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 第三百五十五章 上门
    之前堵住林彤的几个男人,此时正在镇上唯一的一间招待所房间里激烈的争吵着。

    发生争吵的两个人,正是被徐老太太撵出来的两个年轻人,而中年人,一直站在窗前沉思着。

    “别吵了!”中年男人回过头,“那个叫林彤的肯定知道徐凤芝的下落,她知道,说明他的丈夫也知道,我们就从他们那里入手好了。”

    其中一个年轻男子翻了个白眼,很不服气的道:“我看老太太说不知道不是假的。连她都不知道,一个刚嫁进来没几年的媳妇就能知道了?”

    另一个道:“忠叔,我调查过了,他们家里人确实不知道徐凤芝的下落,二十几年都没下落了,说不定,她早死了也没准呢!”

    忠叔摇了摇头,“不,林彤的反应告诉我们,她没死,而且,林彤就知道她的下落。”

    那二人还不服气,林彤可什么都没说,忠叔怎么就能确定,她知道呢?

    忠叔看着二人那不服输的劲头,阵阵头疼,可想到这二人的身份,他只好尽量解释给他们听,“林彤如果不知道徐凤芝的下落,我们问她的时候,她表现的应该是震惊、惊讶之类的,可她表情太平静了,除了问我们的身份,她一点惊讶或是别的表情都没有,这说明什么?”

    “说明,她是早知道这个人的存在,而且肯定知道她的下落,要不然,她不可能这么冷静。她又不是演员,能听到有人打听她不动声色……”这年轻人越说越觉得有道理,双手猛地一击,双眼迸发出一股佩服的光芒,“姜不愧是老的辣,怪不得父亲这次让我们听忠叔你的。”

    另一人撇了撇嘴,露出不屑的神情:马屁精!

    心里却不得不说,忠叔分析的很有理道。

    这边三个人商量着顺着林彤这条线去找徐凤芝,而林彤和母亲正说起婆婆要去伺候月子的事。

    徐晓婉听到亲家母要去照顾林彤的时候,拉了她的手劝她:“你婆婆是好意,她伺候大了这么多个孩子,有她去我也放心,等她回来,我再去照顾你和孩子一段时间就行。”

    有这样善良的母亲,林彤真觉得她到来这个年代好像也没什么不好了。

    “我知道,我没拒绝,我还说让她和我公公去过年呢,不过她没答应。”

    徐晓婉笑着帮她把头发捋了一下,“对我们这些上了岁数的人来说,去谁家也不如自己家舒坦,随意。”跟着儿子住的那另说。

    林彤若有所思的看着母亲,冷不丁的问:“妈妈,要不我给你买个房子吧,你喜欢一个人住就一个人住几天,住够了就上二哥家住,换着来。”

    “那是干啥?浪费钱!”徐晓婉叹息着搂过她摇晃着,“妈知道你是想让妈有个自己的家。可妈和你婆婆不一样,你婆婆还有你公公,而妈只有你们几个,儿子在哪,妈就跟着在哪,哪儿就是我的家!”

    林彤刚才也是脑袋一抽才说出那话,说完就知道那不现实。

    住的好好的跑出去自己住几天,二嫂和二哥会怎么想?这岂不是让母亲和他们产生矛盾?外面又会怎么想?

    唉,想想现在的人活的真累,做什么事要考虑别人的感受,要考虑会不会有闲言碎语。

    所以说,大家都住楼房,邻里关系冷漠之后,也是多少有一点好处的!

    再说,有儿子,还让姑娘给买房子,那不是明着告诉二哥二嫂:我对你们不满吗?

    说实在的,做为儿子儿媳妇,二哥二嫂真的很不错了。

    当然,徐晓婉也是一个合格的好的母亲和婆婆。

    “我就是这么说说而已。”林彤不好意思的嘟呶着。

    “你都是当妈的人了,以后说话可要注意了,要知道,你和你二嫂不一样,你二嫂对两个孩子来说都是亲妈,所以你二哥现在基本上都不管孩子,就怕轻了重了再引起小慧的反感。”

    “不会吧,我看小慧挺懂事的啊!”

    “这不是懂不懂事的事。十来岁的孩子最敏感,又不像小时候啥都不懂,给吃给喝就行了。这么大的孩子,说她懂事,她有些事一点都不懂;可你要说她不懂事,她又懂得挺多的,最不好弄了。”

    林彤觉得,就是青春期叛逆呗!

    罗凤枝做好了晚饭喊她们吃饭,刚刚坐到饭桌旁边,就听到一阵孩子的哭声传来,而且声音越来越大。

    等到来人推开门,林彤听着这哭声和来人那一脸委屈样,再好的饭也不下去了。

    罗凤枝看到来人,也目瞪口呆了半晌,才不悦的站起来,要往外推她,“你来干什么?出去,我家不欢迎不要脸的女人!”

    徐晓婉不认识来人,听到二儿媳这态度不好,刚要开口,林彤拉了她一下,她立马闭上嘴。

    而两个孩子好奇的看着那哭的不停的小孩,听着听着就烦起来,石头更是双手捂着耳朵,瞪着那孩子:闭嘴,上我家哭啥啊!

    来人正是人看人厌的钱桂花。

    她来干啥来了?当然是来找林彤的。

    罗凤枝撵她,她不肯走,而是眼泪汪汪的看向林彤,“大嫂,求你帮帮我吧,我活不了了。”

    林彤当初还被她给忽悠的差点对她起了同情心,可见这白莲花的功力有多深!

    可此刻再见她这楚楚可怜的样子,林彤心里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只觉得她面目可恶,可憎!

    “你不要叫我大嫂,我可不敢当!”林彤冷冷的道:“还有,请你们不要在我哥哥家里哭哭咧咧的,让别人知道,还以为我们怎么欺负了你们呢!老天可以作证,你这样的人,谁敢欺负?谁又能欺负?”

    钱桂花见孩子哭成这样,她都不为所动,干脆止了哭声,“你帮我一把,我以后肯定会非常感谢你的。”

    林彤问也不问,“我帮不了你,你回去吧!”

    钱桂花脸上露出愤恨的神情:“你就这么心狠?我肚子里可是怀了徐老二的孩子。”

    拿着一个脑瘫的孩子和一个肚子里没出生的孩子来当筹码,这样的女人,徐老二真是瞎了眼才能看上。

    林彤淡淡的道:“这孩子又不是我男人的,我有什么心狠不心狠的,你找错人了吧!你既然怀了徐老二的孩子,那你就应该去找徐老二去,我不过是他的嫂子,你怎么也不该找到我头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