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骄记 > 第二百六十九章 要过去
    夜瑞一出国子监,便看到停在成贤街一侧古槐下的两辆大车。

    莫家大车已然起行走了,四皇子的大车却还在原地,且四皇子一直在远远盯着他看,这让他不得不转个脚尖,未走近另一侧槐树下在等他的夜家大车,而是走向四皇子。

    从皇子入国子监时,本来是得经过入学考,再决定入六堂除率性堂外五堂中的哪一堂,但就因永安帝的一个口谕,说不管考得如何,四位皇子都得自最低年级入学,也就是考得再好,也只能入正义堂、崇志堂、广业堂三堂中的一堂。

    此三堂为国子监入学考成绩考得差的入学堂,成绩中等的则入修道堂、诚心堂两堂此中年级,此五堂被分为低中两个阶段,均为一年半的学期。

    学子入学国子监三年,也就是学习过这两个阶段,三年满便得再考试,经考试淘汰,合格的升入最高年级率性堂,不合格地继续在原堂学习。

    升入率性堂后,学期一年,每年考试分数达到八分者,便可顺利自国子监毕业。

    毕业后的学子再经考选,便可得永安帝接见授官。

    夜瑞入学国子监,与四位皇子莫家两位少爷一般,虽都经过入学考,但不管成绩差优,皆自最低的年级入学,入的是崇志堂。

    当初的四皇子莫息便是入的崇志堂,大皇子二皇子入的是正义堂,三皇子入的是广业堂,

    除此,国子监还分为内外班,区别于内班学子居于国子监内,外班学子则在外居住,此举在无形中也将本土外地、平民权贵等学子分出一条泾渭分明的楚河汉界来。

    “四表哥。”夜瑞走近了揖礼。

    四皇子道:“我们一同走吧。”

    夜瑞讶道:“四表哥是……”

    “我也许久未见十一表妹了。”四皇子点头,指着有皇族标志的大车:“坐我的车吧。”

    夜瑞自没有异议,让小厮去让在另一侧候他的夜家大车跟过来后,他与四皇子同坐车厢,齐齐回静国公府。

    进静国公府后,四皇子先过松椿院鹤君堂,以外孙儿之礼向静国公夜太太请安,哄得二老十分高兴,特别是夜太太,见到许久未来的皇子外孙儿,那简直就不想四皇子稍离松椿院半步。

    这日晚膳,因着四皇子的到来,纱绫在夜太太的吩咐下,再一次迅速往各院通知,让阖府的大小主子齐到松椿院用晚膳。

    夜十一收到通知时,晚膳已摆上桌,无法,只好原封不动地让阿苍撤下去,让院里的丫寰婆子趁热分食了,免得浪费。

    四皇子是个活泼嘴甜的,用膳时,夜家也无寝不言食不语的规矩,不仅说得夜太太高兴得多吃了半碗米饭,连自来严肃板正的静国公也是眼带笑意,俩祖宗满意了,底下的爷奶奶少爷小姐,自也欢快得很。

    自冯大娶了董秀之,另置新冯府,不再居住于静国公府内,而冯三却未跟过去新冯府时,静国公也不是想赶冯三,就是有些奇怪,只是平日里也没时间管后院诸事,更无机会,这会儿难得同膳桌,他便委婉拐角地问了一问,结果把冯三直接给问住了。

    “要过去的,就是三表姐觉得大表哥与大表嫂正值新婚甜蜜,不想太早过去打扰,故多留咱府里一些时候。”夜十一见冯三半晌没应出声来,眼神儿又悄悄瞧向她,她只好出言相助,替冯三向她祖父解释一二。

    静国公听后颔首,温和地同自去了千花山庄游玩回来后,他感觉略有些不同,具体却不知缘故的冯三道:

    “没事儿,你想住多久便住多久,住到你定亲出阁也行,我就是见此难得大家都在的机会,随口问问而已。”

    “是,姑祖父。”冯三点头,平日里,她确实很少能与姑祖父碰到面,更别说搭上话儿。

    用过膳后,四皇子回静国公几个关于在国子监念书情况的问题,再陪夜太太诉几句祖孙情,又同夜大爷夜二爷邱氏俩舅舅一舅母说说话儿,他便有礼地请退。

    静国公知外孙儿是想到清宁院去,他点头许可后,还多加嘱了一句:

    “莫聊得太晚,你还得赶回宫去。”

    四皇子赶紧应了,就往清宁院跑。

    小坡子在后面追得心惊胆颤的,就怕夜黑路看不太清,把主子给摔了!

    进清宁院东厢后,四皇子才发现一用完膳便接连告退的夜家三兄弟、杨芸钗、冯三几人,竟都聚在清宁院里,那架势,严然在等人,等的还就是他。

    见礼过后,南榻上左侧坐着四皇子,右侧挤着夜十一杨芸钗冯三,榻几中间搬了三个绣凳,坐了夜家三兄弟,几人围在一起坐着,像以往一般聚齐了,吃吃茶话话闲。

    “四表哥,你能来,是得了姑母的准许?”夜十一话过几句后,见天色渐晚,四皇子又不宜太晚回宫,她只好提个头。

    四皇子来,本就是得夜贵妃之令,闻言立点头:“没错。”

    杨芸钗一听,起身下榻,拉了拉身边的冯三,满脸和善地微笑着:

    “三表姐,你的女红甚佳,我却只堪堪能见人,不知这会儿能否到三表姐院里讨教一二?”

    冯三的女红确实不错,但她听说杨芸钗的女红也是越发精进,怎么在四皇子来的这个当口说起讨教女红来了?

    冯三还未答,夜瑞便也随着起身,一手扯起一个,将夜祥夜旭扯离绣凳站起,甚有长兄气势道:

    “自我去了国子监,也没人再督促着你们,今儿回来听说,你们又把应先生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是不是?”

    夜祥夜旭同时连连摆手又摇头,揪空还双双往榻上夜十一那儿看一眼,这一眼不看不要紧,一看不得了。

    糟了,大姐姐正瞪眼呢!

    糟了,阿姐生气了!

    不必夜瑞再问啥,夜祥夜旭一个接一个往屋外跑,溜得一个比一个快,夜瑞自是有礼且淡定地随后。

    夜家三兄弟一出屋子,不必杨芸钗再多言什么,冯三也反应过来,知四皇子此番前来,约莫是话儿要同夜十一说,接下就应了杨芸钗的话儿,随之退出东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