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无下限
    看热闹的人很多,里三圈外三圈的越围越多。

    林彤听到里面有个老太太尖锐的声音在叫骂。

    还有张玉枝的大嗓门在喊叫。

    乱哄哄的也听不清到底是在说些什么?

    林彤好奇的问刚从里面挤出来的一大哥,“里面发生什么事了?好像是打架了吧!”

    那大哥笑的有些幸灾乐祸的,“卖点心的,老太太可能是贪便宜,买了好几斤,结果还没等到家,就拿出来吃,结果,把牙崩掉了,回头来找来了。”

    林彤听了很是无语。

    能把人牙都咯掉了,你说这点心得多硬吧!

    这些人是不是就没放油啊?

    其实吧,点心是硬了点,可也没那么夸张,老太太岁数大了,牙口本来就不好,她以为这个和以前吃过的那个酥的直掉渣的点心是一样的,没防备,这一咬正好咯到一颗活动的牙上。

    结果,悲剧了!

    老太太的儿子当着点小官,要不然怎么会有人给她送点心呢!

    她可没吃过这么大的亏,掉了牙生气,再加上心疼买点心的钱,这不,一怒之下转身就回来找张玉枝算帐来了。

    张玉枝可不觉得她的点心不好。

    你牙掉了是你岁数大了,你说你这么大岁数的老太太,吃东西这么着急干吗?

    再说,上来就又吵又骂的,本来要买点心的两个人一听也不买了,张玉枝心想你这不是故意来捣乱的吗?

    一个嚷着要退钱,赔她的镶牙钱。

    一个说这点心这么好吃,她就是故意捣乱,钱肯定不能退,给她出镶牙钱?我的牙还掉了一颗没镶呢!你咋竟想这美事呢!

    一个不让一个就吵起来了。

    还好一个自持干部母亲的身份,一个觉得自己是军属得有觉悟,没有动手,只是吵吵。

    林彤听了这大哥的一通白话,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吵了半天也没见吵出什么花来,有管理市场的人过来轰人,这看热闹的就渐渐的退去。

    管理市场的估计是认识老太太,态度咄咄逼人的教训着张玉枝,还要把她的点心都没收。

    张玉枝急了,这些不是她一个人的,要没收了她没法交代啊!

    情急之下,眼睛也尖,一眼看到林彤,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也没过脑子,指着她大叫:“就是她教我做的点心,你嫌不好吃找她去!”

    老太太是个不吃亏的性子。

    可她吧,真不是那么不讲理。

    张玉枝被逼急了说出这事来,旁边看热闹的也好,管理市场的也罢,就连老太太都乐了。

    林彤都没想到,这战火怎么就能烧到她身上来?

    这人要是无耻起来,真是没有下限。

    张玉枝其实在大家伙笑的时候,就意识到自己的指控蛮不讲理了。

    她脸色顿时臊的通红,嚅嗫着解释道:“我不是,不是那个意思,我就是一着急……”

    一着急错误就都是别人的。

    林彤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的叹了口气。

    罗巧真买了菜回来,扬了扬下巴,“你认识?怎么像狗似的,见人就咬啊!”

    知识分子其实也会骂人。

    林彤苦笑,“不认识,走吧!”

    老太太大声朝林彤喊道:“姑娘,你教的她?”

    林彤回头。

    咋的,你还想找我算帐啊!

    老太太接着乐:“我说姑娘啊,你这眼神可真不咋的,还不如我这老太太,这样的人啊,可不能交,不能交啊!”

    张玉枝臊的恨不得地上有条缝钻进去。

    林彤淡淡的点头,“受教了,多谢大娘,我记下了。”

    路上罗巧真安慰她:“你别理她,这样的人不值当的。”

    林彤叹气,“我没生气。就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人心真是难测啊!”

    怪不得以前老妈常说,她就不适合那些勾心斗角的单位。

    老妈一心想给她找个机关事业单位,这里虽然也一样有着尔虞我诈,但林彤家里不缺钱,不缺当地的势力,也不想往上爬当什么领导,只是想给小姑娘找个稳当的工作。

    主要是怕她在外面人生地不熟的受欺负。

    “这世上还是好人多,你别这么多愁善感的,大部分人虽然都有自己的小心思,可大多数还是很善良的。”罗巧真的话让她打起了精神。

    “你说的对!”林彤不想再说这件事,都是军嫂,说起来没什么可光荣的。

    她转移了话题,“你们当老师的真好,一年两个假期,还照常开工资,还受人尊敬!”

    罗巧真笑道:“是啊,当初我还不想当老师呢,我爸非得让我干这个,我还闹了一阵情绪呢!不过,成天跟孩子们在一起,我现在觉得非常好,每当有我教过的学生考入上一年级甚至初中,我都有种成就感。”

    她说着叹了口气,语气有些沉重,“就是很多家长不重视孩子上学,特别是女孩子,辍学的非常多,回家帮着家里干几年活,很多都是十六七岁就嫁人了。”

    “每当有孩子辍学我却无能为力的时候,心情就特别的不好!也不知道这种情况什么时候才能得到改善。”她喃喃低语。

    这个话题有些沉重。

    林彤劝她:“会好的,以后大家就都会知道,读书可以改变命运!”

    罗巧真一拍巴掌,“这话说的真好!我怎么就说不出这么有哲理的话来!”

    语气颇多羡慕颇多遗憾。

    林彤听着汗颜不已,这可不是她说的,知识改变命运,这话在她那年代,小学生都知道。

    罗巧真对林彤更加感兴趣了,心里庆幸和她成为了朋友,兴致勃勃的问道:“上次我看你买了很多书,就知道你喜欢看书。我家里有不少书,你看看有没有喜欢的,正好拿回去看。”

    “你都喜欢什么类型的书?我那要是没有,我爸那里的书也不少,一会我领你去看。”

    热情的林彤都招架不住。

    罗巧真住在一栋筒子楼里。

    这是政府给职工分的福利房。

    这年代谁家要能住进楼房,那简直是祖坟冒青烟了,走路都能扬着头。

    只有林彤对这种房子不感冒。

    公共厨房,公用卫生间,做个饭拉个屎别人都一清二楚,一点私人空间都没有,哪有平房住的舒服。

    罗巧真指着楼房旁边的一溜平房大院道:“我娘家就住这个院子,一会我领你去看书。”

    罗巧真的爱人正在做饭,这是个戴着眼镜,看着文质彬彬的男人。

    说话也温和有礼,朝林彤微笑着点头,让她们进屋去坐,还给徐念抓了一把糖。

    屋子里坐着两个年轻的女人,罗巧真一拍脑袋,“对了,忘了跟你说了,这两个都是我的好朋友,正好你也认识一下。”

    林彤没想到她家里还有别的客人,笑眯眯的点头,“你们好,我叫林彤,很高兴认识你们。”

    其实罗巧真没想请这二位,只是昨天碰到了,二人想邀她出去玩,被她拒绝了,说是今天要请朋友来家吃饭。

    二人和罗巧真关系不错,一听就非要来凑热闹。

    罗巧真不好拒绝,就答应了。

    这二人一个叫林玉玲,和她一个姓。

    一个人叫李雅丽,不知道林彤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李雅丽总是盯着她看。

    她疑惑的看过去,李雅丽朝她大大方方的笑,“你不认识我,不过我知道你。你是徐副营长的爱人。”

    林彤挑挑眉,“你认识他?”

    “认识。当初,还是我……”说到这,她突然住了嘴,往外面瞅了一眼,笑道:“我们认识好几年了,我真没想到,他会娶了这么年轻漂亮的一个妻子。真是好福气!”

    林彤失笑,“你过奖了,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好。”

    这屋子里几个女人,她怕是长的最平凡的那个。

    李雅丽人如其名,很娴雅文静的女生。

    林玉玲很活泼,比林彤还要矮一些,很有些娇小可爱的感觉。

    关键是,林彤这几个月又做吃的又写作,很少出来,衣服没做几件,自觉自己看起来土气的很。

    她心里微微有些气馁,怪不得人家说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

    看来自己是得打扮打扮了。

    其实这不怪林彤,她衣服不多,也不敢做的太出格,又不喜欢烫发,这年代也没有人批着头发,她就像前世那样梳一个马尾完事。

    这打扮实在是太普通了,甚至有些另类。

    大多数人还是扎着两条麻花辫,极少数的很时髦的会烫发。

    扎马尾的,林彤除了自己,最起码在这县城里,真没看到过别人这样扎头发。

    几年以后,她看到电视上上演的港剧《射雕英雄传》时,才后知后觉的明白,这头发是男生扎着啊!

    不过电视剧后,很多女孩开始这么扎头发,马尾才真正被大多数女生所接受。

    当然,城市里还是有这样梳头的,县城嘛,总是落后一些。

    这都是后话了。

    林玉玲在铁路中学上班,李雅丽也在小学校当老师,二人和罗巧真都是师范学校的同学。

    都是女生,说起话来也没什么顾忌,一时间大家相处的挺融洽的。

    “可以吃饭了。”罗巧真的爱人姓藏,大家都叫他小藏。

    他端着一大碗炖牛肉放到桌子上,林彤几人忙站起来要去帮他端菜。

    一共六个菜,炖牛肉,手把羊肉,猪肉炒黄豆芽,拌黄瓜,炒油菜和炒花生米。

    真的很丰盛的待客的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