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 第六百四十八章 小丫丫
    林彤正纠结,就没听清刘爱莲说了些什么,等她回过神,嫂子已经要回去了。

    “再坐一会吧嫂子。”林彤有些愧疚的道:“我争取,在小静开学前,让她们见上一面。”

    之前她认识的徐振华手下有个小伙子就很不错,正好给她介绍介绍。

    刘爱莲笑道:“不用麻烦了,我先让她见见我同事介绍的这个,这个条件也挺好,大学生刚毕业,可惜的一点就是家不是本地的,不过也没事,正好咱家在本地嘛,行了,我走了,要是这个不成,以后再麻烦你。”

    林彤晚上跟徐振华说了这事,埋怨他道:“都怪你,我不是跟你说了有什么好小伙子让你留意一下嘛,你看,嫂子都上门来问了,我还没有人选,我都不好意思了,只好说前几天家里来客人没顾上……不过我瞅着小顾不错,可嫂子说她那边有人给介绍了,我看嫂子就是不想让小静找当兵的……”

    徐振华干脆双手掐住她的腰,堵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直到她喘不上气来才松开她,笑道:“小顾不行,小顾家里有对象,这个十月一就要回家结婚去了。”

    林彤啊了一声,“可惜了。”她又打起精神笑道:“不过,嫂子说她同事介绍的条件挺好,我看嫂子挺动心,说不定就能成呢!”

    徐振华心不在焉的听着,“你放心吧,成不了。”

    林彤倏地抬头看他,“你什么意思?”

    “看你,紧张什么,我就是实话实说罢了,小静心里装着别人,那种刚毕业的毛头小子她怕是看不上的。”

    林彤哑口无言,过了好一会才嘀咕着道:“你怎么知道的?我好像没跟你说过吧!”

    徐振华不动声色的道:“怎么没说过,你忘了?”

    林彤觉得一定是最近事情太多,否则她怎么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说的呢?她只记着小念要当媒婆这事他是知道的……她挠了挠道:“哎呀,那不过是少女心里一个美好的遐想,这个不算,说不定那小伙子挺出众挺优秀的,小静和他正好合得来呢,这年纪上多合适啊!”

    徐振华不愿意她心里老想着这些无关的人,今天王雅君,明天姜雨静的,他抱起她往床上压去,“管他们合不合适呢,我们合适就行……”

    一早起来,林彤学校里有事,给她打电话,她在学校里开完会,去公交车站的路上碰上了巴尔图。“巴尔图?你这么匆匆忙忙的是干什么去?”

    巴尔图比去年他见的时候胖了一些,没再干巴巴瘦的可怜,身上的衣服虽然有些旧了,但洗的干干净净,不过,这身衣服明显还是干活穿的。

    “小姑?”巴尔图正要上车,听到有人喊回头看是她,急忙吼了一声:“孩子病了,我得回去看看。”说着上了公交。

    林彤犹豫了下,也跟着他上了车,这个时间车上人还不算多,不过巴尔图明显惦记着孩子,并没有注意到林彤跟上车,直到他要买票,林彤先他一步先了两张车票,他这才看到她,“小姑,你怎么也上车了?”

    “孩子病了,我跟你过去看看吧。说起来,这孩子生下来快两生日了吧?我还没有见过呢。”

    林彤轻描淡写的话让巴尔图眼睛倏地红了,“小姑,对不起……”

    林彤不在意的摆了摆手,“说那些干啥?我这也是碰巧了,正好,看看孩子,告诉你爸你奶一声,省得他们惦记着。”

    巴尔图眼睛更红了,“我对不起我爷爷奶奶,对不起我爸我妈……我不是不想见你们,我是没脸……”

    车上人不多,可还是有很多坐车的,离着近的都好奇的瞅过来,林彤拍拍巴尔图的胳膊,“行了,车上这么多人,有什么话下了车再说吧!”

    巴尔图点点头,用手背随意的抹了一下眼泪。

    大约坐了六七车站地,二人下了车,巴尔图心急如焚的连跑带窜的,刚跑没几步想起林彤还跟着呢,忙回头去看。

    林彤摆了摆手,“你走你的,我快点能跟上。”

    惦记孩子的滋味她心里明白,因此并没有责怪他的意思。

    巴尔图咬咬牙,朝前头跑去,这条路并没岔道,小姑在后面完全可以找过来。

    林彤也是看出了这一点,她并没有跟着跑,只是加快了脚步,远远的缀在他身后,看他进了一个不大的院子。

    她走过去的时候,就听到里面传来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巴尔图抱了个小姑娘,旁边跟着一个年轻女人急的满头大汗的在哄着他,“丫丫不哭,丫丫不要哭,爸爸回来了,咱们这就去医院打一针就好了……”

    小丫头听到医院打一针的话,哭的更厉害了,“不打针,呜呜,不打针……”她还不会说完整的句子,说完又大哭起来。

    林彤走过去,伸手去摸孩子的额头,“这是发烧了?是不是嗓子发火了?”

    林彤很注意保养,穿着又好,看起来就跟二十二三岁一样,那年轻女人警惕的盯着她,“你是谁?”这么年轻穿的又好,不会是丫丫亲妈吧?

    巴尔图急道:“应该是发烧吧,小姑你快帮我看看,这孩子从小真没闹过什么大毛病,可皮实了,这可是头一回……”

    “烧这么厉害,量了多少度没有?赶紧送医院吧!”林彤有带孩子的经验,可她不是大夫。

    巴尔图唉了一声,抱着孩子就往外跑,林彤往后退了一步,那女人听到他叫小姑,这才知道自己认错人了,她不好意思的说了句“小姑,我们要带孩子去医院了,你是一起还是在这儿等着?”

    林彤看这姑娘二十岁的样子,刚才的警惕她看在眼里,现在又一副讨好的模样,心里就有了些猜测,她淡淡的道:“一起去医院吧,离着远不远?”

    “不远,这边就有一家医院。”别看那姑娘和林彤说着话,脚底下可不慢,出了院子她指着一个方向道:“过三个道口右手边就是,那小姑,我先过去了,丫丫看不着我该着急了。”

    看的出来,孩子发烧,这姑娘确实很关心很着急,就是不知道张雅枝去了哪里,而看巴尔图住的这个院子,虽不算太破旧,地方也不算偏僻,但从院子里能看出,条件也是很一般。

    要再说他给哪个大老板的公司干活的话,林彤一百个不信。

    干活?干的是泥瓦匠或是力工活吧?

    她心里有些后悔,去年碰到这孩子就应该好好逼问他一下,结果这孩子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让她生气,也就没多管没多问。

    唉,没有妈的孩子在身边,这小丫丫也够可怜的。

    也不知道这二人是什么时候分开的?生完孩子以后还是孩子一岁的时候?

    林彤心里一边暗自琢磨着,一边找到了医院,巴尔图动作快,已经给孩子看完了,正好那姑娘去,给挂了号开了药。

    这小医院病患并不是很多,大多都是周边住的,对于挂号看病的要求并不严格,大多数都是先看病,再开药顺便挂个号。

    “扁桃体发火,高烧40度。”那姑娘跟林彤简单的说了几句,“刚打了一个退烧针,现在等着做试敏打点滴!”

    小丫丫在巴尔图怀里哭的可伤心呢,看见那姑娘就伸手要找她,“静姨”

    徐静忙抱过她,柔声细语的哄着她,巴尔图看小丫丫哭的不那么厉害了,这才过来跟林彤苦笑道:“小姑,这是徐静,我房东家的姐姐,平时都是她帮我照顾小丫丫,所以小丫丫也跟她最亲。”

    至于孩子的亲妈,巴尔图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并没有提起。

    林彤也没有去问。

    等孩子打上针,林彤给巴尔图留了五十块钱,“明天我再去你家看看孩子。”

    巴尔图接过钱,欲言又止,林彤说他:“有话就说,跟小姑还吞吞吐吐的不痛快!”

    巴尔图眼圈又有些红了,林彤喝道:“男子汉大丈夫,老哭什么哭?自己选的路,跪着也要走过。这世上没有过不去的槛,没什么大不了。”

    巴尔图低声道:“小姑,明天我还要去上工……”

    “你去你的,我去看孩子又不是去看你。”林彤话说的极不客气,“行了,我得赶紧走了。”

    巴尔图回到病房,徐静好奇的问他:“你小姑走了?”

    他点了点头,徐静犹豫了一会问:“你在沈城有亲戚,平时怎么没见他们来看你啊?”

    巴尔图眼眶一红,想到小姑说的话赶紧把眼泪憋了回去,闷闷的道:“当初丫丫妈说不让小姑知道我们换工作换住处,嫌她管东管西的……后来,我没脸去见她们……”

    徐静同情的看着他,低声道:“你也真是的,自家亲戚,哪能真怪你啊,看你小姑这人挺好的,以后再有什么事,你就去找找她吧,有人帮着总比这样一个人强!”

    巴尔图点了点头,掏出五十块钱塞给徐静,“这是刚才我小姑给的,你先拿着,余下的等我挣了钱再还你……”

    “那行,这些就当今天的医院费了。”徐静抱着好不容易哄睡的丫丫,跟他商量道:“我看你这样出工也太累了,还没有时间看丫丫,丫丫都几天没看见你了?要不,就找个别的活试试看?我看你小姑穿的很好,你找她帮帮忙吧!自家亲戚,该张口求人就得张口求人,这没啥丢人的。说不定你把人家当外人,人家心里才不舒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