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 第十五章 真不是矫情
    林彤不是矫情的人,这年代农村现在就是这种条件,她现在是林彤,不是以前的林思念,这点她分的很清楚。

    徐母把过水面条端下桌放到炕上,去推恨不得脑袋都伸进盆里的铁柱,“上一边去,你那哈喇子都快滴到盆里了。”

    铁柱吧唧吧唧嘴,朝外面大声喊:“爸,二大爷,你们快点滴,吃面条了。”说着用袖子蹭了蹭嘴角的口水,嘟囔着:“真是傻,吃好吃的还不快点!”

    徐老二和徐老三不知道在干嘛,听到喊声才慢腾腾的从西屋过来,一进来徐老三小心的陪着笑脸叫了声“大哥”,徐老二则笑了笑没说话,二人陆续脱鞋上了炕。

    徐老三还好些,穿了一双毛袜子,可徐老二一脱了鞋,露出个没穿袜子的发黑的脚丫子,一股浓重的臭脚丫子味差点把林彤熏吐了。

    林彤没忍住,捂着嘴“啊”了一声,跳下炕,趿拉上鞋就往外跑。

    她发誓,真不是她矫情,而是徐老二的那脚简直就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太可怕了。

    下午吃的那点地瓜全倒出去了,肚子里空空的,她站在黑夜里唉声叹气,这下可把徐老二彻底给得罪了。

    她进了厨房,王桂华和李玉波就问:“嫂子咋了?”

    她有气无力的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有水没有,我想漱漱口。”

    王桂华忙拿了个黑黑的瓢,从水缸里舀了半下子凉水递给她,“嫂子,给你水。”

    林彤看了眼这黑呼呼的瓢,朝王桂华露出一个勉强的笑,“谢谢啊!”转身去了院子里,她可不想再得罪两个。

    拿着瓢吹着冷风,她咬了咬牙,喝了口水咕嘟咕嘟漱起来。

    等她进屋的时候,已经被风吹的有些哆哆嗦嗦的,她顾不上感觉屋里有些异样的气氛,上了热呼的炕才感觉有些发木的脚暖和了些。

    老太太皱起眉,先看了一眼林彤,才瞪了二儿一眼,“老二啊,你把鞋穿上,那脚也不洗,臭死个人了,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徐振兴不高兴的拉着个脸,“臭啥啊,这么多年也没见你说过臭,怎么今天就不行了。”眼神不善的瞅了眼林彤,嘟囔着“又不是啥城里人,装啥啊装?谁不了解谁是的!”

    林彤脸上一红,想着跟他也算是一家人了,这么明显的嫌弃很不好,放在谁身上也不高兴,就嚅嗫着解释道:“不是,我就是猛地闻到那味想吐……”

    徐振华很无语,你这么还不如不解释呢,他板起脸,“让你穿就穿上,哪那么多废话?”又瞅了他一眼:“儿子都那么大了,就不能利整一点?你看看你那埋汰样!别说你嫂子了,就是我都差点被你熏吐了。”

    林彤的脸色好看了些,徐振华这么说也算为她解围了。

    徐振兴还是有些怕这个大哥的,早上大哥起来知道被他们算计以后,不能把老太太怎么样,把他和老三揍了一顿出气,而且他忒阴,专朝那看不见的地方,现在被打的地方还隐隐的疼。

    他把鞋穿上,干脆坐到炕沿边上,只是大手又伸向鼻子,擦了擦鼻涕,顺手抹到了炕沿下面。

    这一幕被坐在他斜对面的林彤看的清清楚楚,她忙低下头忍住心里的恶心和不适,心想刚才差点吐出来已经惹了老太太和徐老二不快了,还是忍着点吧!

    徐母没管儿子们之间的事,她拿起炕桌上的碗要舀面条,林彤忙抢过碗,“妈,还是我来吧!”

    老太太手挡了挡,态度又像之前好样冷淡,“不用你,你不知道舀多少?”

    林彤不太明白,按人数一人一碗不就得了?

    她默默的收回手,看老太太舀好的面条堆在面前摆的满满的,快没地方放了,就把面条依次往老爷子和徐振华兄弟面前摆过去。

    老太太瞥了她一眼,没吱声。

    大碗很大,面条也是黄色的,是白面和玉米面掺在一起的,不像以前她吃过的那种手擀面长长的,每根都不长。老太太一连舀了四碗面条,盆里的面条已经不多了,老太太就又舀了五碗,三碗里装了一半的面条,还有两碗装了小半碗。

    林彤看盆里已经空了,就说:“我去厨房再舀点面条来。”在她看来,盆里装不下,外面锅里肯定还有,这还不到一个人一碗呢!

    老太太的脸,自打她恶心之后,始终阴着,“不用,外面没有了,就这些。”

    林彤呆了一下,有些不解的问:“这也不够啊!”

    老太太面无表情的将这没满碗的五碗面条依次给了铁柱和小柱,又往徐念面前一放,语气有些狠呆呆的,“这是给你的,一会吃饱了,晚上再吵吵饿,你就饿着吧,没人管你!”没了刚才的高兴劲。

    老太太没有回答她的话,林彤有些尴尬,瞅了一眼徐振华,可这男人根本就没看她,她咬了咬唇,心里很是委屈。这就是硬要来的结果。

    不受人待见。

    本就不受徐振华待见,现在得罪了老太太,她以后的日子怕是不好过喽!

    林彤心里微微叹气,先不去想这个问题。

    老太太又把最少的两碗面条给了两个孙女,小姑娘看了看,没吱声,不住的抿着嘴唇,铁柱端着碗已经呼噜呼噜的吃起来,被老太太打了屁股一下,“你爷还没开始吃呢,你就动筷?我看你是欠打了。”

    桌边已经围的挤挤的,几个孩子靠不上前,都在插着空在大人的后边或坐或歪的,面条也都直接放到了炕上。

    铁柱放下碗,袖子上去抹了一下,满不在乎的嘿嘿一笑。

    徐明喜看着孙子笑了笑,抬起筷子夹了一筷子土豆丝放到他碗里的面条上,还把自己的面条又拔了一筷子给他添到碗里,说了这半天的第一句话:“吃吧,大家伙都吃吧。”

    林彤看在眼里,就知道老儿子大孙子,老太太的命根子。

    这老两口肯定很喜欢这个大孙子,比喜欢徐念多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