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其木格(第三更,求订阅!)
    大婶一点没给他留面子,呛道:““都多久了还说快了?你们不知道林彤这一天天的心理压力有多大啊!这事要是放在你们媳妇身上你们试试?早崩溃了!还能等到你们说快了!”

    嘎鲁和巴图对视一眼,被说的这个尴尬啊!

    可又没法辩解,心里直想大声呐喊:我们也没办法啊,前面战事不结束,这边的特务没抓着,这事就得拖下去!

    林彤忙给二人解围:“大婶啊,你回来我大哥大姐还不知道呢,把他们叫回来,晚上咱们一起吃个饭呗!让嘎鲁和巴图他们两家也过来。”

    嘎鲁忙道:“我们单位还有事,等下次吧!”

    巴图也呵呵道:“下次,下次!”说着二人就溜了,生怕大婶逮着再把二人训一顿。

    大叔摇头,“你啊,说那些干啥?孩子们也都尽力了。”

    大婶笑道:“不说这些他们还不着急,我就是让他们着急当回事办。”

    林彤道:“估计他们也难,大婶,我去大姐单位通知他们,顺便买点肉回来。”

    大婶道:“自打你搬过来,这每天肉都不断,看我这腰围都吃胖了一大圈。”

    大叔不给她留面子,“你那本来也没个腰,跟个水桶似的。”

    大婶一边笑一边道:“我年轻时也很漂亮有腰身的好不好?”

    大家哈哈乐,徐念也跟着傻笑。

    晚上一家人在一起说说笑笑,林彤尽量收敛了自己的情绪,怕惹大家都不高兴,也跟着说说笑笑。

    其木格冲林彤使了个眼色,林彤跟着她去了外面,“大嫂,你找我有事?”

    其木格笑道:“没事就不能找你?”

    林彤心里苦笑,她知道其木格的意思,主动问道:“嫂子你别急,我这些日子实在太忙了,再说大叔大婶还没回来,我还没来得及说呢!”

    其木格不好意思的道:“我不是问我那事,我是想说,林彤,我姨家表姐,在省城食品公司工作,上回她来,我给她拿的点心她挺喜欢吃的,听说是大姐做的,就想问问大姐能不能教给她。”

    她顿了下道:“我想,既然大姐也是你教的,不如直接问你得了?”她说完又补了一句:“她不白学,给学费的,反正她不了以后也是食品公司受益。我想着,也是集体的事,就问问你吧!再说,她在省城和大姨在县城了不冲突。”

    林彤都不知道该如何说了,这位大嫂,想的也太美好了吧!

    “大嫂,这事以后再说吧,我现在也没想好往不往外教,毕竟这手艺说不准以后什么时候能用上,钱不钱的倒是次要的。”她想了想道:“而且,绿豆糕人家肯定不稀罕,就是些酥皮点心,这也不难,会做的人一看就明白。”

    其木格好像不在意的道:“那行,那我告诉她一声。”

    林彤歉意的道:“对不起啊大嫂。”

    “没事,我也就是帮忙问一问。”其木格笑道:“不成就拉倒。她其实也不是那么在意。”

    二人一前一后进了屋。

    格根塔娜撇了撇嘴。

    大叔突然问林彤:“下午我怎么好像听到嘎鲁说了一句什么徐振华受伤了的话?”

    林彤叹叹气,“是啊,挺长时间的事了,说是现在没有危险了,可是不让探视,也不知道现在人在哪?真让人着急。”

    其木格劝道:“没有危险就是好消息,你也别太着急。”

    林彤点点头。

    徐念瞪大了眼睛,扯了扯林彤的衣服,林彤心里一紧,刚才说话没有背着孩子,他听到父亲受伤肯定会伤心的。

    果然,他乖乖的坐着不说话,大眼睛忽闪忽闪的,里面都是泪水。

    “妈妈,爸爸受伤了吗?你怎么不告诉小念呢?”

    屋子里静了下来。

    大叔抱起他道:“你爸爸已经没事了,不信你问妈妈?”

    他看向妈妈,林彤朝他点头,“是啊,爸爸没事了,很快就会回来看我们小念。”

    小念点点头,委屈的道:“还看妈妈。”

    他突然间说道:“妈妈,我想爷爷奶奶了,咱们回家吧!”

    林彤以为他说是大叔大婶。

    “爷爷奶奶不都回来了嘛。”

    徐念摇摇头,“我说的是小念的爷爷奶奶。”

    林彤有些诧异,人家说有奶就是娘,这话虽然有些绝对,可小念很少叨叨爷爷奶奶。

    “妈妈,你不高兴吗?你在家里的时候总是很高兴的。咱们回家吧,小念不想妈妈不高兴!”徐念虽然是小孩,可感觉却很敏锐。

    他的话让林彤愣住了。

    她不高兴吗?

    不,来到这里随军,有了自己的家她是非常高兴的。

    可接二连三的事,让她心情颇为沉重的同时,也没有了刚来时的兴奋与激动。

    甚至于,在内心深处,对徐振华也是颇多怨念的。

    妻子最需要他的时候,他不在身边。

    妻子受到欺辱的时候,他不能保护。

    怪道人家都说,当军嫂不容易。

    不过,徐念这样说,她除了暖心就是暖心。

    “妈妈没不高兴。有些事,呃,”林想不知道怎么跟这么小的孩子说,“人在长大的过程中,不会一帆风顺,总是会有这样那样不顺利的事,就像我们爬山,爬到半山上上不去了,有人退回来了,有人为了看更美的风景,努力克服困难爬到山顶。”

    “妈妈现在就遇到了困难,可妈妈想爬上山顶,看那最美丽的风景。所以,这暂时的困难真的不算什么!”

    她说着这些话,也是在告诉自己,这不过是成长过程中的一个风景,小小的挫折都算不上。

    徐念牢牢记住妈妈的话。

    反正妈妈说的都是对的。

    大叔摸着徐念的头,感叹道:“你妈妈说的真好,不愧是当老师的。小念你可要记牢了,以后遇到困难不要躲,不要后退,要像妈妈一样勇敢的攀过去。”

    徐念重重的点点头。

    他仰着头,很认真的道:“妈妈,我和你一起爬山,一起看最美丽的风景!”

    这是世界上最动听的来自儿子的让人感动的话语。

    林彤笑眯眯的亲了他的额角一下,“好,咱们母子一起去看最美丽的风景!”

    徐念笑眯眯的点头,“还有爸爸,带上爸爸一起去。”

    林彤默了一下,才笑道:“好,也带上爸爸!”

    时间不早了,其木格招呼儿子爱人回家,“明天还得上学。”

    格根塔娜笑道:“你们先走吧,反正咱们也不一个道,我们再呆会儿。”

    其木格临走时看了林彤一眼。

    大婶送走儿子一家,不高兴的瞪着女儿:“你又出什么坏主意?可别拉林彤下水。”

    “我哪有什么坏主意!”她不在意的道:“你应该问问你儿媳妇,这些日子给林彤出了多少难题吧!”

    大叔大婶看向林彤,“刚才其木格找你干什么?”

    也不是不能说的事。

    林彤就说了,“教她表姐的事我没答应。帮她想办法的事,我倒是有了点主意,等我好好想想,回来再跟你们商量。”

    大叔板着脸不说知。

    大婶不高兴的道:“这个其木格,当初要教她不肯学,现在看别人挣钱了又眼红。”

    林彤劝道:“大嫂也是为了孩子,再说,她也说了不跟大姨争生意,已经很不错了。”

    大婶握着她的手感慨道:“也就是你这孩子大度,不和她计较。等巴尔图回来,我得好好得他说道说道。”

    林彤忙道:“大婶你可别的,你这样,好像我在中间瞎说了什么似的。真不至于的,我想的点子给谁不是给啊?我娘家婆家那边,在老家也都在做小买卖,只要不嫌丢人,愿意干还不是好事啊!”

    大婶点头,“这倒是实话。”

    不过家里人对其木格做生意是不看好的。

    她爱面子,能拉下脸来做小生意?

    想想她的为人,大家都摇头。

    能不能做,这不是林彤考虑的事。

    她带着徐念上了火车,短途火车从来都是人很多,徐念爱凑热闹,高兴的蹦来跳去,在人堆里钻来挤去的。

    时隔半年再次坐上火车,他心情很好,那些不开心的事早就睡一觉忘到脑后了。

    “妈妈,等爸爸回来,咱们三个一起坐火车。”

    林彤默了一下才道:“好啊!”

    “咱们一起坐火车去首都。”徐念美滋滋的补了一句:“骑大马!”

    旁边的男人“扑哧”笑了,伸手拿了块糖给徐念,“小朋友,去首都可不能骑大马,想骑大马只能在咱们草原上。首都啊,都是坐小汽车的。”

    徐念摇了摇头,小手背到后面,“谢谢叔叔,我妈妈说,不可以吃陌生人给的糖。”

    男人愣了一下哈哈大笑起来,“你妈妈说的非常对。”

    徐念听到他夸自己,美的跟人家显摆上了,“我爷爷奶奶昨天刚从首都回来,他们坐小汽车,不去**了,以后我也要去看**。”

    语气自豪骄傲,男人有些意外的道:“好啊,那你可得好好努力学习。”

    徐念得意的道:“我学习好着呢,我将来可是要考首都大学的。”

    男人失笑,拍了他肩膀一下,“这小子,挺有志气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