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炮灰女的另类修仙 > 第010章 第一个试炼任务9
    一见到连雅如时她就有点阴阳怪气的,一时气氛有点冷场,苏可馨找不到什么话题,于是就说起了自己的镯子。结果连雅如一见这镯子就要拿来看,苏可馨也没有多想,就将镯子撸了下来递给了她。

    连雅如一边看着镯子一边嘴里念叨着:“翡翠雕花镯子,好一个翡翠雕花镯子啊!”

    苏可馨给她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连雅如脸上突然就有了笑意,很亲热的问道:“可儿妹妹,以前怎么没见你带这镯子?”

    苏可馨便道:“昨儿才得了,今日就带了给姐姐看看啊,可儿想着连姐姐在京城长大,自是经多见广,也给妹妹品评品评,这镯子好不好?”

    她是不着痕迹的奉承了一下连雅如的,没想到连雅如当时脸色就变了,冷笑道:“是啊,的确是昨儿才得的!莫非是从你姐姐那得的?”

    苏可馨毕竟扮演的是连雅如推心置腹的好姐妹,所以也曾说过,自己的东西几乎都是苏兰馨那个傻瓜送的,连雅如能猜到也不稀奇,于是就点头应是。

    然后……

    她的额头就被不明飞行物袭击了,她还没有回过神来,就听一阵脆响,低下头一看,她的翡翠雕花镯子碎成了好几段。

    苏可馨那个气啊,这连雅如发什么疯啊,突然就拿她的镯子打了自己,那么好的镯子刚戴了一天就碎了,她又是头疼又是心疼。更过分的是,这个打人的刁蛮小姐居然还像受了多大的委屈多大的侮辱,怒气冲冲哭道:“苏可馨,今日之事,我连雅如记住了,他日必当厚报!”

    然后就一边哭着一边大叫着:“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接下来苏可馨就被徐家几乎算是给轰了出来的,闹了个灰头土脸,虽说没有外人看见,可是苏可馨依然是气恼不已,怒气冲冲回了家里找徐氏诉冤去了。

    苏可馨是捡着重要的话给徐氏说的,但是徐香香是什么人,很快从蛛丝马迹中把事情给还原的七七八八,对于自己这个只有点小聪明却总是喜欢自作聪明的女儿她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徐香香一指头戳在苏可馨头上,却不小心碰到被砸肿的地方,疼的苏可馨龇牙咧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徐香香忙吩咐了春桃拿了药膏子来,亲手细细的涂抹了,嘴里恨铁不成钢道:“你说娘会坑害你吗?年纪越来越大脑子却一点不长,那木家若真是一门好亲事,娘会给那个蠢蛋而不给自己的宝贝女儿吗?娘早就打听过了,那木世子是有隐疾的,娶个媳妇不过是个掩人耳目的摆设。娘大把的银钱给了那木府的张婆子,就是为了让苏兰馨嫁过去给你抬身价铺路好嫁进詹士府的。詹士府连宏图虽说现在只是个四品的詹事,可却是太子的心腹,将来位极人臣都是有可能的,你进了这样的人家,嫁的还是嫡次子,不比去木家守活寡强百倍?”

    苏可馨不由张大嘴巴:“不能吧,那连雅如可是为了木世子不惜跑到咱宝应府来呢!”

    一说这个,徐香香更是恨不得抽自己女儿两耳光:“你还有脸说,连雅如只是京城一个深闺小姐,能知道什么?这等腌事若不是怕你糊涂了心思,娘也不会对你说起啊!叫你去好好结交连家小姐,好给你将来嫁进连家打点基础,你可倒好,反倒是得罪了人家!”

    苏可馨一听,不由得白了一张俏脸,又羞又急,拉住徐氏的衣袖轻轻摇晃着:“娘,那怎么办?”

    “也没什么,木家的亲事已经是板上钉钉了,只要一切顺利,苏兰馨肯定能嫁进侯府,娘再多给连家点好处,你这一桩婚事,也不是她连家一个小毛丫头能左右得了的!”

    徐香香老神在在的样子,想了想,又冷着脸警告女儿:“只一桩,你可不许再给为娘添乱,从今儿起,你给我老老实实呆在家里,不准到处乱跑了!还有那木世子的事,娘也是机缘巧合才得知,整个京城都没几个人知道,你不许对任何人说起!不然给叶氏那蠢母女知晓,闹了起来可就坏了大事啦!”

    苏可馨忙乖巧的点头,她如今总算知道了母亲的安排,自己也可以风光嫁到奢华富贵的京城去,还是嫁给连詹事的嫡子,虽说不是嫡长子,可也够让那些徐家姐妹艳羡的。

    一想到将来那些从前高高在上的徐家姐妹都要对着自己伏低做小,她感觉浑身都舒爽起来,就连额头都不不那么疼了。

    而她一出了梅香院,徐氏的脸就垮了下来,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笨蛋,肯定是被苏兰馨给耍了,真是看走了眼,平日里闷嘴葫芦一个,却悄无声息就给自己女儿吃了这么大个闷亏。现在只有重金塞给见钱眼开的连夫人了。可眼下,她这些年的积蓄,几乎都用来打点侯府那边了,从无意当中知道侯府世子隐秘开始就在暗暗谋划,她的私房钱几乎流水似的使了出去,苏涛只是一个小小知县,而自己的母亲又只是个不得宠的妾室,她早就捉襟见肘,徐香香长叹一口气,看来还是要动用那些嫁妆了!

    叶氏的那些嫁妆,她本来是想将大头给了儿子,小头给了女儿的,现在为了能顺利与连家结亲,也只好先顾女儿这边。毕竟,女儿嫁得好了,也能帮衬着娘家。

    她之所以迟迟拖着儿子的婚事,就是在等待一个契机,只要她的计划都实施了,苏涛就有很大的可能调进京里,她徐香香的媳妇,就应该是京城里的大家闺秀!

    对于徐香香来说,叶氏的嫁妆那就是她的私有财产,只是不到万不得已她才不想妄动,而叶氏生的蠢货,生来就是要给她的宝贝女儿跟儿子铺路的,不然不是白养了她这么多年?

    徐香香眼中闪过一抹戾色,就算是看走了眼又能怎么样?小小一个黄毛丫头还能螳臂挡车?

    事情都已经是板上钉钉,一个毛丫头再上蹿下跳也翻不出什么浪来!一切都在紧锣密鼓的进行,徐氏嘴角上翘露出一个阴冷的微笑:早就跟侯府那边说好了,不需要有什么嫁妆,只装点一下门面即可,苏家女一旦嫁入侯府,此后便与苏家再无任何关系,死生不论!

    事到如今,她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若不是等着她将那绣屏赶紧弄好了,现在就把她送进侯府去,省的在自己面前碍眼。

    徐香香淡淡吩咐春桃:“去,叫厨房晚上准备几个老爷爱吃的菜!”

    她要跟亲爱的相公好好谈谈!

    而这个时候的林夕却正在看一张字条:“木家险地,有去无回,若想平安,博雅相见!辰时恭候芳驾!”

    捡到这张纸条的薄荷傻傻的问道:“小姐,这上面写的是什么?”

    林夕见那字迹,铁书银钩,隽逸疏朗,肯定是个男人写的,这个人不但知道木家的底细,还知道自己即将嫁入木家,这个人会是谁呢?林夕左思右想,也猜测不到这个人到底是谁,有什么目的?

    她一直以为知晓剧情走向的自己暗搓搓蓄势待发,却不料居然有人隐藏得比自己还要深,她不禁一阵脊背发凉,望向窗外黑沉沉的夜色,只觉似乎有一双无处不在的眼睛在窥视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