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荒岛病毒 > 第四十二章 玄墨动
    一袭黑衣,披散长发的玄墨在地面的一处天坑之中冲天而起,身后一只虎头、独角、犬耳、龙身、狮尾、麒麟足的异兽紧紧跟随其后!

    她脸上带着浓浓的恨意,甚至有些狰狞,那身后的异兽谛听,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的怒火,身上也散发着浓浓的杀意。

    九地之下,十王乱成一团。

    原本坐山观虎的计划,恐怕要被玄墨的一意孤行彻底打乱。

    是非善恶终有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这地下种族名为多贡,来自遥远的星系,虽然也属于这片空间,但是却非这颗星球的土著。

    他们原本居住的天狼星,曾经也是极为美丽的世界,但是后来却开始变的阴暗,他们逃离,来到地球,然而却受不了太阳的光芒,不得不转入地下生存。

    近万年前,那一场大战,昆仑崩塌,天水倒灌,多贡一族却几乎未伤根本。

    知道劫难何时到来的他们,为最后一劫,启明之始,而去创造了玄墨,也就是启明之子。

    数千年来,自从巫族阴皇身死封神,龙神隐与意识空间,魔尊入轮回,多贡一族成为了地球上的真正主人。

    启明之子的计划,始于秦。

    多贡一族与秦王有约,覆灭青铜时代文明,换取丰富的国力,甚至许之以长生。

    这件事,被拾遗记很形象的记载下来:“有宛渠之民,乘螺旋舟而至。舟形似螺,沉行海底,而水不浸入,一名轮波舟......”

    那震惊当代的秦皇记忆合金剑,就是秦王自多贡换来的立国至宝,此合金配方在短寿的秦朝覆灭后消失不见,但是徐福却保留着相对完整的配方。

    秦王灭六国,得天下,果然按约定焚书坑儒。

    青铜文明的痕迹消失殆尽,连同山海图一起,变成一团大火。

    幸好尚有智者保存性命,集合无数人记忆,将山海图变成了文字的山海经,然而,为了迷惑世人耳目,写成荒诞的神话,切多用谐音。

    后世学者,以局限的目光专研山海经,始终无法与地理相符,便当其为一部怪诞的神话来看,直到后来m国人学者,按照山海经,以中心国为轴心,向四周辐射。

    亦步亦趋,终于得出,山海经乃是世界地图,其东山经三脉,与纵跨美洲的三条山脉完全相符,无论是山峰数量,亦或是气候环境等特征。

    这是人类的瑰宝,是逃过文明断层的遗产。

    秦以前,天下多神人,秦以后,世上再难见仙。

    一切皆因多贡族所为。

    其以人类灵魂为基,开启启明之子的塑造。

    两千多年而成。

    这两千多年,世上无轮回!

    轮回不存,何以成神?

    这样的行为,是人类的灾难,也是天道的灾难。

    死去的生命,并没有归还给天地,而是被多贡族以精密的机械磁场,收集而去,变成了启明之子身上的一点一滴。

    阴皇当年一击,足以杀死刚刚出世的启明之子,但是其却在短短月余便自痊愈,全因其为魂体,曾经接受了多少魂,如今便有多少命。

    启明之子,亦是夺天地之造化。

    正因如此,多贡一族,更不敢在这次大劫冒头,他们夺了这片天地的精华,那么天道必然会去讨回。

    天道不会刻意针对谁,但是也不会放过谁。

    所以说,终有还债时。

    可心,便是这多贡族还债的导火索。

    谁人能想到,这原本可能毫无瓜葛的两人,却因为一番巧合,将多贡一族彻底拉下了水。

    冥冥之中,无形自动,躲不过,避不过,算计其中。

    玄墨飞出九地之时,天下玄墨组织的成员,尽皆开始以最快的速度向着蓝目城汇聚。

    这样大范围的人流涌动,却引起了另一个几乎不显与世的集团注意。

    这个集团名字就叫影子。

    无处不在,只要有光的地方,就会有影子。

    这个集团创立之初,就是为了隐于暗处,观察世事,也包括玄墨组织。

    一处野外。

    除了野花野草,并没有人的影子,然而,凭空的却有着人的对话。

    “玄墨成员的目标都是蓝目城,看来他们要出手了,熊王的计划来不及实施!”这声音慵懒无力,好像初睡醒的夜猫。

    “要立刻通知熊王他们早做准备,这一次肯定是瞒不住的,我们也赶过去吧!”这声音阴柔,偷着扰人灵魂的节奏。

    云崖暖和可心的婚礼正在热热闹闹的举行。

    一个面容冷峻,身材高大的男子来到婚礼现场,快步来到云崖暖的身边,轻声道:

    “怕是瞒不住了,玄墨组织正在向着蓝目城汇聚,这般大的阵仗,看来是胸有成竹!”

    云崖暖一听这声音,耳熟的很,皱着眉头,想了一下,才悄声道:“9527?”

    “对,是我!时间刻不容缓,一会你借酒醉,赶紧与阴皇远遁,我等为你想办法断后,要快!”

    9527自从得了阴皇好处,一身金属细胞有了真正生命的特质,此刻真是有了七十二变,可以随意变化脸面身材。

    云崖暖暗暗点了一下头,忙带着笑脸,晃悠悠的对着旁边气鼓鼓的阴皇道:“小..小晴啊,我喝多了,扶我去房间休息一会!”

    阴皇看他眼神,猛地眼皮一跳,知道不是好事,急忙过去扶着云崖暖的胳膊,在众人的嘲笑声之中,走进内室。

    可心也在屋内,等着入洞房呢。

    却见云崖暖和阴皇急匆匆的赶回来,脸色都非常凝重。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可心急忙问道。

    “什么都别问,什么都别说,赶紧收拾东西跑路,玄墨组织正在向此处汇聚,看样子胸有成竹,不跑来不及了!”

    云崖暖在暗室拿出几件衣裳,往包里一放,对着可心说道:“你隐遁出去,与熊胖子等人会和,不要与我和阴皇同行,很危险!”

    阴皇和云崖暖已经向着密室内,直通一楼的暗室台阶向下而去。

    可心跟在身旁,摇头道:“不,我这辈子都不会再离开你半步,我不怕危险!”

    云崖暖快步走着,摇头道:“不行,你不怕危险,我害怕你危险,赶紧去和熊胖子他们会合,我和阴皇两个人目标小,逃跑容易的很。”

    “可是...”

    “别可是了,去熊胖子那里也是帮我,我和阴皇的安全与否,就看你们的拖延之力了!”

    “我明白了!那我马上去和熊胖子他们会合!你不许出事!”

    “放心吧,命大着呢,乖,快去吧,我和阴皇逃了!”

    说完,三人兵分两路,云崖暖和阴皇穿得土里土气,好像逃荒的难民,与城北环境简直浑然一体,急匆匆走出城外,一路向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