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 第二百八十章 送猎物
    徐振华并没意识到自己被嫌弃了,“还有好几只野鸡和兔子,都是我打的,这小子就打着了一只野鸡,也不知道平时那打靶都咋训练的,我打的那些都给他了。我说把孢子分给他一半,他还不好意思,说不要呢。”

    林彤说:“你们又不是搁枪打的,关人家打靶啥事啊?再说崔营长都多大年纪了,人家可比你大六、七岁呢,这身体咋能和你比?”她话音一转,“那孢子你收拾好了之后给他家和江大姐家一家都送去点吧!平常大家都挺照顾我的。”

    “行,知道了。我现在先收拾只野鸡出来,晚上咱们炖了吃。”

    林彤应了,“正好家里还有干蘑菇,我去泡些去。”

    徐念蹲在院子里,看着爸爸收拾野味,林彤端了两盆热水出去,家里还有点土豆干,要不一会放进去些?

    “你说了算,放啥都行。”

    林彤晚上舀的猪油炖野鸡,这野鸡和家鸡不一样,肉比较瘦,没有什么鸡油,多放点油才会香。

    除了野鸡,放了蘑菇,粉条和土豆干,炖了满满一大盆。

    肉并不太多,但菜泡在油汤里,一样入味好吃。

    林彤只吃菜,还是徐振华和徐念挑了肉多的地方给她放进碗里。

    “那孢子腿,你晚上帮我剁了馅,明天我汆了丸子咱们吃。其余的切片辣爆,虽然没有新鲜的香菜,干的泡一泡也一样。”

    徐念一边吃,一边听着妈妈的话流口水,嚷嚷着,“丸子好,我爱吃。辣爆好,这个我也喜欢。”

    徐振华瞪了他一眼,“吃也堵不上你的嘴!”

    “这几个月你光偷懒了,明天早上开始跟我出早操去。”

    徐念张大了嘴巴,不明白老爸怎么突然变了脸,他看向妈妈,这回林彤没再替他说话,以前他身体弱,可现在他壮的跟头小牛犊似的,再惯着他就是害他了。

    “知道了。”等了半天妈妈也不帮他说话,他肩膀一耷拉有气无力的道。

    吃完饭,徐念洗碗,徐振华和林彤一起去江大姐家和崔营长家。

    徐念可怜巴巴的说:“妈妈,我也想去和哥哥玩。”

    林彤也不知道徐振华怎么就突然严厉起来了,摸着他的头悄声说:“乖,妈妈去一会就回来了,你去也玩不了几分钟。”

    走在路上,林彤问:“怎么了?突然对小念厉害起来了?”

    徐振华摇摇头,“没事,只是觉得这小子大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了,厉害点对他也有好处。”想了想觉得过于敷衍,怕媳妇不满,解释道:“最近小年轻的打架斗殴的可不少,孩子还是得管严点,要不然若出祸事来,后悔就晚了。”

    林彤沉默了一会,徐振华怕她有想法,拉了拉她的手,“我不是说你太惯着小念了,我就是怕他玩野了,再像外面的那些孩子不学好。”

    林彤淡淡的道:“我明白。”

    “不高兴了?”

    “没有。”她确实有点不高兴,不过不是因为他对小念严厉,而是那句小心的解释,让她感觉,其实,她是外人。

    这种感觉很不好。

    虽然她从不避讳说自己是后妈,可徐振华这样小心的解释还是让她心里很不舒服。

    徐振华能感觉到她的不悦,可他有些摸不着头脑,只好笑着说些高兴的事,林彤听着他讨好的笑话,心里不由有些自嘲自己又开始玻璃心了。

    “我没事,就是觉得孩子一下子长大了。”她主动的握了握他的手,紧接着松开了。

    不过只是这一下,徐振华就很开心,“是啊,一转眼他都八岁了,看他现在这么壮实,小彤,幸好有你,要不然这孩子哪能像现在这样健康聪明。”

    林彤微微蹙眉,“我是他妈妈,那不是应该的吗?”

    徐振华怔了怔,忙道:“对对,你说的对,我就是说说。小彤,咱们以后再要个儿子吧,小念马上就长大了,要是他去当兵了,我又不常在家,你一个人太孤单了些。”

    林彤斜着她,“我喜欢女儿。”顿了顿道:“谁说小念要去当兵?他要考大学的,小念的聪明劲,考到首都大学都没有问题。我可跟你说,你别瞎给他安排,你让他训练,这是对身体好的事,我不拦着,可你别想让他不上学去当兵,没门!”

    徐振华陪着笑脸道:“这当不当兵,考不考大学的,现在哪知道啊!以后他要是喜欢当兵就当兵,哎你别掐我啊,我还没说完呢,他要是愿意考大学我也同意,这总行了吧!”

    林彤满意的收回手,“这还差不多。”

    江大姐家,夫妻二人正在吃饭。

    江大姐年轻时只顾着工作,生了两个孩子后就不愿意再要,后来实行计划生育她有些后悔,这时孩子也都大了,一个在外地当兵,一个在江城已经参加工作了,家里就只有夫妻二人,倒是清静的很。

    “孢子肉?哎呀我家里也没有孩子,你们留着吃吧!”

    “给你们尝尝鲜,也不是啥好东西。”林彤放下东西并没留,“我去给文华嫂子送一块去,你们接着吃吧!”

    江大姐道:“你等着,我给小念拿点松子当零嘴吃。”说着去捧了一大把,找了张纸包上,塞给她手里,“徐团也真是的,就进来坐会呗!”

    徐振华笑道:“不了,改天再来。”

    林彤他们走了,江大姐说男人,“你看人家多厉害,上山就能打着孢子,你可倒好,上山好几趟也没弄着啥?”

    政委呵呵笑,“咋没弄着,那野鸡不是我打的?这孢子干巴巴的有啥好吃的?”

    江大姐扑哧笑道:“我怎么听着吃不着葡萄就葡萄酸呢!”

    崔家,一大家子也在吃饭。

    桌子上也是一大盆野鸡炖的兔肉,旁边几个碗里放着几样咸菜和大酱。看到她们拿来的孢子肉,崔营长忙推辞,“我本来就没打着啥,都是团长打的给了我,这孢子肉我不能再要了。”

    “给你你就拿着。下次休息咱们再去就是了,守着这大山,还能缺了肉吃?”

    崔营长笑道:“以前我们倒也经常上山去打猎,后来的团长管的严,大家就不大去了。徐团,你这一开禁,估计这些小子休息的时候都得往山上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