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 第六十五章 又得罪一个
    林彤嫁进来没多久,也知道,徐念的妈妈在这个家里,好像不曾存在似的,没有人去谈论。

    “闭嘴!”老爷子火了,低声喝斥道:“这么大岁数了,嘴上还有没有个把门的了?”

    老太太也知道自己差点说漏嘴,不吭声了。

    林彤听了一耳朵,正竖起耳朵准备往下听呢,就听老爷子发火了。

    这不是她第一回听老头发火,见老太太都哑火了,她撇撇嘴,想了想把这段也写上了。

    她才不承认她对徐念的亲妈有些好奇呢!

    她收了笔,也没看写的乱七八糟的内容,把信叠好准备第二天去镇上邮寄。

    林彤躺在被窝里,想到之前发生的事,不由的一阵阵后怕。

    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她干脆把头藏进被窝里,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场。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漆黑静寂的屋子里,响起老头悠悠的叹息声,“你看看,孩子刚进门,年纪还小,你就不能有点耐心,好好教教她?成天就知道数落,她这心里得多难过?看她哭的多伤心!”

    老太太很不服气,“我成天骂她她还不在乎呢,要是给她点好脸,还不知道咋得瑟呢!”

    “你看你,那张嘴,岁数越大越不饶人,”老头是真生气了,“你以前不这样啊!”

    老太太还觉得冤呢,“我要是像你似的,一天不吱个声,咱家早就被人欺负死了,你还能过上这好日子?做梦去吧!噢,现在嫌我厉害了,当初……”

    说到这,声音小了些,抬头往林彤那边瞅了瞅,低声说:“当初要不是我厉害,咱家还不知道现在能啥样呢?”

    徐明喜叹气,“当初是当初,现在是现在,我也没说你啥,我就是让你,以后别对儿媳妇那么苛刻。你听听,你刚才那说的啥?邮票贵?哎,那是你当婆婆应该说的话吗?”

    “她当儿媳妇的也不能那么说吧!还她有钱?”老太太气道:“你也别老抓着我的话不放,你也说说她,哪有儿媳妇跟老婆婆这么对着干的?”

    徐明喜瞪着她半天没说出话来,让老公公去说儿媳妇,她怎么想出来的呢?

    说不通干脆闭嘴,老头闭眼睛不搭理她了。

    老太太也觉得没趣,也不知道嘀嘀咕咕些什么,又往外瞅了一眼,“你说说老三两口子,这还玩疯了,这么晚都不回来。”

    说着碰了碰老头,有些担心的问:“你说,不会是路上出啥事了吧!”

    “能有啥事?”徐明喜把被往上一蒙,从被子里传出闷闷的声音,“老三心里不痛快,肯定这一家子住到镇上了。”

    “这得花多少钱啊?你说说这些败家的,一个个的不省心。”

    林彤一大早起来吃过早饭,就要带着徐念去镇上。

    从正月十四到十六,白天也是有秧歌的,晚上看不了,白天正好带孩子去看。

    老太太哼了声,“那信就让老二给你带去得了呗,还特意跑一趟镇上,你可真是闲的。”

    昨晚上林彤跟她顶嘴的那股火还没消呢!

    徐明喜却道:“反正也没啥事,孩子愿意去就去呗!你给她带点钱,中午领着小念也去下馆子,别饿着孩子。”

    老太太直翻白眼,却掏了五毛钱给她,“省着点花,别老祸祸钱,那钱不是大风刮来的。”

    林彤睡了一宿觉,心态已经恢复平静,“谢谢妈。”

    不拿是傻子,这些钱可都是她老公挣的,她也不客气,直接装兜里,把王桂华羡慕极了,看了眼老太太,小声的道:“大嫂,你把小红她们两个也带上呗!我这锁柱小,也捞不着出去,孩子们还没看过秧歌……”

    “哎呀这可不行。”林彤的直接让王桂华脸一黑,“我一个人带小念走这么远都费劲呢,我可带不了。”

    她不是不帮忙,她很喜欢这两个小女孩,比铁柱那几个淘小子稀罕人多了。

    可这么远的路,她几乎有一半的路程要抱着孩子,小红还好些,小梅年纪还小,根本走不了那么远。

    王桂华有些不高兴,“她们自己都能走,不用你抱,还都听话……”

    小红和小梅也期盼的看着她。

    林彤有些为难的道:“不是我不带她们,要是不远,我带着也没什么,可这来回就三四个小时的路,真的不行。下次吧,等来年锁柱大了,你就能带她们去了。”

    她好言好语的说。

    王桂华这些日子心气挺高,在家也不像过去那样没有存在感了,究其原因,就是男人现在是工人了,她觉得自家的地位都高了。

    林彤的解释她不满意,可老太太一眼瞪了过来,她低下头给孩子喂饭,虽然没再提,可林彤走的时候,她连抬头都没抬,就知道她生气了。

    林彤很无奈。

    她现在是理解了那些家里亲戚多的。

    事儿真的是特别多。

    说不准因为什么事就把人得罪了。

    她哄了这么多天的孩子,也没见人家对她有什么表示,一句不带就把人得罪了。

    算了算了,得罪就得罪吧,她连老太太都不怕,怕她干甚?

    其实林彤明白,这就是居家过日子,一大家子在一起,磕磕碰碰很正常。

    走之前她先出去转了一圈,特意去那垛破木头后头看了看,昨晚那个男人已经不见了。

    “怎么不冻死你个王八蛋呢!”林彤恨恨的骂了一句。

    昨晚上她和二哥没少踢那人,估计清醒过来也得半夜,这大冷天的在外面冻几个小时也够他受的。

    不过林彤一点都没解气。

    这种坏人,冻死一个少一个。

    她心里微微叹气,觉得自己不敢报警把那个人抓起来的举动简直窝囊极了。

    可是,理智回炉的她知道,人言可畏!

    有人就是被流言给逼死的。

    她承认,现在的她怂了,她不想去考验人心,不想考验自己的承受能力。

    所以,她才会这么愤怒,才会在信里愤怒的发泄。

    要不然,她会疯的。

    林彤回家去接了孩子直奔镇上。

    先去邮政所买了邮票和信封,把信投邮筒里,这才带徐念去供销社。

    这里是镇中心,秧歌队肯定会在这条街上扭,白天人不多,不一会就听到唢呐声响起。

    徐念急了,拉着她就往外走,“妈妈快点,我听到喇叭声了。”

    这一天,徐念玩的很高兴,跟着人家秧歌队屁股后头,人家扭到哪,他就拉着林彤跟到哪。

    这样看热闹的人也有不少,大多数都是半大孩子,或是家长带着孩子的。

    林彤跟着瞧热闹,不知不觉心情好了很多。

    到了中午,秧歌散了,徐念冻的小脸红扑扑的,兴奋的拉着她叽叽喳喳个不停。

    林彤带他去吃了肉包子,徐念吃的小嘴流油,嚷嚷着道:“妈妈真好吃,以后咱们还来看秧歌吃包子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