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 第五百九十九章 都是皮厚心黑的
    林解放和徐老二在市里呆了两个整天,帮着王桂华租了房子临时安顿下来,这才和铁欣回到镇上。

    他把林彤给他的钱交到母亲手里,“这是我走时小彤给的吃饭住宿钱,你回沈城的时候还给她就行。”

    徐晓婉诧异的看着手里的钱,“小彤给你多少钱啊?怎么还剩这么多?”

    “我们没花钱,吃饭住宿都是王桂华掏的。”

    罗凤枝惊讶的问:“她掏的?哟,她这可真是大方了呵,怎么想开的呢?”

    同样的对话,在徐老三家里也发生了。

    李玉波手里的活停下,不敢置信的问:“真的是她掏的?她这回咋大方了呢?”

    徐老三不耐烦的道:“谁知道呢?可能是想通了吧,也可能是谁说她了呗!”

    谁能说她啊?她倔的跟头驴似的,谁能说动她?

    李玉波笑道:“不管她是咋想通的,她能把事办明白了这也是好事。要不然,大嫂掏着这个钱,心里准定不舒服。”

    徐老三闷闷的嗯了一声,李玉波有些不解的过去摸了摸他的头,“不烧啊?咋蔫了巴登的不精神呢?累着了?”

    徐老三叹了口气,“没有,就是看那几个孩子怪可怜的。”他犹豫了一下道:“要是二嫂过几年再走一步,这几个孩子就更可怜了。锁柱还好一些,是个小子,二嫂一直疼她,就那两个姑娘可就可怜了。当初小红还答应了以后都会照顾她和锁柱,都多大的姑娘了,长的那个瘦小啊,老二她们俩个,真是挺不配为人父母的。”

    李玉波切了一声,“你又在这多愁善感起来了,行了啊,你有那闲心,不如想想你儿子的事。”

    徐老三抬着眼皮看了她一眼,“儿子?咋了?他们不是好好的吗?”

    “是好好的啊,可铁柱这成绩,明天初中毕业可咋整?你说是接着上学啊还是找个工作让他去上班?”

    徐老三好笑道:“他刚多大啊就让他去上班,现在也不是过去,咱家现在也不缺他那点钱,我看,能上学还是上学的好。”

    “我也是这么想的,当初大嫂还说过,中专毕业就给分配工作,哪怕上个技工也行啊,当个工人……不行,工人哪有干部好听还吃香啊,这事,我跟你说,咱们得好好盘算盘算……

    林彤回到沈城,才知道徐振华说的出了点事但事情不大是什么事了。

    那个随玉娟,阴魂不散的,竟然趁徐振华在家,没有关门的时候闯进去,还被隔壁那个女人看个正着。

    徐振华倒不怕看,他行得正坐得直,可随玉娟却嘤嘤哭起来,你说这男人光着膀子在自家,他对面还站着个哭的一脸委屈的女人,这场景不让人想歪都不行。

    不过随玉娟可能没想到,徐振华现在不仅的王家还有许家的护身符在,这种事都不用他说太多,立刻就有楼下几层和户外家属的证言,随玉娟她就是想创造点话题也没时间啊。

    徐振华的清白没有人怀疑,随玉娟纯是自己作死,不仅被王家强行送回了首都,还被列为大院里不受欢迎的人物,被大院门卫室把她列进了黑名单,从此禁止进入大院。

    徐振华觉得,这家里没有个女人真的不行,没看这女的都光明正大的觊觎着他的清白吗,于是,在知道徐老二的事已经解决完之后,他立刻给媳妇打了个这个故意说一点留一大半的电话,把人给招了回来。

    林彤听完这事以后很是无语,她看了男人半晌才道:“我发现你可真招桃花啊!”

    徐振华听完得瑟的道:“那是,你男人我可是香饽饽。”

    林彤撇嘴,埋怨他道:“你说你没事开着门干啥?不是得瑟吗?幸好没事,要是那女人扑你身上,正好被人看个正着,你就是有人证又能怎么样?”

    徐振华也很委屈,“我回来没一会,楼下老刘上来呆了几分钟,来的时候我们也没关门,走的时候就也没关……谁能想到她这么冲了上来啊……”他厌恶的挥了挥胳膊,“反正你以后没啥事不要出门了,”他像个孩子一样发着牢骚,“你走了我天天回家可冷清了……”

    装模作样!

    不过,哪怕他是装的,林彤此刻看在眼里听在心里也无比受用。

    当然了,她嘴上还是得怼他几句,“就会说好听的,你不在家的时候我还冷清呢……”

    徐振华立刻精神抖擞的抱住她就往卧室去,“来来来,我肯定不再让你冷清,我把之前的那些份都被给你好不好?”

    ……

    几天以后,小念他们终于在开学前赶了回来。

    小念背着大包,里面装满了二哥二嫂晒的干菜,林彤笑着一边往外倒腾这些东西一边说母亲,“妈你是不是特意等菜都晒好了才回来的呀?”

    徐晓婉笑道:“还用我等?就是没晒好你二哥也得跑一趟给你送过来呀!”

    沈城可不像之前她住过的地方,这里哪有地给你种啊,所以二哥二嫂这回给拿来的菜干量都很大,品种倒是不多。“你二哥说,等过些日子采了蘑菇晒干了一块给你送过来,冬天让你可劲吃,家里这些干菜啥的多着呢!”

    “就咱们几个能吃多少啊。”林彤把干菜一一收好,都挂在阳台上,这才好像莫无其事般的问:“我大哥他们啥时候走的?”

    “你走的第二天就走了。”徐晓婉叹了口气,“小彤啊,你大哥他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你也别跟他一般见识了,可孩子不能让他们两口子给毁了,我看,过两年你们想想办法,把锁子送去当几年兵吧!”

    老太太是真没办法了,可又心疼孙子,那可是她一手带大的孩子。

    “再说吧!”林彤皱了皱眉,“他现在还不够岁数,过几年够岁数了再说。”

    她们倒是想去管,可人家也得让她们管啊!

    徐晓婉显然也明白这一点,叹了口气掏出一把十块钱来,“这是你二哥给你的。”

    林彤问:“怎么剩这么多?”

    “你二哥说,他去市里没掏钱,那些钱都是王桂华给掏的。”

    林彤点点头,心想看来王桂华也不傻。“妈,这些钱你收着吧。”

    “我不要,我手里还有钱呢。”

    “我知道你有钱,这些钱就当菜钱了,要不我也得给你钱。”林彤其实手散的很,家里有一个抽屉里,平时竟放着零钱,坐车了,买个菜了,孩子们买个冰棍都可以去拿钱,不过要跟她说一声。

    徐晓婉想了想收进衣兜里,“对了,振华着急忙慌的把你叫回来,到底是出了啥事?”

    林彤也没瞒着母亲,就把随玉娟的事告诉她,把老太太听的目瞪口呆,“这,这姑娘是疯了?这对她有什么好处啊?”

    林彤冷笑道:“好处可大了去了,要是能用舆论造成事实,逼振华离婚娶她,她不就得逞了?”

    老太太不赞同的道:“那哪是那么容易的……唉,现在的年轻人,真看不懂她,你说好好的姑娘家,非要把自己的名声搞坏了,”她摇着头一脸不解,“也不知道都是咋想的。”

    不容易吗?

    如果是以前一无所有的徐振华,其实是很容易的事。

    只不过,现在的他,已经不是这么浅显的陷害就能害的了。

    娘俩说着话,电话铃响起,是门卫室来的电话,“嫂子,有两个人来你家,一男一女,大约三十多岁,说是徐副师长的二弟,叫……”

    林彤想都没想就道:“我们没有这样的亲戚,让他们走吧!”想了想不对,又改口道:“你就跟他们说,徐副师长家不欢迎他们,这是之前就说过的,以后这两个人再来,挡在门外就是。”

    反正他们家事已经够多的,不在乎再多这一件让人诟病的事。

    小战士拿着手里的话筒无奈的叹了口气,怎么这位徐副师长的爱人看着挺好个人,就和亲戚们处的都不好呢?怎么就他家不接待的人这么多呢?

    他把林彤的话转告给徐老二以后,果然徐老二就炸了,“什么?她敢这么说?她她,她太岂有此理了,我是她小叔子,我是徐振华的亲弟弟,她凭什么把我拦在外面不让进?我不敢,我就得进去,我要亲自去问问她凭什么?”

    小战士面色平淡的道:“嫂子让我提醒徐同志,说是当初你坚决要离婚的时候她说过的,是你选择了即使同亲哥哥家断绝来往也要离婚,所以,这是你自己的选择。”

    他说完就往后退了一步,心想嫂子果然英明,竟然知道这人肯定会大吵大闹。不过,离婚?他眼里隐隐透了些鄙视,徐副师长那样的好人,竟然有这样的弟弟,太给徐副师长丢脸了。

    徐老二愣住了,当初大嫂是说过这话,可他以为她不过是吓唬他的,他都上门了她还能撵他出去不成?她丢得起这个脸吗?

    可没想到,大嫂远比他想的皮厚心黑,竟然就这么直通通的在大门外说这些话,他丢脸的同时,难道她不丢脸?

    他可没想到,林彤现在是想,这住进来大半年,早就丢的什么脸都没了,面子值几个钱,让她难受的事她才不干。

    徐老二脸色又黑又臭的被钱桂花拉走了,“走吧,大嫂正生气呢,过几年咱们再回来,她气也就消了,到时候咱再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