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 第四百四十九章 当几天和尚
    “小孩子嘛,你以为能有多复杂?”林彤说着帮他把外面的军装脱掉,里面的棉袄也换下来,问他:“你冷不冷?”

    徐振华摇了摇头,“屋子里烧的很热。”

    林彤嗯了一声,“这两年咱家煤买的都比别人家多一到两吨,屋子里烧的暖和。你要不冷,我给你擦擦身上吧,换了衣服也舒服舒服。”

    徐振华嗯了一声,林彤就去打水,住在平房烧水热水是不缺的,她把水盆放到板凳上,跟他商量,“你这样躺着行不行,我给你把头洗洗。”

    她过去帮着他躺好,头冲外,一半露在炕沿外面,下面是板凳,板凳上是水盆。她淋了些水,把头发沾湿了,打上香皂,轻轻的给他按了一会头皮,这才把头发洗干净,又去换了盆水,又洗了一遍。

    小妮妮看着踉踉跄跄的走过来,指着那个盆啊啊的大叫,徐振华仰面看的心惊,“你小心着点,可别掉下去啊!”

    小念站在地下,“没事,我看着呢,妹妹现在会走了就这样。”

    正说着小妮妮脚下一软,趴到他身上了,徐振华吓的双手扶住女儿,看她还咯咯乐呢,抹了一把冷汗道:“这孩子胆子这么大?随你妈了,你妈就是傻大胆。”

    林彤翻了个白眼,眼前的男人这方面就是个白痴,小念小的时候他就没见过,妮妮生下来没多久他就又上了战场,等回来妮妮都一生日多了。

    帮徐振华擦了身上,林彤去帮母亲准备晚饭。那爷仨就在炕上玩,小妮妮一会儿功夫就得她爸爸混熟了,有人陪着玩,笑的很开心。

    因为知道他今天回来,徐晓婉做了小鸡炖蘑菇,五花肉炖白菜粉条冻豆腐,炒了羊肉,又炒了酸菜丝,一共做了四个菜。

    林彤帮她切酸菜,徐晓婉高兴的道:“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呢,你三哥来信儿了,说是要上这儿来和咱们一块过年,我行思着,要不把你二哥他们也叫来一块过个年,你看行不行?”

    因为徐振华受伤,徐晓婉更不可能离开这里回老家过年,林建设趁着过年的时候多请了段日子的假,准备好好陪母亲呆几天。

    老太太也想一家团圆,要是以前,她不会同意在这里过年,儿子们都有家,跑到姑娘家过年多不好啊,可这一年,跟林彤住的时间长了,很多时候也被她传染了,对于规矩看的不是那么重了。

    所以她才和女儿商量过年的事。

    林彤一听也很高兴,“好啊,明天我就去给二哥发电报。”她迟疑了一下问:“那,要不要招呼我大哥他们也来过年?”

    妮妮生下来一年,徐晓婉就来帮她看了一年的孩子,可林解放这个当大哥,当大儿子的,不闻不问,平时连张纸片都没有,徐晓婉早就对这个儿子心灰意冷了。

    “不用了,人家过年都没想到过我这个当妈的,我也不想跟他生这个气。”徐晓婉挥了挥手,要是以往,说起大儿子,她伤心之下就得落泪,可如今,她看开多了。

    林彤反倒很高兴,不来正好,他们要来,这个年都过不消停。

    晚上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吃了晚饭。

    等到晚上睡觉的时候,林彤才觉出不对来,小妮妮不找她了,困的眼睛都睁不开直往姥姥怀里钻,“姥,觉……”

    妮妮扭过脸根本不理她,林彤眼圈很没出息的红了,这个小坏孩,竟敢不找妈妈,白疼你了。

    心里骂归骂,她还是拿了玩具,拿了彩色图书哄她,“妈妈给讲故事吧!讲什么呢,妮妮最喜欢的小红帽好不好?”

    妮妮不理她,头一扭,推着姥姥要觉觉,林彤生气的硬要抱她,她哇的一声就哭了:就不要妈妈,不要妈妈,你不要我我也不要你!哼!

    林彤被她哭的心都疼了,可让她不抱她又不甘心,徐晓婉先心疼了,“今天我再哄她一天,明天白天你哄她高兴了,她自然就跟你了。”

    林彤依依不舍的把孩子递过去,小妮妮一到姥姥怀里,立刻不哭了,小脸上还挂着眼泪呢就咧开嘴乐了,她忿忿不平的骂道:“这个小没良心的!”

    徐晓婉把妮妮抱走了,小念跟着回了西屋,屋里只剩下夫妻二人,徐振华看妻子眼圈红红的,好像下一秒就要落泪,拿了手绢递给她,安慰道:“别哭,明天多哄哄她就好了。”

    林彤嗯了一声,原本强忍着的眼泪,被他这么心疼的一怜惜,再也止不住的落了下来。

    徐振华很是无语,早知道自己就不多嘴了。

    林彤掉了一会眼泪,出去洗了脸,又重新倒了一盆温水进来,往他旁边一放,拿了把剪刀要把他短裤剪掉,“不好脱,我帮你剪了不要了,好好洗一洗吧!”下午擦洗身上的时候,屋子里有两个孩子,就没顾上。

    徐振华道:“我能脱,剪了怪浪费的。”

    “没事,你在家穿这个也不得劲,你走之前我不是给你做了好多那种肥大的大裤衩吗?正好家里还有两条,是留着给你夏天热在家穿了凉快的,正好现在给你换上。”

    “你别乱动,我剪了啊!”

    短裤成了破布头,林彤投了毛巾给他,“好好擦洗一下。”

    徐振华不接抹布,又跟她耍赖,“你帮我擦。”

    林彤看了他一眼,毛巾往他身上一扔,“自己擦!”一扭身去了厨房,透过窗玻璃看着小妮妮躺在炕上,双腿绞在一起翘着,捧着奶瓶喝的正高兴呢!

    她很是惆怅,这才几天啊,这孩子就不要她这个当妈的了。

    想想就郁闷。

    回到屋里,男人那里剑拔弩张,就那么大喇喇人坦露着,林彤无奈的瞪他一眼,他一脸无辜的道:“没办法,我一个人穿不上。”

    林彤过去拿起做的棉布的大短裤,小心的帮他穿好,徐振华去抓她的手,被她躲了过去,他很委屈的叫了声“媳妇”,林彤瞪着他,“好好养伤,不准胡思乱想。”

    徐振华道:“那里没伤着。”

    林彤仍然瞪着他:“没伤着也不行。”

    徐振华看了她一会,见她一点妥协的意思也没有,无奈的往后一仰,“好吧,我就当几天和尚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