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 第一百七十三章 离开
    过完年就要走了,林彤心里对这里有很多不舍,也有很多事要处理。

    她写了一些记忆里做各种点心的方子,又把自己记得的煮肉方子写了下来,趁着大婶的儿子和女儿回来的时候交给了她们。

    “嫂子要是想做生意,煮些肉啊,鸡啊,猪蹄、鸡翅之类的卖其实也挺好,那上面我都写好了,除了肉类,可以煮些素食,像土豆片,蘑菇,海带,干豆腐之类的都可以。”

    林彤给她讲的很详细,什么料放多少,怎么煮,煮多久,“……这边牛羊肉吃的多,做法和这个完全不同,酱肉肯定会受欢迎。”

    她顿了顿道:“不过,嫂子刚开始最好就煮一样两样,过几年,生活水平好了,再增加数量。”

    她看向格根塔娜,“我不太建议大姐和嫂子现在就想做大的想法,我觉得要是想办厂,我建议还是要过三四年以后再说,而且,质量和卫生一定要把好关,这样生意才能做的持久。”

    “这些都没什么技术含量,很容易被人仿了,要不早点挣钱,怕是将来没有咱们挣钱的机会。”其木格对她的想法不以为然,她觉得就该趁现在没有人干大干一场。

    林彤把自己的想法都告诉了她们,别的也管不了那么多。

    她沉默着没说话,私下里跟大婶说了这件事。

    “其木格就是眼高手低,不听就算了,你也别往心里去,她是成年人了,有自己的想法,就是我们当长辈的也不能过多干涉。”大婶倒是想的开,“反正他家也没什么能让她折腾的,大不了赔点钱。”

    而且有饭店给他们兜着,倒是不愁卖不出去。

    年前,他们一家去罗巧真家做客。

    罗巧真的肚子已经挺大了,本来林彤是不想来麻烦的,可架不住她的热情。

    罗巧真还请了几个学校的同事。

    林彤一顿饭吃下来,后背都是一层细密的汗珠,只能说她的身体太虚弱了。

    因此,再有人来请,她就一一拒绝了。

    过年的时候,徐振华征得大叔夫妻的同意,把王强接了过来,在一起过了一个团圆年。

    大叔很喜欢王强,觉得这孩子仁义,就和大婶商量着把他接到自家,却被王强拒绝了。

    他不想麻烦任何人。

    大叔失望之余,却对他更加欣赏了,没事的时候就会和大婶过去看看,有大叔大婶的照拂,王强的日子倒也不太难过。

    初六那天,林彤就开始收拾行李。

    带不走的,干脆就扔给大婶,徐振华也借了车回家把几个简单的家俱搬来了,家里的钥匙交还到了团部。

    大婶给她收拾着干菜,林彤看着那一个小包一个小包的,想到当初来的时候扛的大麻袋,“大婶,这些都不带了,缺什么到那边现买吧!”

    “那多浪费钱啊,再说了,这些东西你有钱买不到啊,首都也过冬天,现在去了,菜都没下来,你们吃什么啊?”大婶不听她的,到底装了一个麻袋的各种干菜。

    徐振华回来看见,哭笑不得的把干菜拿出来,“大婶,太多了,你们留着吃吧,拎着怪重的,还吃不了多少。这样吧,我拿一点木耳,一点蘑菇,再少拿点干豆角就够了。”

    他重新把行李装了装,两个大行李包,加上一个大三角兜,里面装的是盘子碗筷那些生活用品。

    能拿的他还是要拿上的,要不然那八百块钱不够用。而且,有些东西你有钱买不到。

    离开那天,熟悉的都来给他们送行。

    看着车下的大叔大婶,格根塔娜一家,巴特尔大哥,王强,还有罗巧真夫妻,林彤的眼圈红了,“大家回去吧,我会给你们大家写信的。”

    徐念呜呜呜的趴在大婶的身上哭道:“爷爷奶奶,我会想你们的。”

    列车员喊道:“赶紧上车了,要关车门了。”

    车上车下乱糟糟的,到处是送站离别的声音。

    徐念被爸爸抱上车,还在朝着外面拼命摆手,“哥哥,要给我写信吧!”

    林彤看着窗外的这些人越来越小,眼泪还是流了下来,她摆着手,喃喃自语:“再见了,大叔;再见了,大婶……”

    徐振华放好行李,年刚过完,很多人都是过完年回家上班,火车上有些拥挤。

    还好这回他买的是卧铺票。他护着林彤和小念过去铺位那坐好,拿了缸子准备去打热水。

    徐念高兴的喊道:“爸爸妈妈,这儿还有个铺,能睡觉,比座位好多了。”

    对面一个大叔笑着逗他,“你敢睡吗?晚上不怕掉到地上?”

    徐念歪着脑袋笑:“我才不怕呢!这铺这么矮,掉到地上又摔不坏也不会疼。”

    那大叔指了指上铺,“你的铺是这个,这个可不矮了吧!”

    徐念仰着头瞅了半天,才往林彤身边一坐,趴在她腿上,晃荡着双腿道:“我和妈妈睡下面,爸爸睡上面。”

    大叔愣了一下哈哈笑起来,“这小子倒是聪明。”

    徐念咧咧嘴,笑的很开心,终于要到首都去了,他都盼了好几个月了。

    “妈妈,等到了首都,你带我去吃烤鸭,涮羊肉,水爆肚,炒肝,油茶面……”他掰着小手指一个个的数,吸了下口水,叫道:“哎呀不行了,馋的我口水都要流下来了,妈妈,我好想吃啊!”

    林彤拍着他的小屁股,嗔道:“都七岁了,就知道吃,真是小馋猫一个。”

    “妈妈,妈妈,你就带我去吧!好不好啊!”他像个扭股麻花似的缠在林彤身上。

    “行行,想吃什么咱们就去。不过,你再嚷嚷可就让你爸听见了,他要骂你我可管不了。”林彤吓唬道。

    徐念一听忙站起来,就看到爸爸黑着脸端着热水回来了,“老远就听到你的声音,要去哪啊?你今天的功课做了没有?”

    徐念小嘴一撅,“坐火车没法练啊!”

    徐振华刚要说怎么不能练,火车咣哧一下,徐念差点没站稳,他忙一胳膊把人捞起来。

    林彤笑着说:“这几天就算了吧,你没事带他走一走,就当运动了。”

    媳妇发了话,徐振华当然得听。

    捏着傻笑的儿子的小鼻子道:“行了,你妈替你说话了,这几天坐火车就免了,不过,”没等徐念高兴的叫出来,他冷着脸道:“等到地方可不准再偷懒,否则我把你腿打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