠狠的瞪视着地上躺着的两人,眼泪却只能往心里流。

    有了这两人的这事,他妈怎么办?老岳父呢?卢娴雅呢?他的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