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 第三十六章 感动
    老太太听了这话如五雷轰顶,没有老大的工资,将来分了家老二老三哪能分到多少钱?

    她急了,这个老大,咋这回这么油盐不进呢?她连劝带骂的都不好使了,以前他可不是这样的。

    “不行……”

    她刚说完这两个字,徐振华就打断她的话,语气淡淡的,却带着股说不出的置疑,“小念也大了,我连个自己的家都没有,我也得为自己考虑考虑,没听说有谁自家不管光去管弟弟们的。”

    这一刻,徐振华终于显示出了自己一个基层干部的权威,仅仅只是这样,徐母就愣住了不可思议的看着他:这还是她的儿子吗?

    徐母是个精明的,她其实是个好母亲,可以说为了这个家操碎了心。

    可她一心想让三个儿子一样生活的好,让有出息的老大把老二老三家都养起来,这种想法真的没问题吗?

    对于老二老三,她是个没得说的好母亲,可对于徐振华来说,她太残忍心,太偏心,让他伤透了心却无处诉说。

    对这个家充满了失望。

    “没,没说为不为你考虑呀,你寄的钱我都存着呢,将来给你们哥仨个分了……”老太太情急之下说漏了嘴,她有钱呢,没钱那是糊弄人的话。

    徐振华转身往外走,“就这么定了吧!老二老三,也该让他们自己嫌钱了。”

    老太太愣了半天,才转身朝抱着胳膊坐在炕头的老头骂道:“你看看,你看看,老大这是翅膀硬了,有主意了。你当爹的也不管管?”

    徐明喜睁开眼睛,叹了口气,“儿孙自有儿孙福!再说,老大说的也没错,老二老三都多大的人了,你让老大邮钱养他们这么多年就不错了,知足吧!别把老**的以后再不回这个家,到时候你哭都没地方!”

    “他敢!”老太太死鸭子嘴硬,“别忘了林彤和小念还在这。”

    徐明喜摇了摇头,他不爱说话可不代表他心里不明白事,“林彤嫁进来才几天,还是你逼他娶的,他能喜欢才怪了。小念嘛,”他犹豫了下道:“小念长这么大,老大才见他两次,能有多大感情?何况,当初小念他妈也是你逼着娶的……”

    徐明喜没说的是,要是老大真是绝情,这些都拿捏不住他。

    老太太急了,“那,那就不管了?他以后邮回来的工资减一半,那哪行?”

    徐明喜见老伴执迷不悟,摇摇头闭上眼不吭声了。

    徐母气的嘟呶,“三棍子砸不出个屁来!啥也指不上,当初我怎么就瞎了眼嫁给你了……”

    对于大儿子的转变,徐母也想过:是不是林彤怂恿的?

    可转念一想,林彤嫁过来才几天,她一个没啥见识的农村姑娘,不可能这么快就把老大的心给收拢过去。

    老太太想不明白,也只好承认,老大不想再养着两个弟弟。

    这种认知让她很是沮丧。

    可盖房子这事,她不准备听老大的,反正他也不在家,过个一年半载再说吧!

    她并不知道,徐振华是在为林彤随军做准备。

    他已经猜出老太太不可能盖房子,就是盖房子,也只会是给老二和老三的,老太太固执的认为,他有出息,不用她管。

    徐振华想到这里,接着道:“我提了盖房子的事,如果妈同意,你和小念就能单独住,这样你也方便一点,”他顿了一下,“我们也能有个家了。如果她不同意,我就想办法让你们去随军。”

    林彤很高兴,这是他真正认可自己的意思吗?

    “我想跟你去随军。”这话说出来她自己都觉得脸红,“有你的地方就是家。”

    徐振华听了心里一振,心里不知道为啥,有种情烈的情感,让他这个上过战场的男子汉,眼里有些湿润。

    从来没有人跟他说过这样的话。

    林彤看他脸红不自在的样子有些好笑,也就忘了自己心里的不自在,“我们一家人在一起不分开!”

    徐振华深吸一口气,转身就走。

    林彤眼里闪过一丝狡黠和爱恋,牵着小念跟在他身后。

    昨晚上旖旎的一幕浮现在她的脑海里,林彤吃吃的笑。

    原来,恋爱是这么美好的事情!

    林彤二哥叫林建国,性格沉闷老实,当初家里钱都被大嫂把持,他没钱娶媳妇,林彤妈着急了,托人说合了罗凤枝。

    罗凤枝是个寡妇,还带着个三岁的女儿,不过她婆家没人,娘家在当地也算大家族,二人结婚后林建国就住进了罗家。

    不过不算招赘,林建国虽然老实憨厚,但在这一点上十分坚持。

    罗家也不在乎,他们家有三个儿子,不缺传宗接代的男人。

    罗凤枝性格爽利,二人结婚后生了个儿子,如今也三岁了。

    林彤在娘家生活的不好,时刻要警惕着被大嫂卖给他的跛脚弟弟,罗凤枝看不过,就把林彤接到自家来住了几年。

    林彤对这个二嫂,又是感激又是亲近。

    林彤嫁进徐家这几天,林彤妈没回柳树村自家,就住在二儿家里。

    今天林彤回门,只要回二哥家就行。

    一家三口离二哥家还有十几米远,就看到二哥家门前跑着的几个小子,林彤脸一沉,她没想到,这个大哥脸皮这么厚,一家子都在这里。

    他怎么好意思带着全家跑来这里?

    “小姑回来了,小姑回来了!”几个淘小子看到她,一个跑回屋就通知大人,另外两个很伶俐的跑上前,仰着头问:“小姑,你嫁人了,给我们带啥好吃的了?”

    林彤不喜欢大哥大嫂,可对几个侄儿还不错,她嗔怪的摸了摸七岁的大侄的头:“臭小子,就知道吃!这是你姑父,还不叫人!”

    锁子脸蛋冻的通红,抬头看了一眼穿军装的男人,抬起胳膊用袖子使劲的擦了下鼻涕,傻笑道:“姑父,你是当兵的?吃公粮的?我妈说我以后也能当兵吃公粮。”

    林彤看的直恶心,拍了他后背一下,“赶紧进屋去擦擦,你看看你埋汰死了。”

    徐振华从小在农村长大,对这种现象早就见怪不怪,笑呵呵的道:“好啊,那你可得好好学习,学习不好部队可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