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炮灰女的另类修仙 > 第009章 第一个试炼任务8
    林夕回了苏府,先去了叶氏那,把买的衣服给了叶氏,又简单说了一下去金霓裳的事,林夕隐去了黄皮妞的事情只说是舅舅派人送回来的,而且在包袱里不但买东西的钱原封不动退了回来,还多了二百两银子。

    叶氏听得泪水涟涟,只说都怪自己不争气,没能生下男丁,带累得母家也跟着受气。

    林夕一阵无语,我滴娘哎,您完全木有抓到重点好吗?幸亏现在壳子里是她,要是原主听了这话得多堵心!不过以原主那软懦的性子加上封建礼教的荼毒,估计也会这么认为的吧!

    也许在这对母女心里,性别才是原主不可挣脱的原罪吧。

    反正总有一天叶氏会知道自己找了个多么渣的丈夫,也不急在一时跟她掰扯这些事。于是不轻不重的安慰了下叶氏,叶氏感觉最近女儿越来越懂事,而且隐隐给她一种什么都胸有成竹,是个可以依靠之人的感觉。叶氏也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自豪了,突然就有泪跌出眼眶,女儿不像她这么软弱,真好!

    林夕又去见了徐香香,总要跟领导汇报一下工作情况啊,看着那些上好的丝线,徐香香想象着绣出的牡丹该有多么鲜活,连夫人肯定会很满意,她的计划正在一步步实现,到时候跟侯府、詹士府结成亲家,自己脚跟站稳了,看徐府里那个老虔婆还敢跟她甩脸子?

    她掩饰住内心的情绪,必须要稳住这对愚蠢的母女,不能打草惊蛇,到时候别说叶氏那些嫁妆,弄好了连整个叶家都是她徐香香的囊中之物!

    徐香香脸上带着慈和的笑容:“兰儿,你可定要好好绣好这绣屏啊,你未来的幸福可都在这上面呢,只要侯夫人满意了,你就是妥妥的侯府少夫人那!那天可儿的话你别放在心上,虽然侯府这门亲事是极好的,可长幼有序,怎么也不能越过了你不是?也就只好委屈委屈可儿了。”

    林夕在心里给徐香香点赞,这洗脑洗的,死的都能说活了,使唤着你,你还得感恩戴德,顺便还给自己女儿的失态做了解释,你看看我对你多好,这么好的亲事就因为你是姐姐,我都没给自己闺女,妥妥的大邺好主母啊!

    林夕很配合的红了眼眶:“谢谢太太!兰儿知道委屈了妹妹,我这就去看看妹妹去。”

    她抬起手腕看了看,脸上带着不舍:“这翡翠雕花镯子兰儿就送给妹妹了,期望妹妹别再生兰儿的气了。”

    徐香香一看那镯子水头不错,雕工更是不用说,不由眼睛一亮,这商贾人家虽说身份低贱了,可好东西还真不少!压下心中的贪婪,她赞许的笑道:“兰儿有心啦,可儿要是有你一半懂事啊,我也就满足了!”

    好一幅母慈子孝图啊!林夕臻首轻垂,看似娇羞,其实是快恶心的要吐了,低低说道:“那,兰儿告退了。”

    出了梅香院,林夕又去了苏可馨那,想想还真苦逼,这马不停蹄的折腾啊!送完了镯子,苏可馨果然很高兴,当时就张罗着要去看外祖母。林夕嗤之以鼻,果然是狗肚子装不得二两酥油,你丫是去显摆镯子的吧!去吧,去了可别后悔!

    高兴的有点忘乎所以的苏可馨居然破天荒邀请林夕一起去,林夕一边露出向往的神情一边娇羞的拒绝了,说自己还要抓紧时间绣牡丹绣屏呢!

    一说这个,立刻就提醒了苏可馨木世子的事情,登时冷了一张俏脸,也不再提一起去看外祖母的事了。林夕成功地膈应了苏可馨一下就告辞回了自己的院子。

    时间紧迫,她毕竟不是原主,还要好好熟悉一下传说中的双面绣啊!

    既然是要送礼,不好好下功夫怎么成呢,林夕早就想着,双面绣还不够惊世骇俗,给你来个双面三异绣!

    旁边帮忙的薄荷看着小姐有点生疏的在理线,幸亏小姐学会了双面绣,谁会想到小姐居然靠着这个就能嫁进京城的侯府做世子夫人呢!可薄荷看着小姐的脸,怎么看怎么都……阴森森的呢!

    一定是她看错了!一定是的!

    直到华灯初上,林夕才停止了工作,锤了锤酸痛不已的腰,看着薄荷也是精疲力尽的样子,人那,一定要对自己好一点,连自己都不拿自己当回事的话,还有谁会对你好?于是林夕拿出了一两银子,对薄荷道:“去厨房弄点好吃的来!你喜欢吃什么就点什么,今天小姐我高兴!”

    薄荷看着小姐累的一张小脸上都满是疲惫,却是一脸的喜气洋洋,不由得觉得心酸,堂堂知县老爷家的嫡女,就算不是千娇百宠,也不能像现在这样吧,为了能嫁入侯府脱离这个家,居然像个绣娘一样拼命赶工,连个送饭的都没有。想吃什么还要自己出钱去自己家厨房里买。

    可怜的小姐为了能嫁进侯府也真是拼了,我可怜的小姐啊!

    薄荷面有戚戚焉。

    这小丫头刚才自动脑补了什么内容呢?看着薄荷诡异的神色,林夕表示很困惑。

    第二天,林夕只在早上去给叶氏请安后,就回了自己院子,安安静静绣她的“花开富贵”,而薄荷则神神秘秘的回来对着林夕一阵耳语,林夕抿唇而笑,苏可馨果然是亟不可待,一大早就起来去了徐家。

    其实林夕倒是有点冤枉苏可馨,她这么着急去徐家,有很大原因是想知道,连雅如是怎么样羞辱了自己那个白痴姐姐的。这玉镯她极是喜欢,兴奋之下就忘记套苏兰馨的话了,过后想想又没什么理由去,而且只要一想起谪仙般的木世子将要娶那个贱.人做世子夫人,苏可馨一颗心就火烧火燎的,索性眼不见心不烦,直接去问连雅如好了!

    只是没料到,苏可馨是笑着去的,却是哭着回来的,而且额头还青紫了好大一块!

    把徐香香给心疼的就差破口大骂了。

    忙问宝贝女儿这头上的伤是怎么弄的?结果不问还好,一问,本来已经渐渐止住抽噎的苏可馨居然嚎啕大哭起来!

    徐香香一头雾水,难道是跟徐家的姐妹们吵架了?还是惹恼了徐家那位混不吝的小霸王?徐香香越是追问,苏可馨就越是哭的厉害,过了好半晌,徐香香总算知道了怎么回事,可是却越发弄不明白了。

    她糊涂,苏可馨就更糊涂!

    因为打她的居然是连雅如,徐香香一听就蒙了,追问她为什么,苏可馨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你问我,我特么也不知道为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