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其他小说 > 修宇航船的**师 > 第286章:只能如此
    “混账,你们这是找死!”

    “大人请息怒,我们不会伤您分毫,还望配合!配合啊!”

    源凰发誓,此刻想掏枪血洗传送站的心都有了,前提是如果他实在没有更多办法。

    趁着肉搏战的混乱局面,源凰折跃出一柄普通的小刀,握紧,左右划开擒抱着的法师的衣衫皮肉。惊呼之余,源凰周围总算多了些活动空间,即刻将寸心春拽进怀里,就像母鸡在保护鸡仔。

    形势转变了。

    执勤法师中有两人被小刀划伤,鲜血如注,而源凰也摆出了战斗架势丝毫不打算退让。这边可以直接捅死对方,另一边却不敢伤其分毫。

    然而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想着只要抓住眼前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红发小丫头就能得到千枚金币,终会有人动心。

    在源凰的侧后方,一个年轻些的愣头法师悄悄猫下腰,准备冒险凭借瞬移的高速度将寸心春捕获,然后逃离。

    没错,源凰装作天界**师招摇撞骗而且法力被封,但不表示他是废物,实际正相反,他相当有天赋,否则也不可能没有拜师就年仅十二岁习到了法师三阶。面对这些基本上都是二阶的低级法师,源凰一点都不慌。

    当那个年轻法师从源凰视野死角瞬移过来的同时,已经紧紧搂住了寸心春的脖子。

    原本下一秒他应该脱离才对。

    但是小刀猛地扎在了他的眼上。

    随着鲜血飞溅,年轻法师捂着眼连连后退,最后倒在地上不断哀嚎打滚。

    当时源凰连头都没有回就直接将小刀向寸心春的脑袋上方扔了过去。

    至于他为什么会知道要瞄准哪里,其实想一想就知道了,上次率先偷袭就是从后方而来,这次八成也是。后面那几个法师体形都比寸心春高,小刀瞄准她的头顶上方准没错。

    他又是如何知道出手的时机呢?是法力的感知,也是高阶法师的基本功。源凰因为没有拜师,始终摸不到三升四的窍门,于是就不断练习着基本功,能够用皮肤感觉到空气中法力的异常流动。之前说过了,瞬移的根本原理就是在终点位置注入法力,然后才能将两个座标的距离扭曲为零。寸心春就在源凰身后极近之处,如果被突然注入了法力,当然能察觉到。这种基本功涉及到魔法的基本中的基本法力侵染,许多高阶法师都能做到。

    连体衣具有法力隔绝效果,如今源凰脱掉了连体衣就好像是长期被蒙着眼睛的人突然恢复视力,对光线格外敏感,换句话说,源凰现在的法力感知比任何时候都卓越,区区小法师根本无法靠瞬移偷袭近身。

    源凰练过投掷小刀?还真的在黑街混迹时稍微练过,那是痞子们打架的惯用伎俩。源凰当时还小,学东西非常快。再说了,目标实在太近,源凰真的连瞄准都不必。

    只见源凰双手在衣衫下晃了晃,再次偷偷折跃出第二把小刀。趁着执勤法师们都惊恐之际,源凰将小刀对准了……自己的手臂。

    “等等,驸马爷您这是做什么!”

    “呵呵,害你们诛九族呗。也许大小姐会比国王先出手,让你们死得更惨。”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如果源凰受伤,他们就算跳进河里也不清。大概的来龙去脉他们也多少能猜到,无非是驸马爷花心,两口子吵架罢了,但夫妻吵架很快就会和好,更何况是新婚期。等到大小姐冷静下来,要为老公挂彩一事寻仇了,恐怕在场所有执勤法师都得全家死光。

    “别,我们……”

    “还不滚!”

    源凰怒喝一声,吓得法师们落荒而逃。

    周围清场。

    寸心春受惊不小,立刻扑进了源凰的怀里。源凰摸着她的头也不由松了一口气。当然,若是不掏枪真的打起来必输无疑,但如今赢了就是赢了,只是悬得很。

    寸心春没有哭,只是全身打颤特别厉害,特别。这个发抖程度有些不寻常。

    源凰笑着搂紧寸心春的肩膀:“不至于怕成这样吧?他们连个凶器也没亮。”

    但是寸心春真的被吓坏了,脸色惨白,一句话也说不出,牙齿直打架。这份恐惧难以言表,因为她几天前刚刚遭遇了一波匪徒将夫家十几口人全部屠杀殆尽,趴在尸体堆里蛰伏了两天两夜等待匪徒们确实走远才爬了出来,那时她的心智都快被尸臭熏得不太正常了。可以说,寸心春是刚刚才从鬼门关走了一回,如今再遇争斗,勾起了之前心理阴影。

    源凰为难的抓了抓头。

    他俩如今在星陨大陆西北边境海岸,想走传送站怕是不可能了,但如果要坐马车却离得附近村庄有些遥远。关键是,寸心春已经吓得双腿发软,别说走路了,如今甚至瘫坐在地站不起来。背着她徒步走几公里?源凰的体格还没结实到那个程度。

    唉,我真是没想到那个小幽香居然做到了这个地步。她不是一直处于我的魅惑魔法的效果中吗?怎么,失效了?

    源凰不理解。

    星陨大陆的任何书籍也不会记载魅惑魔法的知识,他当然不明白。其实,正是因为小幽香被源凰魅惑了,所以才爱得深沉难以自拔。正因为这份失智的爱她才会下嫁给一个没有地位的跛脚穷小子,也才会被醋意掩埋。

    魅惑魔法不是控制一个人成为奴隶,而是激起对方失控的狂爱。若是感情之事一切顺利还好,否则……

    还有就要涉及到魅惑魔法另一个秘密了,也正是国王如此疯癫的原因。

    别无他法,源凰抱着寸心春再度返回宇航船里。唯有让她住在这里吧。

    “所以说,这些电流激活了这个名作集成处理器的东西,令蜘蛛们产生了思维。这个处理器虽小,却是它们的脑,而它们的语言也只有两种单词──零和一。”

    “原来如此,虽然单词只有两个却因为语速极快完全不影响智商高低。难怪蜘蛛的语言这么奇怪了。这样说来,我之前听到的不是痛苦的哀嚎,而是它的语言的嗓音失真?”

    床姐和雷帝席地而坐,捧着一只精械蜘蛛促膝长谈,怕是从源凰离开就一直聊到现在。

    “你回来啦,源凰。”床姐招了招手。

    源凰笑道:“想不到你俩挺投缘的。”说实话,源凰是真的感到意外。他始终认为宇航船是金系,雷帝是电系,两者应该犯冲才对。

    “我在教雷帝大人饲养精械蜘蛛的知识,作为交换,她答应会时不时来帮我补充电系法力,呵呵。”当然,所谓的法力指的是宇航船所需的电力,若能获取雷帝的支援,从效率来说比任何发电系统都要好。

    这一瞬间,源凰以为床姐操作的义肢机械人的骷髅金属脸孔露出了一撇狡黠的坏笑。

    应该是错觉,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