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 第三百五十一章 服软
    外面看热闹的人群散的差不多了,还有几个闲着没事聚堆说话,要是让林彤这么走了,老徐家的热闹就又添了一笔。

    徐老三忙拉住她,陪着笑脸小声道:“大嫂,咱妈今天脾气不好,你别在意,快进屋进屋去。”

    林彤回头瞅了一眼,老太太扭过头去没吭声,她心里就有了数,这就是不让她走的意思。

    她转身进了屋,徐老三跟在后面把那些买的东西搬了进来,“大嫂搁哪儿买的肉?这看着不像猪肉啊?”

    “牛肉,说是哪个村的牛腿折了,就把牛给杀了,正好碰上了,就买了点。”

    徐老三高兴的道:“这牛肉可是好东西,妈,你快看,这玩意咋整?”

    这么一大块,足有十几斤,这又不是冬天,顶多放个一天两天的,徐老三心想,昨天晚上孩子们还吵着要吃肉,今天大嫂就搬来这么一大块,可够解馋的了。

    老太太阴沉着脸,“你大嫂回来了,中午咱们炖一块,晚上让你媳妇过来包饺子,剩下的都酱了。”酱的咸一些,能放几天,也就都吃了。

    这就是跟林彤服软的意思。

    林彤也不跟老太太计较,“好啊,我也好久没吃牛肉馅饺子了,家里有大葱吧,老三你剁馅,这剁馅可是个力气活。”

    徐老三瞅了老太太一眼,见她没吱声,心里有些奇怪,答应着就去干活了。

    先割下一块肉,这是准备中午炖的,“大嫂你看中午炖这些够不够?”

    “再多来点,孩子们都爱吃肉。”徐老二哎了一声又切下一大块肉来,心里对大嫂的好感那是蹭蹭往上升啊!

    林彤不再管他,自顾自的进屋了。

    老爷子正在抽烟袋,老太太说他:“儿媳妇怀孕了,别抽了,屋子里都是烟。”

    老头很听话的不再抽,还把窗户打开一条缝,放放空气。

    林彤坐在当初她睡过的那个小床,“爸,抽烟对身体不好,以后你少抽点吧!”

    老头连连点头,“唉,唉,少抽,少抽。”

    林彤又问老太太:“我听玉波说,妈前些日子病了一场?现在身体咋样了?好利索了没有?”

    她关心的话让老太太的表情舒缓了许多,不再像之前欠了她二百块钱似的阴着脸,但语气还是**的,“好了,没事了。”

    林彤并不在意,老太太一辈子都是这样,并不只是针对她一个人。

    再说,她要在意得把自己气死,想开了就好。

    不过她和老太太没啥好说的,可不说话多尴尬,她就和老太太说起小念怎么懂事,学习怎么好之类的,老太太虽然偏心,可心里对孙子也是心疼的,脸色就越来越好了,不时的说上两句。

    等徐老三切好中午要炖的肉,喊老太太做饭,林彤要去的时候,老太太把她拦下了,“你歇着,我去做。”

    林彤等老太太出去了,才低声问公公,“那些来找大姐的人到底是什么人啊?”

    老头叹了口气,“老大媳妇,这事啊,你就别管了啊!”

    林彤只是想确定是否是圆圆引来的,或是徐大姐的男人找过来了,但见老头的态度又不像,好像有啥难言之隐似的,倒让她心里更加好奇了。

    不过看样子老爷子肯定是不会说了,林彤就没再追问,反倒是老爷问起徐振华怎么没有回来。

    “他部队上走不开,前几天听说我娘家妈病了,我就回来看看,到家了才听玉波说起婆婆也病了。”林彤皱了皱眉,主动提起徐老二那事,“桂华去找我,昨天小红和小梅也去找我了,爸,你是一家之主,你说说,这事到底应该怎么办?”

    因为这个二儿子,老两口是操碎了心,可儿大不由娘啊,他们是骂也骂了,打也打了,他当面答应的好好的,那个女人一去找他,他就变了卦,这真让家里人无可奈何。

    老头碰到难事,下意识的就想去点烟袋锅,火柴刚划着,就看到林彤坐在对面的小床上,他这一犹豫,火柴燃到了最后了,他忙把燃完的火柴扔到地上,叹了口气,低着头,一副受气的模样。

    林彤一看就知道,老头没啥主意。

    家里的大事小情,老太太做主习惯了,老头从来都是唯老太太为首是瞻。

    老太太在外面把牛肉炖上了,指挥着徐老三削土豆,要来个土豆炖牛肉。

    徐老三一听削土豆皮,一边小声的跟老太太道:“大嫂说的,这事该怎么办?你和我爸得早点拿个章程出来啊!就我二哥这样的,那外面的风言风语的,可难听了,铁柱都十二岁了,再过些年该找媳妇了,就这样的,人家一听是老徐家的,谁敢把姑娘嫁进来啊!有点钱就在外面得瑟!”

    老太太心里烦燥,手里的大马勺一扔,“这一个个的都不省心!”

    以前老二就是懒,倒没有别的毛病,可自打去镇上上班以后,开了眼界了,毛病也多了,这还跟那不正经的女人牵扯不清了。

    老太太心里其实是把大儿子给怪上了,觉得若不是他,老二也不能跑去南方,更加变本加厉起来。

    现在老二见了世面,更加看不上王桂华那唯唯诺诺的样儿,而有了钱,他们也控制不了他,事情越来越坏了。

    林彤不知道老太太和王桂华是一个心思。

    徐振华可以说是好心办了坏事,人家都不领情不说,还怪上他了。

    至于说留在当地有可能严打时被抓,他们是不考虑那一点的:不是有徐胜利嘛,都是乡里乡亲的就不信这么不开面抓了老二?

    这种事说不准。

    当初徐振华把人弄走也是未雨绸缪。

    直到吃饭时,家里人也没说出个一二三来,林彤心想,这就是你们家儿子在外面胡搞女人,要是你们家姑嫁了这个一个人家,你们还能是这种态度?

    不过,转念又想到徐大姐,林彤也没脾气了。

    这家人,有的时候思想跟别人家真的不一样,林彤真是深有体会,个个都有些神经质,喜欢把责任推到外人身上,就连比较明理正真的徐振华,也会经常犯这个毛病。

    因为这事,她还批评过男人几回……

    吃过饭,林彤主动收拾了饭桌,洗了碗筷,徐老三回家,她去西屋睡了一觉。

    她是被老两口吵架声给吵醒了。

    她躺在炕上,听着东屋吵架的声音越来越大,还是老头喝斥她:“你闭嘴吧,也不怕让儿媳妇听见了笑话你!”

    老太太呜呜呜的哭,“笑话啥,这么一闹以后我还有啥脸?不如死了算了……”后面的话渐渐的听不清了。

    林彤骇然,不知道什么事这么严重,竟然提到了“死”!

    “这么一闹”指的是哪一闹?

    是今天来人找徐大姐,还是之前有人来打听徐大姐?这两次来的是同一伙人吗?

    如果不是指徐大姐,就是徐老二的事?

    可无论如何,也不至于说的这么严重啊!

    林彤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

    又躺了一会,东屋没有了说话声,老太太去了厨房,不大一会,厨房响起来剁肉的声音。

    林彤爬起来,去了厨房,“妈,我来剁吧!”

    上午让徐老三把肉馅剁出来,显然他偷懒了,只把肉切成了小块。

    “不用你,你怀着孩子,我来吧!”老太太的语气平和,把林彤推开,像发泄似的砰砰的用力剁着肉。

    林彤刚往后退了两步,徐老三和李玉波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

    “妈,我来,我来。”徐老三还是挺自觉的,接过菜刀。

    李玉波先叫了声“爸、妈”,这才拉了林彤去西屋说话。

    “昨天小红找你去了?”

    林彤嗯了一声,“桂华跟你说的?”

    “嗯,小红说,你答应帮忙了?”

    林彤苦笑,“我答应有什么用?你觉得我说话你二哥会听吗?”

    李玉波愣了一下,有些不确定的道:“应该会吧!二哥还指着你们挣钱呢?要是不听,你们把工资给他断了,让他挣不着钱,看他还咋得瑟?”

    林彤这才明白了两个弟媳妇的意思。

    合着她们不是觉得,自己是老大媳妇,能管得住老二才来找她的。

    而是觉得她们夫妻俩把着老二的经济命脉……

    她叹了口气,“你们想的太简单了。老二他在外面一年多,你觉得就是我们断了他的工资,甚至不用他了,他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弄不好他巴不得徐振华不再用他,这样他就可以自己单干了。

    小倒小卖的也比给别人打工挣得多些。

    要知道,他回家这两个月,是没有开工资的。可他该怎样就怎么样,可不是没钱花的节奏。

    想到这儿,她忍不住问李玉波,“老二回来,给咱妈他们都买啥了?给钱了没有?还有桂华那?老二拿了多钱回来?”

    李玉波撇了撇嘴,“买了些海带、紫菜、虾米啥的,还给家里所有人一人买了一块电子表。我家那两崽子一说起二大爷就乐得不行。钱啥的我倒不知道给咱妈了多少,不过给了是肯定的。桂华那,给了二百块钱,桂华会过日子,立马就去信用社存上了。”

    并没有以前那种嫉妒,反倒有点瞧不起似的,“走了快一年半才往家拿二百块钱,就美的不知道姓啥了!我搁家里不挣不挣的,一年也能挣个二三百块钱,还能照顾着家,不用抛家舍业的跑那么老远,也不知道他得瑟个啥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