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 第二百五十三章 疲累(第十更,求订阅,求推荐票!)
    徐振华噢了一声,好像漫不经心的问:“老三盖房子了?什么时候盖的?啥时候搬的,怎么没听说啊?”

    老太太道:“夏天时盖的,三间大瓦房,就在村西头你大爷家边上。前些天刚搬的,之前忙着收秋,没顾上。”

    徐振华皱了眉,认真的问:“我爸腿摔断以后搬的吧?”

    老爷子叹了口气,老太太还想替儿子遮掩,徐振华疲惫的挥了挥手,“明天我让老二回来,还有老三那,明天妈去告诉一声,我有话要说。”

    他站起来,“我去看看小彤。”

    老太太看着他的背影愣了愣,自打上回回来,这个儿子她就看不透了,这回就更这种感觉就更清晰了。

    她追着出去喊道:“回不回来住啊?给不给你们留门?”

    “不用了,我们就在那边住了。”

    老太太回来跟老头发牢骚,“看吧,都是有了媳妇忘了娘的玩意……”

    说着挥了挥手,“不管他们,爱回不回,不回拉倒,挂门睡觉。”

    老爷子又叹起气来,一声接一声的,老太太听的心烦,“行了,你别叹气了,赶紧睡觉吧!”

    徐振华去了林建国家里,老远就看到灯火通明的,家里欢声笑语的,一股暖意扑面而来。

    林彤见他回来,问:“没吃饭吧?二嫂包了饺子,给你留了半盖帘冻上了,我这就去给你煮去。”

    罗凤枝笑道:“行了,你坐着,我去吧,这二年没见,听说妹夫升官了,这看着更有派头了。”

    徐振华笑道:“再升官我也是林家的女婿,这点没变。”

    大家就都笑。

    徐振华坐在炕边,和岳母、林建国说着闲话,抱着石头,“认不认识姑夫了?”

    石头睁着懵懂的大眼睛摇摇头,从他身上爬下去,跟在小念身后叫着“哥哥”,小念牵着他的手在屋子里跑来跑去,徐振华一直紧绷的心骤然放松下来,身体倚着墙,腿随意搭着,“二哥今年地里的收成怎么样?这镇上生意好不好?”

    林建国憨笑着,“还成,今年收成不不错。这上了冬,农民都得了闲,生意也好起来了,特别是这阵子,要过年了,大集热闹着呢。”

    徐振华和林建国并没有什么共同兴趣,说是说闲话,无非是问问地里,收成,政策等等。

    饺子煮好了,徐振华一个人吃了将近两盘子,才撂下筷,“这馅是咱妈拌的吧,就是好吃。”

    说实在的,罗凤家的饺子肉少菜多油也少,馅都团不成个,但拌的味道不错。

    晚上徐振华和林彤带着小念住的西屋,东屋是徐晓婉和二儿子一家。

    林彤回到老家,坐了两三天的火车,睡着硬炕,身上烙的慌,可是上面的空气又是冷的,棉被得盖的紧紧的,她一露出胳膊,接连打了两个喷嚏。

    身上又不能擦洗,不由的后悔在镇上先洗个澡就好了。

    徐振华给她盖的严严实实的搂着他,大手伸进她的衣服里,她困的睁不开眼睛,拍了他手一下,“别乱动,在二哥家呢!”

    徐振华一本正经的,“我不动,就是放在这。”

    林彤懒的理他,嘟呶了一句:“明天去镇上洗个澡吧!”

    “后天吧,明天我叫了老二老三一家回来。”

    “行……”一句话没说完,徐振华低头一看,她已经睡着了,不由失笑,低头亲了她唇一下,搂着她也睡了。

    第二天天不亮,林彤就被外面的声音吵醒了。

    徐振华已经去跑步回来了,正在洗脸,看到她出来说:“怎么不套上棉袄?”

    林彤只穿着一年秋衣,睡眼惺忪的站在那,“你们怎么都起这么早啊?”

    “今天小年了,得赶紧扫扫房子,一会我和你二哥还得去赶大集呢!”

    林彤噢了一声,打了个哈欠,“都忘了今天是小年了,这日子都过糊涂了。你们赶集,要我帮忙吗?”

    “不用,我们两个人就行,我就火车到站之前半个小时去候车室那边转一圈就行,你再睡一会吧!”

    林彤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转身进屋,“那我再睡一会了。”

    徐振华看着媳妇假客气了一下就又去睡了,很是无语,帮着林建国把屋子角角落落用条帚扫了一遍,这边罗凤枝婆媳妇也做好了早饭。

    吃过饭,林建国就推了车子,上面堆满了货,夫妻二人一个拉一个堆的走了。

    大冬天走这么远的山路,真的太不容易了。

    “其实,二哥二嫂可以在镇上租个房子的。”

    徐晓婉也心疼儿子,“也想来,看你家老二在镇上住着就动了心思,可一个月最少的也要五块钱,位置还不好,就一间屋子,再说家里还有地,都扔不下,就没舍得。”

    徐婉晓把给林彤和孩子们留的饭重新座到锅里,“你也再去睡一会吧,这天还早着。”

    徐振华已经起床了,哪好意思再回去躺下,虽然他很想搂着娇妻,“家里还要收拾哪?二哥二嫂忙着,我帮您吧!”

    “不用不用,哪用得着你啊。我慢慢拾掇就行。”徐晓婉心里,他可是当大官的,团长哎,当初……也就跟他这么大官。

    徐振华眼里有活,尽管徐晓婉一再推拒,他还是帮着把屋子里打的干干净净,又把厨房擦的锃明瓦亮。

    徐晓婉干脆不再管他,可看着屋子里呼呼大睡的闺女,和外面干活干的满头大汗的女婿,无奈极了。

    她拆了被子要洗,这时候就这点不好,没有洗衣机,被子没有被罩,得拆下来手洗。

    老太太烧了一锅热水,也不舍得多用热水,兑着水不凉,就坐在小板凳上,就着搓衣板洗起单子来。

    林彤睡够了,爬起来,看到母亲在干活,“妈,你放那,一会我洗。”

    “不用你,这点洗也不累,妈能干。”老太太顿了下,转身瞅着徐振华在院子里清雪,悄声说她:“你看看你,睡起没完,倒让女婿在这干活,以后自己家过日子,可不能这样了。女婿现在是大官,你要是再这样,难保没有那好的来缠着他,你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林彤舀了水刷牙,“不能啊,妈,你就别操心了。”

    “我不操心行吗?就说你们家徐老二,这才上镇上几天啊,外面人都说,他和镇上一个小寡妇瓜搭上了,也不知道真假,一个个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也就他那个媳妇傻了吧叽的不知道呢!”

    这事林彤还真没听说。

    “妈,你说的真的假的?还有这事?徐老二胆子挺肥啊?”

    “啥事真的假的?老二咋了?”徐振华正好开门进来,听到林彤的话问。

    林彤呵呵笑,徐晓婉忙道:“没事没事,就是闲唠嗑。”

    徐振华看了一眼媳妇,她朝他挤挤眼睛,无声的道:“一会再告诉你。”

    林彤把几个懒在炕上不起的孩子轰起来,叠了被,徐振华接着扫刚才她睡的屋子,她则带着孩了们吃了一顿不算早饭的早饭。

    “妈,我来洗,你歇一会。”

    林彤抢着洗,徐晓婉不肯,“我不累,等会你还要回你婆婆那里,少不得干点活,这会就歇一歇吧!”

    徐振华看看时间不早了,“咱们回去吧!老二老三他们也该来了。”

    林彤嗯了一声,招呼徐念,“妈,那我们先回了。”

    “回吧回吧,帮你婆婆干点活,这年前又炸又蒸的,活不少呢,不用总惦记我。”

    林彤得瑟的跟徐振华显摆,“看看我妈,对我多好!”后面的话没说出来,那意思徐振华也明白,是说他妈对他不好呗!

    媳妇说的是实情,他还真没啥好辩解的。

    路上,林彤就说了母亲听到的关于徐老二的话。

    “这个混蛋,好日子才过几天就不知道怎么得瑟了,看我怎么收拾他!”

    林彤提醒他,“他也三十岁的人了,你差不多点就行,别说的太过了。”

    徐振华闷闷的嗯了一声。

    回到家,徐老二一家果然已经到了。

    徐老三家只有他一个人带着孩子回来了,看到他们亲热的叫着“大哥大嫂”,林彤顺口问了一句:“玉波呢?”

    徐老三觑着大哥的脸色,小心陪着笑,“她去集上了,今年收成不好,全指着铁柱他妈卖点货还房钱呢!”

    徐振华盯着他,“收成不好?怎么别人家收成都不错,就你家收成不好?”

    不知道老太太是不是盯着他们呢,适时的出来替三儿子解围了,“老三家地分的不好,收成不好也是正常的,快别说了,都进屋吧!小彤啊,你和桂华把中午饭做了。”

    王桂华畏畏缩缩的看了徐振华夫妻一眼,“不用,不用,我一个人行。”

    林彤笑道:“没事,我帮你,还快点。”

    王桂华朝她讨好的笑笑,转身问老太太:“妈,中午做啥啊?”

    家里只有一小块冻的猪肉,啥也没有,就连鸡都没杀。

    老太太一拍大腿,“这些日子光顾跟老二着急上火去了,老三啊,”她朝屋里大声喊道:“你去,把鸡杀了,今天炖一只小鸡,再留一只三十晚上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