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日娱之指原家的故事 > 第二百二十九章,清算
    尽管说是被邀请到了红白歌会上,可是相比起其它盛名已久的组合或者个人歌手,akb的地位依旧不高,毕竟能上红白歌会的哪个不是久经考验的老前辈,相比起来她们这个组合的实力还是不够,可能再过一两年局势就不一样了。

    排在了滨崎步之后,等到了白组的放浪兄弟结束后,在舞台左侧角落等待的十几名女生也要准备上场,两排五颜六色的妹子们也是翘首以待了。

    《river》红白remix版和《惊喜之泪》两首歌,因为时间的缘故,各自截了一半连在一起,上台跳舞的时间也未有多长。

    “可是真够努力的呢。”伊达长宗看着台上少女们奋力的舞蹈,也是不由称赞。

    今年使用的不再是秋叶原文化的代表之一,而是真真切切地以akb48的名义登场,所以了解了它们的伊达长宗也不禁动容称赞。

    “也是她们该有的。”拓久也是点头。

    在akb下台之后,后面的节目表演者也要依次上台。

    不过她们表演结束可不能离开,到了最后还有首全员的大合唱,她们也要留下来,等到那之后才能离开,不过也托了这个,拓久可以在伊达家里看完整场红白再回去,不用现在就回家等待三个女生的归来。

    整场红白的表演有四个小时之多,接下来的成员也都可圈可点,不过今年的出阵人员也有点不同。

    比如说水树奈奈,作为第一个以声优身份登上红白歌会的人,也是具有代表性的意义。

    还有拓久认识的人,比如说今年首次登场的arashi,以及算上这次已有17次登场记录的他们的前辈smap,也不得不说是后来者赶上来了啊。

    不过这对于smap来说可不是个好消息,smap的经纪人是饭岛三智,而arashi则是属于藤岛julie景子一系的,两人之间的斗争即使是各种小报上也能常见到。

    创建杰尼斯的喜多川和他的姐姐也都老了,总有一天要禅位给后来者,只是带出了smap的饭岛三智以此为功绩,也有着想要角逐杰尼斯王座的想法,而景子的实力也确实不如饭岛三智,局势也确实不明朗,不过今年arashi(岚)初上红白,也可以说是开始反攻的号角吧。

    不过在棋局外的明眼人都知道藤岛julie景子的优势难以抵抗,就凭她是喜多川姐姐mary女士的长女这个身份,就已经立于不败之地,陷于权力争夺的饭岛三智却忘记了这点,只要两位上了年纪的决策者不留情面地点名了这点,她就基本输定了。

    谁让她是个外人呢。

    ……

    四小时的红白歌会结束得也很快,在最后一首北岛三郎的演歌结束后,上台表演的人又是一首大合唱,就划上了终点。

    今年的胜利者依旧是男方的白组,从2005年开始的第56回到现在,白组也已经连胜4回了,不知道明年能否继续连胜。

    可这和观众也没有什么关系。

    “那么我就先离开了。”

    既然红白歌会也结束了,拓久也就不继续呆在这里,准备告辞了。

    “好的,社长,路上注意安全。”

    伊达长宗也是抱起了已经睡着的守屋茜,也已经到2010年的凌晨了,迷迷糊糊的守屋茜就这样靠在被炉上睡着了,也要麻烦伊达长宗抱她回房去。

    不过伊达长宗内心应该也很开心。

    “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新年假期结束后继续好好工作哦,伊达君。”穿上了暖和的外衣,拓久微笑着离开了这里。

    鉴于是新年假期,他也难得给斋藤长明放了假,谁不是没有亲人呢,总要相聚的,他这不也是回去迎接自己的三个女孩嘛。

    ……

    “您工作辛苦了。”

    和工作人员们打完了招呼后,akb暂时也就离开了这一年忙碌的工作,迈入了新一年的假期。

    “假期要不要去千叶那里的地方玩?”

    “有点太近了,不如去我老家那吧,小奥?”

    “福冈那里好像也不错的样子。”

    结束了表演之后,关系好的女生们也是各自约好了接下来放假的行程。反正整个霓虹也不大,就算出去到北海道冲绳这些地方去也是耗不了多久时间的。

    飞机可真是个好发明呢。

    “那么我们就先告辞了。”

    指原莉乃、渡边麻友、柏木由纪这个三人组也是率先地和各位告辞了,她们也是叫了一辆出租车之后就离去了。

    “她们的关系可是真够好呢。”大岛优子看着这三个女生勾肩搭背地离去,有点感叹。

    “所以住在一起还是挺好的呢。”小阳菜走到了她的旁边说着,“关系也变得很亲密呢。”

    “是啊,所以小你和我合租呗,我们住一起也能关系变得亲密起来呢。”见到了小阳菜,大岛优子马上又是色鬼上身,变得像是个大叔一般色眯眯地说道,搓着手,要不是这里是公开场合,恐怕她已经如同以往休息室那里一样动手动脚了。

    “不要,我一个人住着很舒服。”也是不留任何情面地拒绝,没有一丝思考的时间。

    “啊,小,你好无情,亏我们还是最好的朋友。”优子顿时失去了所有的生存意义,石化在地。

    “喂喂,要不要这样?”小阳菜也是哭笑不得。

    打笑的时候,也是发生了点别的事情。

    “没问题吧,秋元桑,带这么多便当回去?”工作人员也是紧张地问着长着一副阳光的体育系脸孔的女生。

    “没事情的,我会叫人一起来搬的。”女生也是打着包票,还秀了秀自己经过锻炼的肌肉。

    “那好吧,您觉得合适就好。”既然都这么说了,工作人员也只能应允。

    女生叫秋元才加,也是akb中的一员,目前是teank中的队长,在队伍内也是以体育阳光系的人设出现,有不少的女饭。

    她和staff的手上各抱有一大箱的便当,两人都是摇摇晃晃地走着,好不容易才走了出来,旁边的人也都是以奇怪的目光注视着她们。

    “呼,可真累啊。谢谢您,staff桑。”

    “不,没什么,我还有工作,剩下就由秋元桑你自己负责了。”

    “很感谢您。”

    总算是搬到门口了,在感谢后工作人员也是擦着汗告辞,就留下了秋元才加一人,因为要把便当都搬出来,所以她比很多人都晚了一会,成员们大部分也都离开了。

    “啊,这可怎么办呢?”

    她看着这两大箱的便当,最多搬一箱回家就已经够累的了,再搬一箱根本就不可能呢,除非有人来帮她,不过看样子也没有别的认识的人来了,这可怎么办呢?

    “秋元,你在做什么?”

    在她愁眉苦恼的时候,还是有对她来说是天籁之音的声音出现。

    也就是还没离开的大岛优子和小阳菜,

    “啊,太好了,你们真是天使啊,优子,小,帮我搬一下。”秋元才加也是不客气的叫她们过来帮忙,“这些东西也太重了。”

    “你在搬什么东西啊?”虽是疑惑,大岛优子还是和小阳菜帮她搬起另一盒箱子,“好重,里面装的是什么啊?”

    “都是便当啦,我拜托staff让他们给我装了两大箱便当,就是没想到搬回去是个问题,麻烦呀。”秋元才加也是万分无奈,没想到最大的困难竟然是这个,好在她们两个出现了。

    “带这么多便当回去干吗,你吃的光吗?”小阳菜也是惊讶地捂住嘴巴。

    “唉,家里穷,带这么多便当回去的话可以省下好多费用。”秋元才加解释着自己会这么做的原因。

    “不好意思,让你提起这些。”

    “没事没事,我都已经习惯了。”秋元才加也是不在意,“那么我去叫辆出租车,等会用车子搬运过去就是了。”

    “不用那么麻烦了,我帮你们吧。”

    正说着,又有一个声音插了进来,化着浓郁的涩谷系妆,也兼有少女偶像的清纯自然,来者是板野友美,她的后面跟着她的经纪人武田弘信。

    “真是的,秋元,你要搬东西的话,就早点说啊,我们都可以帮你。”她近距离打了秋元才加一拳,不过以她的力度,自然秋元才加感觉得也是软绵绵,不过心中也是一阵的感动。

    平时对外是女子汉坚强形象的她也是差点忍不住,不过眼眶里有泪水凝聚的痕迹就是了。

    “我是怕你们觉得麻烦,想着这些事情自己解决就行了。”她不好意思地说道。

    “好了,既然这样的话今天就当队长你欠我们了个人情了。”板野友美开了句玩笑,然后转过头脸色一变,变得粗暴了许多,“武田别呆站在那里不动,这时候就需要你来帮忙了,秋元的那箱就归你负责了。”

    一旁站着看戏的武田弘信被突然点名,然后也是无奈。

    “好的,好的,板野大人,我这就来。”说罢他马上就过去接过了秋元才加手上的那大箱便当,不过是久未运动,差点整个人倒下去出丑。

    “真是丢脸,一个男人,连秋元都不如。”板野友美嫌弃地说着,不过武田弘信倒也不在意,只是赔笑,“没事吧?好好去锻炼,再这样下去你就要丢光男人的脸了。”不过她还是在别扭的语气中表示了自己的关心。

    武田弘信在附近停着一辆保姆车,本该是他送板野友美回去的,正好也用来接送她们。

    “最近组合里的事情好像也有些多呢。”在搬运的时候板野友美突然说道。

    “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小阳菜好奇地问着,“我最近都没听说呢。”

    “私底下就别来这天然的口气呀,我们又不是不知道你粉切黑的本质。”板野友美也是熟悉地呵斥一句,“就是听武田说,最近我们那个总监好像又要搞事情。”

    “总监?那个不务正业只顾调戏研究生的?”更是好奇了。

    “就是那个叫渡边宪的,反正最近他有看到他和田还有麻里子三个人私底下去外面呢,就是不知道在说什么,我去问了麻里子也不回答我,估计不是什么好事吧,麻里子也真是,跟那个人搅在一起干嘛呢。”板野友美也是叹息呢。

    筱田麻里子和田康志那点事,其实组合里和她熟的人都知道了,只能说是各有各的选择,大家也不会说什么,明面上也不会点破。

    “等等,板野,你说是这三人私自出去了?”小阳菜却像是发现了重要的事情,加大了声音。

    “嗯,具体你可以问问武田。”说完板野友美塞了个饼干进了嘴中。

    “板野我不和你说了嘛,这个时候不要吃零食,体重要控制的啊。”武田弘信先是苦口婆心地劝阻,随后歉意地回答着小阳菜,“那天我也是碰巧看到了他们三个人去了咖啡厅,虽然不知道在讲什么,不过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事吧,根据最近的动向,我猜测似乎是要在akb里搞清算。”

    “清算?!”几个女生都是大大地惊讶。

    “我可没听腻这么说。”板野友美问着。

    “都说了是我猜的,只是结合了最近的动向,好像是要把一些人给清除出去,只留听他话的人,好像秋元总制作人也是,感觉他要对这些人都要下手。”武田弘信说着,但也不是很确信,“你们就当我说玩笑的,我也没有明确的证据。”

    “不,武田君,不如说还要感谢你。”小阳菜甩甩头,把他刚才说得话都暗暗记在了心里,“这些话你和除了我们之外的别人说过吗?”

    “呃……还没有,我也是刚刚才想到的,你们是最先说得。”

    “那就好,各位拜托不要说出去,不然的话被人报复了可就不好了,虽然大家都是签了事务所的人,可被连累了就不好了。”小阳菜拜托着。

    对此都是点头的默认态度,也不会吃饱了事和那些人有什么矛盾,要说的话,她们也只是个成员而已,最多是带着别的事务所背景的成员。

    拜托了她们之后,小阳菜也是松了口气,今天得到的也许是对拓久很重要的消息,她要去告诉拓久。

    毕竟她和拓久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说,都是利益相关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