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 第一百八十二章 燎锅底(第三更求订阅!)
    中午大妈煮挂面,招呼林彤她们一块吃。

    林彤本想拒绝的,可一想大家在一起住着,大不了下回请回来就是了,就道了谢,拉着常玉兰坐下吃饭。

    徐念吃饱了,脱了鞋跑到大床上翻滚,把这床当成他的新玩具了。

    林彤帮着大妈把洗碗了,这才回到自己的小屋。

    以后这一年里,这就是自己的家了。

    她招呼常玉兰上床躺一会,因为她累了。

    常玉兰哪好意思啊,摆摆手道:“我不累,你累了就躺着,不用管我,在家我一干一天也捞不着休息,早习惯了。”

    客人不躺,林彤哪好意思躺着啊,她随手给徐念盖上被,就倚在床上,和她唠嗑。

    她不解的问常玉兰为什么不随军离开婆家?

    常玉兰苦笑:“我倒是想啊,可婆婆身体不好,我要走了,家里的活谁干啊?”

    不是生活在县城吗?

    又不像农村那么多活,至于把儿媳妇留下专门干活吗?

    林彤有些不以为意。

    不过这是别人的家务事,她也不好多说。

    常玉兰就问她:“刚才我听说要你家徐营长买那老些家俱,你买了往哪儿放啊?这不有用的吗?”

    林彤笑道:“我一听说是以前留下的老物件心里就喜欢。这东西可遇不可求,现在不买,以后想买也没机会了。”

    她说的是事实。

    她没说的是,现在比两年前翻了好几倍,等过些年,那可都是钱啊!

    林彤一个现代人,不玩古董,对古典家俱也没太大的喜爱,相比这下她更喜欢简约风格的家俱。

    可不喜欢不代表不买啊,要知道那可都是钱啊!

    她是傻了才不买回来,那东西买了就是为了收藏啊!

    常玉兰不懂这些,“还是你们文化人懂的多。”

    林彤汗颜。

    不是她懂的多,而是她看的书多,你让她自己去买,她可完全不认识。

    下午,徐振华他们回来了。

    一张八仙桌,四把椅子,还有一套八扇的屏风,两口大箱子,一个五斗橱。

    八百块钱被徐振华花了个溜干净。

    林彤看的眼里直冒金星,哈哈,发大财了,这些不是家俱,不是古董,全都是钱!

    常玉兰看的直咋舌,八百块钱就买了这么几样东西?要搁她老家那可能盖两栋大房子。

    真败家!

    房东大妈和大爷过来看了看,大妈是个识货的,围着转了一圈连说了几个“好”字。

    徐振华见媳妇满意,一直悬在半空的心这才落了地。

    八百块钱啊,他攒了十几年才攒了这么些钱,一下午全进去了。

    要是媳妇不满意,他真该拿条绳子把自己吊死。

    太特么心疼了。

    不行,我要挣钱,挣钱,挣钱!

    林彤高兴,拿了钱让徐振华去买菜,“晚上请嫂子和房东大妈他们一起吃顿饭,燎锅底!”

    徐振华苦笑,“买菜不急,这旁边不远就有菜市场。咱们是不是得先找地方把这些放起来吧!”

    除了床,借大妈的家俱又还了回去。

    这年月谁家用屏风啊,还得问大妈借地方放屏风。

    五斗橱和大箱子都留下了,代替大衣柜。

    又折腾了一遍,徐振华赶紧去买菜。

    他动作也快,不大一会买了一只鸡,一条鱼,粉条和白菜,还有一块猪肉。

    都是个不远处的那个农贸市场上买的,他没有票证,去副食商店也买不到。

    回去之后杀鸡拔毛,贺军主动搭把手,不过一看就是他在家啥也不干的,除了递个热水,他什么都不会做。

    倒是常玉兰很快把鱼收拾出来。

    林彤只是切了点猪肉,就被徐振华把菜刀抢了下来,“你进屋和嫂子去说话,我来做。”

    贺军在后面看的暗暗称奇,没想到这位徐营长竟然这么心疼媳妇。

    林彤怕他被人家笑话,低声道:“我帮你一起做。”

    徐振华低声道:“不用,我一个人行,你快进屋歇着吧,晚上累大劲了又该睡不好觉了。”

    林彤低声答应了,拉着常玉兰进屋,常玉兰不解的问:“你家徐营长还会做饭?可真行!”

    她家男人对她很好,她不能生都没嫌弃她,可要说帮着做家务,她记忆里从来没有过。

    她往外瞅了一眼,徐振华已经麻利的剁了鸡,上锅炒了,正在下调料。

    心里有些不以为意,一个大男人,在外面够忙的了,回家还要伺候媳妇,这当媳妇的心安理得的享受这一切,她不觉得有什么好。

    要是她,她可做不出在屋子里啥也不干等着老爷们做好饭的事。

    徐振华炖上鸡,上面放上帘子蒸上米饭,准备做鱼。

    常玉兰问林彤:“咱们不出去,让个老爷们做饭,好吗?”

    林彤一抬头正好看到她的不以为意,笑笑道:“我身体不好,他怕我累着,一般不让我动手。”

    该解释的都解释了,她要还是觉得自己该出去伺候他们,那她也没什么好说的。

    常玉兰有些感慨的道:“你家男人对你可真好!”

    没等林彤说话,她又笑着道:“不过我家老贺对我也没得说,他爸他妈那么让他跟我离婚,他都没同意,我心里特满足能嫁给他。”

    林彤不知道该说啥,她见多了女人把自己摆在家庭中最卑微的位置。

    常玉兰也是一样。

    徐振华的厨艺那几个月练出来了,小鸡炖蘑菇,炖鲤鱼,白菜粉丝凉菜,大妈拿了几个土豆过来,又炒了一个酸辣土豆丝。

    猪肉切成丝,炒了个简单版的鱼香肉丝。还有一个红烧蹄髈罐头,凑了六个菜。

    做饭的时候,大妈去幼儿园接了孙女小琳,这孩子才五岁,小嘴可会说了,跟着徐念屁股后头叫着“哥哥哥哥”,没一会二人就熟悉了,玩到一块。

    徐振华做好饭,大妈的儿媳妇还没回来,“不用等她,她她今天值班,回来的晚。”

    林彤想了想,“那单给她舀出来一些菜吧!”

    一样给她单独装了一些,让大妈端回去,免得给人家吃剩菜。

    可能是因为大爷的儿子也是军人,这些人坐在一起,倒是没有陌生感,说说笑笑一顿饭过去了。

    贺军临走时还跟徐振华约了去报道的时间。

    二人走之后,大妈也带着孙女回去睡觉了,大爷年纪大了,嫌闹腾,早回去睡了。

    徐振华撵林彤进屋,“我收拾就行,你快去睡觉吧!”

    林彤低声道:“辛苦你了。”

    徐振华看了她一眼,“说什么辛苦不辛苦,咱们是一家人嘛!”

    林彤笑笑,“那我不客气了,先回房了。”

    晚上睡觉还是个问题。

    徐念喜欢靠着墙的地方,双腿往墙上一搭好玩的很。

    林彤跟他商量让他睡中间,他把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

    爸爸可偷摸跟他说过了,不让他睡中间,要是他不听话,爸爸肯定会找机会收拾他。

    林彤虎着脸吓唬他:“你要不睡中间,就让你爸睡中间,我睡外面不挨着你。”

    徐念嘟着小嘴有些犯难,爸爸妈妈好烦啊!

    林彤没等到徐振华进来,她累的已经睡着了。

    徐振华收拾好厨房,洗了手进来一看,这娘俩横七竖八的躺着,摇着头先把儿子抱到一边,然后是媳妇。

    她的身体这么轻这么软,他抱在怀里都觉得心疼。

    这两个月养的那点肉,都在路上消磨掉了。

    躺在最外侧,搂着香香美美的媳妇,徐振华觉得,这一天的辛苦没白费。

    当然,要是不去想那八百块钱的家俱,他心里会更美。

    唉,也不知道这啥木头值这么多钱?

    徐振华带着疑惑也进入了梦乡。

    往招待所去的路上,常玉兰跟自家男人说了看中医的事。

    小姑子看着她,生怕她多花钱,头天她干脆没提这事。

    今天就他们两个人,她就怀着忐忑的心思提了提,没想到贺军竟然也赞同,“反正来一次,就看看吧!就不准就能治好呢!”

    常玉兰有些纠结,既寄希望于中医,又怕白花钱看不好病。“咱上哪找有名的中医啊?”

    “别急,离我报道还有几天,咱们打听打听。”贺军道:“早知道问问徐营长家的房东好了,他们毕竟是当地人,说不准认识名医啥的。”

    常玉兰道:“我想问了,可想想没好意思,这也不是啥露脸的事。”

    贺军握住她的手,转瞬就松开了,“没事,明天我去问。”

    他心里想着今天徐营长对他爱人的态度,有些看不过眼,又有些羡慕。

    徐营长真能拉下面子,让他这么伺候媳妇,他可做不来。

    林彤晚上是被热醒的。

    男人有力的臂膀搂着她的胳膊,她整个人窝在他的怀里,热的透不过气来。

    林彤费力的睁开沉重的眼皮,往外推了推男人,一翻身找儿子去了。

    徐振华被她推醒,问道:“不舒服?要不要喝水?”

    林彤闭着眼睛哼哼了两声,徐振华见她不说话,再看过去,发现她已经又睡着了。

    “真跟小猪似的。”徐振华又把人翻过来,搂在怀里,嘴里嘟呶着:“你还想往哪儿跑!”

    心满意足的也进入了梦乡。

    林彤醒来时不解的看着他,徐振华松开搂着她的手,一本正经的解释道:“那啥,你晚上可能是冷了,钻我怀里,我也不能往外推啊,是不是!”

    说的她好像多么主动似的。

    林彤朝着他冷笑,你就编吧,我能往你怀里滚就怪了,两个人睡那么舒服啊?当我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