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 第二十四章 徐胜利
    徐念长的弱小,抢不过小柱被打了一顿,哭了好久呢,最后还是奶奶又偷着给了他一块,他没敢让小柱看见,一个人躲在板棚子里吃完了。

    林彤心疼的摸了摸他的头,没爹没妈的孩子就是可怜。

    这孩子有爹,可那些年跟没爹也没啥区别。

    “这回咱们买的不给小柱吃,谁让他抢咱们小念的糖,是吧!”林彤一点也没有教坏孩子的自觉性,哄的徐念眼睛弯成了月牙。

    林彤的眼神落在点心那里,心想要是趁着快过年,做些点心卖,是不是能赚一笔呢!

    做点什么好呢?

    这年代家庭条件都不太好,不能太贵的,要便宜才会好卖,这可得好好想想。

    亏得前世她和妈妈都喜欢吃点心,各种各样的西点、中点都没少跟着妈妈学着做,要不然现在想赚钱都没有办法。

    徐振华回来的时候,后面跟着一个男人,没等徐振华给她介绍,那男人就带了些审视打量着她:“这就是徐婶新给你找的弟妹吧?”

    林彤当没听出他话里的不屑,这桩婚姻来的确实不光明,她笑着点头,大大方方的道:“你好,我叫林彤,很高兴认识你。”

    徐胜利听说好哥们被迫娶了一个农村媳妇,很是替他不平,以为是拿不出手的农村姑娘,这才不顾徐振华的反对,执意跟来看看,对方到底是啥样人,让老太太认准了她?

    可看对方这落落大方的样子,就是小镇上那些姑娘也不能比她表现的更好。

    不知道他没听出来自己语气里的不善,还是听出来了表现的不在意?

    如果是前者,说明这姑娘没有他想像中的那么有心机。如果是后果,说明这姑娘心机挺深沉啊!

    现在看来,应该是后者。

    不过这不卑不亢的态度,很难让人对她有什么恶感,如果不是听说了逼婚这事,他还真被她给骗过去了。

    其实他误会林彤了,林彤是看出来他话里有话,不过她认为这些都是针对原主的,她这个占了人家身体的,听些酸话小话也是应该的。

    这样一想,心里宽阔,林彤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可不就又让人家误会了嘛!

    徐胜利朝徐振华挑挑眉:这就是农村的小弟妹,不比……差嘛?呵呵,你好,我叫徐胜利,跟振华是一家子。我嘛,也很高兴认识弟妹。”

    徐振华轻咳了一声,转移话题,“我从胜利那先串了点布票,等我有了再还他。”

    林彤笑道:“那可太好了,多谢你了徐……大哥。我这样叫你没问题吧!”

    “没问题没问题,我比振华可大半岁呢!”徐胜利掏出布票,伸手搂着徐振华的肩膀,“走吧,买完了去我家,好几年没见了,今天咱们好好的喝一杯。”

    徐振华接过布票,随手递给林彤,伸手要抱徐念,却被徐胜利抢先抱过来,“小子,认不认得大爷啦?”

    徐振华微笑道:“小念,叫大爷。”

    徐念看看他看看爸爸,糯糯的叫了声“大爷”

    徐胜利笑呵呵的道:“这小子,我还是去年年前去你家里见过一次,怎么一年了也没见长大点呢!这个小劲的,孩子长的一点不像你,估计是像……”

    他说到这,突然停下了,看着正跟营业员那买布的林彤,凑近徐振华悄声道:“像他亲妈,长的娇小玲珑的。不过,你这回这个媳妇个子倒是不矮。”

    林彤觉得自己矮,却不知一米六的个头在这个年代这个地方真就不算矮。

    徐振华没吭声,他又胳膊肘拐了他一下,“怎么?不高兴了?我说你小子也太倒霉,怎么就被算计了呢?我还想把我媳妇的表妹介绍给你呢,这姑娘年纪大点,可长的漂亮又有工作,也是初婚……”

    看徐振华眉头皱了起来,耸耸肩,“算了算了,我不说了还不成吗,你啊,你就是没这个福气!”

    徐振华眼角直抽,这小子从小就这样,从来说话都戳人心肺,不中听的很。

    “闭嘴!”他低低的呵斥。

    徐胜利呵呵笑,“行行行,看看,我也没说啥你就恼了,我闭嘴我闭嘴。”

    徐振华脸色刚好看了些,他又在旁边嘀咕上了,“哎,你不准备把人带走啊?你都这么大岁数了,身边咋也得有个知冷知热的人啊,这两口子常年分居,也不是那么回事啊!”

    “先这样吧,以后看情况再说吧!”徐振华有自己的想法,他低声道:“我跟家里说,我现在是连长,不到随军的条件,正好我妈她,也不会同意随军的。”

    又低声警告他:“你小子把嘴给你闭严了,别给你说漏了,就是你媳妇那,你也别告诉,省得传出去让我妈他们知道了。”

    徐胜利同情的看着他,“你啊,就是心太软了,你们家老三还差点,老二那可是你们那村子里有名的懒货了……”

    徐振华沉默了一会才无奈的道:“毕竟是我妈,家里困难我也不能不管。”

    关系再好,这种事也不能多说,徐胜利点到为止,“不带走也行,反正也没啥感情,让她在家里伺候孩子吧!这孩子啊,身边咋也得有家长,你看你两个弟弟家长的啥样,再看看你家的,啧……”

    徐胜利和徐振华是中学同学,二人一起当兵,徐胜利各方面能力都挺强,唯一坏在这张嘴上,说话太直不好听,把领导得罪了,没有提上干退伍回家,分到了镇派出所当了一名警察。

    他和徐振华关系一直很好,这些年,也没少帮衬徐家。

    他很看不上徐家一大家子,都靠徐振华工资养活一事,可他们关系再好也是外人,徐振华自己愿意,他也不好多说啥。

    其实他也明白,这年代都这样,许多人在城里做工,工资不仅要养自己一家,还要寄回乡下养父母史兄弟。

    徐振华在部队里,名声是很重要的,要被传出不孝,这前途就毁了。

    “快过年了,你们家里也忙,我们中午就不过去了,你回去吧,以后有机会,咱们再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