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镇鼎 > 第386章 回忆过去改变未来
    慢条斯理地喝完酒吃完菜,那两个只听不说的瘦弱修士出了酒楼,直接往城外走去。

    来到一座悬崖旁,两人再度开辟一个洞府,其中一人拿出剑一挥,一道浅蓝色的火焰出现,将周边三十丈范围覆盖。

    “英子,你上次闭关后,凝火的水平强大了很多,感悟了火之法则?”

    “师傅,我确实感悟了火之法则,感觉凝火的能力强大了很多。但自己也有一些不明白,我这不是常说的丹火,只是空气中的火焰,怎么会出现这么高温度?”

    “这就是很奇怪的地方,你师祖也没见过这样的事情,她在找有关资料的。不过现在剑宗被灭,要找到师尊已经很难,只能是你自己边修炼边总结。今后我们找机会出去,看能不能找到这方面的传说。”

    这两人就是萧英和她的师傅齐琳,在没受到打扰的情况下,两人安心修炼了八个月;这次出来,是为了看看周围的情况,不能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更何况,萧英还担心着哥哥来找她。

    进入洞府,两人卸妆后,萧英有些担忧地说,“我哥现在到底在哪呢?他身边那个妹妹又是谁?”

    齐琳看了她一眼,“我们现在不能乱动,更不能出面找他。遇到这个情况也是好事,既然他带有妹妹在身旁,有些有心人以为你和他汇合了,不会再来找你。”

    萧英还是很担心,“这样的话,我哥的压力就更大了。”

    齐琳有些严肃地说,“英子,你现在的性格变了很多,最早不是这样的。那时的你敢说敢杀,现在有些犹豫不决、优柔寡断,不知道是不是跟着我进入剑宗,忍受的太多,导致自己的脾气性格发生了改变。”

    停了一下,她接着说道,“在你哥这件事上,你要考虑几点:一是很少有人知道你的哥哥是萧邕,所以因为你而带给他的压力不会增加;二是他主动杀神盟的人和那些武皇,说明他不在乎那些人和势力,打不过至少还能自保;三是他不管在哪里,肯定是安全的,你没必要为他而担心;能击杀武皇中期,即使遇上武皇后期,逃命是没问题的。”

    最后,她叹了一口气,“英子,听到那些人说你哥,我产生了一些想法,可能也是在剑宗我牵连了你。你好好反思一下吧,如何才能坚持秉心。我也一样,要好好考虑今后该如何行事。”

    萧英有些局促地离开齐琳的石室,走进自己的修炼室,盘坐到她的蒲团上。

    我有变化吗?我怎么不觉得?好像确实有变化!

    在茅庐镇,有人欺侮我,哥哥都会帮我打回来。在没进入云剑宗以前,哥哥每天去宗门,自己在家玩或者出去和街道里的小朋友玩,很少有人敢欺侮自己,他们都知道自己有一个厉害的哥哥,哥哥完全是一个帮里不帮亲的人。那时的自己不想事,只要哥哥在,什么困难都不会存在,自己只是没心没肺地活着。

    那次哥哥连续几天没回来,自己独自一人在家。有一天晚上,院子外有人抓挠大门,害得自己一夜没睡;不过哥哥一回来,把那些人丢了出去,从那以后再也没人上门骚扰。那时候相信哥哥会有办法的,虽然紧张,也很害怕,但坚信哥哥会打死他们的。

    也不知道哥哥在哪里弄到一个果子,竟然使得自己很快开脉;那时也真不想事,就不问哥哥吃过没有。想来自己后来修炼这么快,那个果子应该是一个异果,不过在宗门并没查到那个果子面子。

    到云剑宗后,很多哥哥姐姐都教我剑法、刀法,那时不知道怎么,境阶也是蹭蹭地升,很快就是开脉境后期。那时很单纯,也是什么事情都没想过;不过现在想,那时候的哥哥应该也已经开脉了,而且炼丹水平很不错,不然不会有那么多人教自己功法的。

    卖丹药的时候,那时候确实没想那么多。去郡府遇到那个嘴臭的小子,说打就打了他一顿,还把他们的包袱和马都抢了;那个董胖子欺侮我和哥是小孩子,那时还想冲上去打他一顿;什么都没想,只是因为哥在身边,只是觉得他要欺侮我们。不过那时候的哥哥已经很贼,能让他出错,最终导致他面子全无。

    在回云剑宗的途中,那么多武士和开脉境要杀我和哥,我没胆怯,拿出刚买的剑就打;哥要我跑,我跑了一下又回去。那时感觉自己不能跑,那是我哥,我们要死也要死在一起。没想别的,就是想杀了那些想杀我们的人。那时候没想过会不会死,也没想过自己回去差点害了哥哥的命,自己还是不了解哥哥的实力啊。

    师傅来了,我们被救。师傅想收我为徒,我当时内心也想,但又舍不得离开哥哥;但哥哥可能是知道我的心思,他竟然代我答应了师傅。想来那时候有人要对哥哥不利,他不想牵连自己,所以要自己跟师傅离开那里。

    和哥哥分开后,跟随师傅一路行走,走完龙星大陆又穿过龙翔大陆,接着纵跨龙坤大陆。虽然遇到很多挑衅,但因为师傅的妥善处理,自己还是没遇到很多困难,没心没肺地来到了剑宗,见识到了剑宗的强大。

    在开始四年,自己可以说是潜心修炼,做到了心无旁骛;但自从杜文那家伙知道师傅回来后,情况就变了。他自己不停地来找师傅,有时还带狐朋狗友来找,使得师傅没办法静心修炼。

    时间一长,杜文的那些狐朋狗友开始骚扰自己,其中尤以那个肥猪常剑道为甚,使得自己难以静心修炼,境阶也提升缓慢。

    是了,就是从那时开始的,从那时开始发生了心态变化。杜文是杜家嫡系子弟,是剑宗最大的外围势力,在剑宗内也有很大的影响;常剑道是神盟副盟主的儿子,虽然在龙鸣大陆不是很受欢迎,但也是大势力之一。

    从那时起,自己考虑的问题开始增多。要考虑师傅的感受,要考虑自己的修炼前途,要考虑今后哥哥找到我的时候会不会让他失望,考虑最多的是如何能在剑宗安心修炼。

    从那时起,想法开始增多,瞻前顾后心彷徨。自己的心乱了,沉不下去了,导致对法则领悟迟钝,对功法领悟不深刻。

    “是啊,我的心态变了。瞻前顾后,力求四平八稳,没有了棱角。没有哥哥的出现,估计师傅也不能发现,我自己就更不能发现了。”三个时辰后,英子长叹了一声。

    “我哥还是我哥,在这样的情况下,竟然也已经是武皇,而且是战力超强的武皇。我哥要来了,他来找我了!哈哈!”说到最后,萧英大声说了出来,“我哥来了,他就要找到我了。我以前说过,要保护哥哥的,看来我也得抓紧修炼,静心修炼,把那些乱七八糟的的想法去除,一门心思提升战力,一门心思提升境阶。”

    不过我哥带着的那个妹妹又是谁呢?难道他已经找到爹娘了?那个妹妹也是我的妹妹?他不是说我们一起去找爹娘的吗?

    说不定那个妹妹就是我的嫂子,哥哥和嫂子一起来找我了!

    哎呀,想多了!现在要紧的就是修炼,今后不要拖哥哥的后腿,不说保护他,不落下很多才行。不想了,修炼!

    齐琳也在外面遐想,她也没想到曾经那个小孩现在已经是武皇,并且能以初期境阶击杀中期,真的敢去剑宗找自己的妹妹。

    想想当时,十一岁的年纪,还只是开脉境,但胆子不小,对英子也是照顾有加,在那样的情况下,竟然让妹妹离开,自己独自一人阻止那些人的袭杀。如果不是英子年纪还小,没领会他的意思,说不定自己就不会收了这么个好徒弟。

    那时候,萧邕也没表现出什么特别来,只是目光坚毅一些,应该是心智坚定的人;目光还带有一定的侵略性,那时他才十一岁啊。十一岁的开脉境,很是稀松平常,为何现在能达到武皇境呢?这个萧邕,想来自己对他还有些期待呢。

    英子的资质是相当好的,八岁开脉,还是在龙星大陆那个最低级大陆。可惜,到剑宗后没能静心修炼很长时间,这都得怪自己啊。

    想去龙坤大陆的时候,以武君境阶游历,也遇上了诸多骚扰,那时能拔剑杀人;回到龙鸣大陆没进宗门前,也杀过不少武王。回到宗门后,自己遇上了势力庞大的杜家,心生惶恐了,使得自己一往无前的精气神不断萎缩,最后差点委曲求全;要不少英子说出来走走,说不定现在要么被神盟所灭,要么从了杜文那渣人。

    英子性格变了,自己何尝又不是?以前可以借游历的借口出去躲避,再次回到宗门后,自己贪图师傅的余荫,不想再出去,又瞻前顾后,没有狠心对待杜文那渣人;导致自己不能静心修炼,也导致了英子不能静心修炼,关键还是自己心态不够坚决。

    这时,萧英室内隐约传来笑声,齐琳抬头看了一眼,“这丫头,高兴了!我也不能多想,该修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