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 第一百九十五章 秘辛
    看看这些人多有眼力见!

    徐振华失笑不已,拉着林彤站起来,“老贺,我们不帮你收拾了,也先走了。晚上七点车站见!”

    贺军没再留他们,倒是常玉兰很不好意思的道:“哎呀,怎么都走了,也没吃好啊!还有这么多的菜呢,你们拎一些晚上吃吧!”

    徐振华背对着他们摆了摆手,招呼正在院子里跳格子的儿子,“走了臭小子。”

    徐念忿忿不平的说:“我不是臭小子,我天天都洗的很香的。”

    徐振华笑话他:“一个臭小子要那么香干啥?跟个娘们似的。”

    林彤在一旁掐了他一下,“你说什么呢?”

    他笑呵呵的道:“我说你香喷喷的……”

    常玉兰在后面听着,忍不住笑了出来。而贺军心想,没想到老徐竟然这么怕媳妇,可真是人不可貌相……

    “哎呀,这么多菜可怎么办啊?”

    “没事,别管这些菜了……”贺军说着去把门从里面挂上,窗帘一拉,抱着媳妇就上了床,“你还是喂喂我吧,我都忍了好几个月了……”

    林彤迈出院子的门槛回头瞅了一眼,笑眯眯的转了身,徐振华笑着问她:“你笑什么?”

    “没什么,就是为玉兰嫂子高兴。”

    看到她真情流露,眉眼弯弯,一脸俏皮的模样,徐振华心里一动,问:“你们女人是不是都不喜欢小姑子?”

    林彤横了他一眼,“别乱给我们扣帽子。喜不喜欢是互相的,处得好的姑嫂有的是,可处得不好,也挺让人头疼的。”

    她说着笑嘻嘻的道:“幸好我没有这样歪的小姑子,要不然,咱们能不能像现在这样好好说话还两说呢!”

    徐振华抿了抿唇,道:“小彤,还记得那天,我说过的我曾经有个姐姐吗?”

    林彤一愣,点了点头,“当然记得。不过你后来没说,我还有些不高兴,觉得你不是想跟我说。”

    徐振华看着她,“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只是觉得过去的事了,说了也只能勾起不愉快的回忆,让你也跟着不高兴,就没提。”

    林彤歪头看他,“那你现在又想说了?”

    “嗯,看到老贺这个妹妹,我就想,要是当初我姐姐还在,她肯定会是个温柔的善解人意的好姐姐,绝对不会像贺珍珠那样四六不分的。”

    看来他跟他姐姐的感情很好。

    林彤心想,你这是纯自己的臆想,要是你姐姐还在,说不定看我很不顺眼呢!

    不过,听他的意思,他姐姐可能已经不在了,她也没必要跟他辩解这个未知。

    “你姐姐?是亲姐吗?怎么以前没听妈他们说过?”林彤对此很是不解,心里觉得,可能是这个姐姐几岁时就没了,过去这种情况很多,几十年一过很少有人提及的。

    可徐振华的话却让她心里更充满了疑惑。

    “我大姐,比我大六岁。她很温柔,很漂亮,很能干,我从小是我姐带大的。我有记忆起,我妈就带着老二老三,从来对我们姐弟俩不闻不问,要不是姐姐,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活这么大。”

    徐振华说起姐姐,一脸的惆怅,“后来,我妈想把她嫁人,她不干,就跑了。”

    林彤听他前面说的那样细致,就知道这个姐姐在他的心里有着不可磨灭的印象。

    可听到后来,她皱了皱眉,不悦的道:“你要是不想说就不说,我又没逼你,别说的不清不楚的吊人胃口好不好?”

    徐振华确实是不想说了,不过她看到林彤不高兴了,微一犹豫又改变了主意。

    “也不是不想说,就是一想到二十年过去了,也不知道姐姐是生是死,心里就不好受,倒不是故意要瞒你。”

    徐振华慢慢的说着,林彤听着,思绪跟着回到二十年前。

    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家家吃不饱饭,村子里甚至有了两个饿死的,徐老太太一家四个孩子,眼看着家里断了粮,树皮野菜都挖的差不多了,实在没办法,就把主意打到了大女儿身上。

    当时徐振华的大女儿已经十六岁了,也是到了出嫁的年龄。

    原本老太太留着她想多帮家里干几年活的,可是如今她在家,还得浪费一个人的粮食。

    而大女儿长的好,手又巧,附近有不少人来提亲的,其中有一家,徐老太太动了心。

    要说这有,父亲在镇粮库上班,还是主任,家里只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给大女儿说的是他们家的小儿子,也才十八岁。

    人家答应了,只要他们把姑娘嫁过去,就给他们一袋子半苞谷的聘礼。

    一袋子半的苞谷,他们省着点再配点别的吃,能吃半年。

    徐老太太就动心了。

    关键是,搭上粮库主任,有嫁进去的姑娘,他们家以后都不会再饿肚子,随便人家给点什么,就能把肚子添饱啊!

    徐振华当时年纪不大,但他聪明机灵,上山下河什么都行,他无意中在镇上听说那家的儿子是个傻子,就跑过去看,他等了三天,天天早上去晚上回家,终于见到了那个傻子。

    当时他就呆住了。

    他那么温柔漂亮的姐姐怎么能嫁给一个傻瓜呢?

    他当时跑回家就跟姐姐说了。

    他姐姐一听天都塌了,十几岁的姑娘正是憧憬美好爱情的年纪,她哪里肯嫁一个傻瓜?于是在家里又哭又闹的不肯嫁人,可都被老太太给镇压了。

    也不知道那家怎么听说了这事,竟然提前把苞谷给他们送去了,说是冬天了,怕他们家里缺粮饿着,这下子感动了徐家人,大姐更是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了。

    后来的事就简单了,大姐终于不闹了,大家以为她死心认命了,却不知道她在酝酿着逃跑。

    那天村子里有结婚的,徐振华怂恿着老太太和老爷子带着一家去看热闹,他中途借口尿急跑回家,从外面给大姐开了门,把大姐放走了。

    大姐临走时,卷走了家里的二十块钱,还跟他说,她就是死在外头也不会再回这个家。

    大姐决绝的身影这么多年一直留在徐振华的脑海里。

    大姐跑了,母亲像疯了似的打他,当时他差点被打死。

    后来粮库主任家来了人,跟老太太商量了半天,看着他很满意的离开了。

    徐振华躺了好几天才好,母亲跟他说:“你大姐跑了,算便宜她了。不过,家里把人家给的苞谷都吃了,姐债弟偿,以后这亲事你就得替你姐担了。”

    他那时还小,不太明白这话的意思。

    他上了镇上中学,成了村子里大家羡慕的人。

    初中毕业后,他要去当兵,老太太不同意,还说要他娶粮库家的小姑娘。

    他打听之后才知道,粮库主任两口子是近亲结婚,生了三个孩子,除了老大是正常人外,老二是傻子,老三这个姑娘也有病,精神不太灵光。

    林彤听到这里,还有什么不明白?

    她看着前面蹦蹦跳跳的徐念,这才明白为什么他当时一走五年扔下这个孩子。

    可怜的男人,可怜的孩子!

    她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握住徐振华的手,嘴唇嚅动着,却没说出话来。

    她甚至有些后悔,不该提起这事,不该逼着他说。

    徐振华朝她微微一笑,“没事。这么多年了,我早忘的差不多了。”

    他目光放空的望向远处,沉默了一会才道:“我当时耍了个心眼,假装答应我妈的条件,不过我要去当兵,要是不让我当兵我死也不娶。”

    “我妈后来同意了,我如愿的当了兵后,拼命的好好表现,好逃脱家里的控制。正当我熊心万丈的想要在部队里大干一场,家里来信催我回去结婚。我开始使用拖字诀,我跟家里说,不到连级干部部队不允许结婚。”

    “后来我一路班长、排长、连长,我用了将近十年,终于当上了连长。我高兴极了,可就在这时候,我妈,粮库主任和他的大儿子,带着介绍信把他们的女儿送来了……”

    徐振华自嘲的摇着头,“我当时对我妈很失望,这还是我亲妈吗?为什么就看不得我好?我妈带着他们去我们部队闹,当时……”

    他顿了一下,语音里带了些哽咽,他苦笑道:“我差点被退伍,后来,我妥协了,我为了前途,我答应了娶小念的妈妈。”

    看着这样的男人,林彤心里堵的说不出话来,她只能紧紧的握着男人的手,好像这样才能给他力量。

    徐振华收到她的心意,朝她微笑着,“当时我心里憋着一口气,娶就娶吧,大不了不碰她就是了。可我没想到,婚礼上我喝了一杯小念姥爷递给我的酒……那一次,就有了小念。”

    这场景怎么这么熟悉?

    林彤很无语,你一个侦察连长警惕性也太低了吧,上过一次当还能再上一次当。

    谁也不服就服你。

    徐振华也忍不住乐了,“是不是觉得我很笨,上过一次当还能再一次当?”

    林彤没说话,脸有些发烫,她觉得自己跟老太太跟那一家没什么区别,都是用这种龌龊的手段来得到这段婚姻。

    “别瞎想,这跟你没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