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 第五百三十章 报复
    林彤愣了一下,要真这么说,林秀丽是前一天晚上受了刺激?

    徐振华接着道:“她觉得她混到那样,被一个像猪一样的男人给……都是因为咱们夫妻让她坐牢,李志刚和她离婚……”

    所以她要报复他们,有预谋的拿了麻袋进了大院……

    林秀丽被抓,林彤并不后悔,她有害人心就要承受这个后果,她一步步走错,致使自己被侵犯,这一切都是她自己造成的,可是她并不反思自己的行为,不报警惩处那个侵犯了她的男人,反倒把这一切的过错都推到了她们的头上,这样的人,思想偏激到可怕。

    还有王蓉蓉,林彤觉得她简直就是莫名其妙,她一直不愿意理她,没想到还是沾了一身的骚。

    这世上总有一种人,把自己所有的不好、所有的不顺利都推到别人的身人。是别人阻碍了他的发展,是别人妨碍了他的人生,是别人破坏了他的幸福,从不去想,他自己是不是有错?他自己曾经努力过没有?

    可是从王蓉蓉的做法来说,法律却拿她无法奈何,因为她只是“好心”的把李志刚的亲戚“林秀丽”带进大院。

    徐振华把她往怀里搂了搂,安抚道:“别生气,别生气,这事我来解决。”

    你解决?你怎么解决?

    林彤瞥了他一眼,他现在的身份越高,身上的光环越大,束缚就越多。

    就像今天,他做的这一切,等到明天,关于他的投诉就会越多,他要面对的情况就越严重。

    好像看穿了她的想法,徐振华笑道:“你放心,我不会搭上我自己的,我心里有数。今天的事或许会有些麻烦,但王蓉蓉做坏事在先,而且她都承认了,至于小宁那里,我什么也没做,事情很好解决的,放心放心!”

    “至于王蓉蓉,我会和王老爷子好好谈一谈的。”他的目光晦暗,谁能想到,分别不到二十年,他和大姐竟然闹到了如此的地步。

    林彤紧紧握着她的手,没再说话,但男人却能从这交握的紧紧的手中感受到她的支持。他握起她的手亲了一下,“王家会做出决定的。”

    她不会受到来自法律的惩处,可却被受到家族的和别样的惩罚。

    做错了事,总会要受到代价的。

    第二天一早,妮妮除了偶尔会指着自己额头上的疤痕扁着嘴叫痛,大多时候都已经忘了疼痛这事。

    林彤看的又是心疼又是欣慰,“这孩子就是心大。”

    特意上班前过来看妮妮的耿波道:“这样的孩子将来长大了也是个大气的孩子。”

    林彤特意让小念和铁柱哥俩去上街,买了些孩子们喜欢的糖果和罐头,每个昨天帮着找人的小朋友都分了一份。

    林彤一上午没有出门,都在哄着妮妮做游戏,讲故事,她已经跟徐振华说好了,晚上夫妻二人一起去挨家感谢大家,为此,小赵和小韩拿了她列的采购单采购了一上午。

    刚吃过午饭没多一会,警卫室就打来电话,说是家里来了三个客人,自称是林彤的母亲和嫂子还有弟妹。电话是小念接的,他诧异的放下电话问:“妈,说是我姥姥还有谁来了?我过去看看去。”

    林彤愣了一下,“你姥姥?不能啊?没听你二舅妈说啊!”

    铁柱弱弱的举了下手,“是我,我昨天打电话告诉我妈了。可能是我妈跟林姥姥说的。”

    昨天小妮妮丢了,他觉得是他和小柱没把人看好,虽说林彤说了不怪他们,可他还是很自责,就打电话跟母亲说了。

    林彤一听就明白他的意思,忙叫小念,“你快去看看是不是你姥姥他们。”

    又叫铁住,“你也去吧,拿着钱,要真是你妈她们来了,直接去买点饭回来,现做也来不及了。”

    三个孩子就都跑出去了,妮妮已经午睡了,她过去看了一眼,见她睡的还算安稳,忙去厨房看了看,冰箱里还有些小菜,拿出来洗了洗,一会让她们沾酱吃吧。

    刚洗完菜,就听到说话声,她忙出了厨房,就看到徐晓婉脱了鞋进屋,“妮妮呢?妮妮在哪?她没事吧?”

    “妈,你怎么来了?妮妮没事。二嫂,玉波,你们都来了,快进来。”林彤刚走过母亲身边,就被徐晓婉重重的拍了一下,“你是怎么当妈的,幸好妮妮没事,要不你……”

    徐晓婉说着眼泪就下来了,“妮妮呢?姥姥来了,姥姥看你来了。”

    老太太这样激动,林彤也忍不住了,那种后怕的心情让她也眼泪扑漱漱的往下落,“妈,妮妮没事,真的没事……”

    她开了卧室的门,“你看,妮妮好好的在这躺着睡觉呢!”

    徐晓婉几步就冲到床前,看到她额角上包着的纱布眼泪掉的更凶了,“还说没事,这是怎么回事?”她指着胳膊腿,“还有这个,这些……”

    她捂着嘴心疼的说不下去了,罗凤枝搂着婆婆安慰她:“这些慢慢都会好的,我们应该庆幸,妮妮找回来了,没有出大事,这就是大好事啊,妈你怎么还哭上了?快别哭了,你看你这一哭,小彤也哭,一会该把妮妮吵醒了,咱们先出来再说啊~”

    掩上门,李玉波先给林彤道歉,“都是这两个淘小子,光顾着自己玩。我昨天就骂了他们了,他们也害怕了,直说对不起大娘,对不起妹妹……”

    林彤擦了眼泪道:“玉波,这事跟他们没关系,要说没看好,也是我自己没看好孩子,他们自己也还是孩子呢。再说,大院里从来没有出过事,谁能想到林秀丽这么丧心病狂呢!”

    她说着把发生在林秀丽身上的事,和她当初和自己的恩怨跟她们说了,这些都是母亲她们所不知道的。

    徐晓婉一听后怕不已,“这个林秀丽,心肠太恶毒了,这样的人就应该关一辈子,要不然等她放出来,再来害我们妮妮该怎么办呢?”

    这也是被这一把事吓住了。

    林彤道:“她这一回就得判个几年,她绑了可不止咱们妮妮一个,还有李志刚的女儿,放心吧,等她出来,妮妮也大了,我再不会让这种事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