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明九方 > 第452章 我是你的主
    对于听风君这种修为的修士,断了头颅,根本算不得什么。

    明卿弯身一把提起听风君的脑袋,给他安到一旁直挺挺的身子上。

    眸底带了几分幸灾乐祸,明卿幽幽道,“她说的不错,扶沉君确实是世间最可悲的孩子。娘不喜,爹不爱,小小年纪就需肩负家族复兴之重任,最后却是死于生身父亲之手。”

    看着听风君颈脖处的伤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明卿淡淡笑了一声,倾身在听风君耳边,继续道,“他比你当年,可惨多了。”

    话语落下,明卿便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道朝自己掀来。

    明卿轻而易举地抬手压下听风君的术法,看着他阴沉的脸色,嘴角带笑,“怎么?恼羞成怒了?为一个带着自己血脉的陌生人,有必要吗?”

    “我劝你少管别人的闲事!”

    “怎么会是闲事呢?听风君是内子旧友........”

    明卿的话还没说完,听风君就被彻底激怒了,直接与明卿动手了。

    但是明卿只是避开他的攻击,然后拿出铜镜,将听风君装回了里头。

    听风君的身影消失之后,明和与太叔仪才从隐蔽术法后出来。

    此时的明卿,眼底已然没有了当初的幸灾乐祸,倒是沉凝一片。

    他望着手中的铜镜,问太叔仪道,“素月,是寒衣族的人?”

    “是,她本是寒衣族的少主。”

    明卿神情微怔,“怪不得。寒衣族隐世多年,当初突然出世,怕是为了寻素月?”

    “嗯,听风的死讯传出之后,我便来了一趟妖界,见到了素月。那时候刚好是新君登位之际,在扶沉君戴上龙冠的那一刻,素月便转身离开了圣龙海域。没想到她再回来的时候,便是得知亲子的死讯。”

    听到两人的交谈,明和不由拧了拧眉,问道,“她若在乎,为何时隔那么多年才回来?”

    太叔仪闻言,转头看向明和,“因为......她不爱听风。是她的容貌,导致听风将她囚在了琉璃殿。听风身死,她又怎会再留在这里。”

    “即便她再恨听风君,应该也是在乎扶沉君的吧,不然此刻又怎会回来。”

    “我不知道......”

    太叔仪转回视线,就见明卿望着屋外的神色有些幽远,让她忍不住问他,“你在想什么?”

    “寒衣族,我欠他们一个人情。”

    太叔仪神情微讶,“此事与你无关,都是听风......”

    “不,不是此事。是寒衣族曾于我有恩,而我还未还情。”

    “寒衣族传承自上古,素来隐世不出,你怎会与他们有交集?”

    但明卿却没有多加解释,只是道,“都是缘分。”

    拿着铜镜的手微微握紧,良久,明卿才将铜镜收起,对明和与太叔仪又道,“走吧,我有办法让龙门提前显现。”

    明和看着他,瞪了瞪眼,“你刚刚还说不知道。”

    明卿见此,朝明和眨眨眼,身上有些沉重的情绪散去,“爹爹就想逗逗你。”

    明和冷笑,拽起太叔仪就往琉璃殿外飞去,丝毫不顾明卿。

    明卿只好连忙去追,边追边喊道,“乖女儿,等等我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等到三人走后许久,琉璃殿上方便传来一阵强烈的响动,一缕金光穿透层层海水,洒到琉璃殿上,折射出绚烂的七彩光芒,让人恍若置身幻境。

    而在先前的那座小殿中,明卿布设的那些阵法已经散去,只有地上的一滩红褐色的血迹,彰显着这个屋子曾有人来过。

    小殿内,方才听风君与明卿站立的地方一旁,正巧有一处梳妆台,梳妆台的铜镜正对着先前两人站立的位置。

    随着琉璃殿上的动静越来越响,挥洒在琉璃殿上的金光越来越盛,七彩光芒铺满了殿门前的一片地方。

    化妆台上的铜镜中渐渐浮现出一个小小的人影,那人像是从镜面空间远处走来一般,身影缓缓变大,清晰的面容在铜镜上慢慢浮现。

    俊秀白皙的脸庞上,温和的笑容总是让人觉得有几分诡异。

    那人的手轻轻抬了抬,眼前的铜镜像是被利刃刺中了一般,表面布满了裂痕。

    裂痕越来越多,最后只听一声清脆的“啪”。

    随着铜镜的碎片落在梳妆台上,梳妆台前出现了一道人影。

    正是先前被明卿收回铜镜的听风君。

    听风君垂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低低笑了一声。

    余光扫及脚边的血迹,听风君脸上的笑意瞬间凝住。

    “素月........”

    就在听风君怔愣间,视线之中缓缓出现一双洁白的靴子。

    “该唤你扶沉呢,还是听风?”

    听到这人温润的声音,听风君心中一骇,因为他根本没有感觉到这人是何时靠近的。

    他抬眸望去,就见殿门处站着一个白袍男子。

    男子容貌俊美,气度雅然,望着他的眸中满是慈悲怜悯。他的下巴轻抬,七彩琉璃光芒洒在他的身上,莫名让他多了几分圣洁,像怜爱众生的神。

    “你是谁?”

    听风君扯了扯嘴角,本想露出一贯的温和笑容。

    但是脑海中不由浮现出那双满是漠然的冰蓝色眸子,他突然觉得有些累了。连皮囊都不是自己的,他又何必再装了呢。

    “我是你的主。”

    男子的声音温润舒适,还带着丝丝蛊惑之意。

    但听风君只是嗤笑了一声。

    男子望着听风君的眸中,慈悲更盛了几分,“现在的你们,真的很不听话,让我很苦恼。”

    随着男子的话语落下,听风君便感觉自己灵魂深处对眼前的男子突然升起一股莫名的臣服感,让他想要趴伏在男子的脚边。

    狠狠拧了拧眉心,听风努力克制自己灵魂深处的这股臣服感。

    男子微微叹了口气,没有再为难听风,他收起身上的气势,对听风君用带了丝丝蛊惑的声音继续道,“跟随我,我会帮你拿回属于你的一切。不论是妖界,还是你的女人。”

    听风融合了镜灵,本就会蛊惑幻术,所以根本没受到男子蛊惑声音的影响,而是冷静地再次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男子朝他微微一笑,“现下,我叫叶慈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