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重生八零之极品军妻 > 第六百七十七章 别叫我女婿(第五更!)
    老太太和老头上了车,徐振华把车开走,留下警卫室的士兵在那议论,“听说徐师长家嫂子是后到一起的,没想到是真的?”

    另一个是老兵了,“那又怎么样,你没看徐师长家儿子和她这个后妈亲着呢!那真是不比亲妈差。??火然文  w?w?w?.?r?a?n?w?e?n?a`com”他说着摇了摇头,“不过这前头这岳父岳母瞅着可不咋的,说话太难听。”

    哪有当着人面说叫她为“他后妈”的。

    不过徐师长家的嫂子也是个厉害人,这大院住的都知道。

    徐振华开着车,杨老头被他那一身冷厉的气势震住,心里有些胆怯,但又觉得在女婿面前这样有些丢了面子,他挺了挺胸脯,强撑着胆子说:“女婿啊……”

    “叫我小念爸爸吧,咱们之间的关系,你我都心知肚明。”徐振华不客气的打断他的话,刚才二人在大门外的话让他很是生气。

    老头被噎了一下,“那啥,那行,就叫你振华。”好歹没说让他叫徐师长,也算给留面子了吧!

    老太太不太高兴的问:“我家大宝咋回事啊?你们把他带到沈城来,怎么能让他被人打了?”她不敢得罪徐振华,可对林彤就不怎么客气了,“我说小念他后妈……”

    汽车突然停下了,老太太被闪了一下,哎哟一声道:“你这是干啥?怎么突然停了?”

    徐振华不客气的道:“下车!”

    老太太纳闷,“咋的,到了?这么快啊?”

    徐振华冷冷的道:“这么多年,徐杨两家什么关系,你们不会不明白,不用跟我揣着明白装糊涂。林彤是我媳妇,是小念的妈妈,你们要是再这么没礼貌,那就给我下车,别让我说出更难听的来。”

    老太太这才明白他是因为自己说了小念的后妈而不高兴。

    林彤一声不吭,也是要看看徐振华什么态度。

    听到男人去怼这不知所谓的老太太,她笑的眉眼弯弯的回头说道:“我想二老还没弄明白吧,这些年,小念帮你们都是我出的钱,你们要是有骨气,就别来缠着他一个没挣钱的孩子。要没有那骨气,用着他的钱,就别装糊涂。”

    当着外人的面,要顾忌一下名声,可现在就这几个人,林彤才不会管他们爱不爱听,这话该不该说呢!

    你让我不舒坦,我干吗要惯着你?

    你又不是我婆婆,再不好我也要让几分。

    林彤这话就相当于撕破脸,老太太气的揪着衣服,“女婿,你,你就让她这么跟我说话?”

    徐振华不耐烦了,“别叫我女婿,如果不愿意,可以叫我徐师长。”

    这话就表明了他的态度,老太太立刻抹起眼泪,拍着大腿哭道:“我可怜的女儿啊,你死的这么早,可怜你的家被别的女人占了啊,有后娘就有后爹,看看你女婿对你爹妈的态度啊,简直是没良心啊!”

    徐振华笑了,眼里闪过一丝危险的信息,他开开车门下车,又把后面的车门打开,二话不说把老杨头和老杨太太一一拉下车,自己上了车,砰的关上车门,开了车就走。

    林彤:“……”

    留下那二人在马路上捶足顿胸,指着这远去的汽车大骂个不停。

    林彤知道,这种行为被人告上去,徐振华的名声就会坏了,可他还是做了,仅仅是因为他们对自己那种蔑视的态度。

    “其实以前他们不敢这样对我,估计是觉得大宝被打了,可以拿这事来要挟我们要钱吧!”林彤想了想轻轻的开口,“算了,两个糟老头糟老太太,不稀得和他们计较。”

    虽说他们说话难听,可自己看在小念的面子上,也不好太过计较。

    “原本还和小念说等过一个月把大宝送回去,再给他点钱,看他是开个店还是打工随他的便,现在嘛,我看这回就让他们把他带回去吧!大不了多给点钱。”

    “不给,一分钱都不给。”徐振华恨他们说话难听给小彤难堪,“当初两家断了亲,我回家探亲的时候想着不管怎么说也是小念的外家,才去送了年礼,却被他们讽刺一番撵了出来,这些年我也想开了,这名声有时候就是营造出来的。”

    这就是说如果有不利于他的传闻出现,他会扭转这种局面,把不利的传闻转变过来?

    徐振华看她看着自己不说话,笑着伸手去捏她的脸蛋,“怎么,吓着了?”

    “你先把车停下好不好?”林彤嗔道:“吓什么吓啊,你是什么人我还不知道啊?咱们心善可不代表好欺负,你这样维护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徐振华把车停到路边,也不管外面是否有人看见,捧着她的脸就亲了上去,“小彤,”他的声音微微有些粗哑,看来他心情有些激动,估计是想起当年那些不愉快的事了吧!

    “林彤拍了拍他的肩,”柔声安慰道:“我知道我知道,你不用说我都明白。”

    徐振华的头抵在她的肩膀上,笑道:“咱们两上,是天生一对,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也都要在一起好不好?”

    林彤心里一片柔软,“好,我们一直一直在一起。”

    过了一会,林彤才劝他,“你先去部队吧,我过去接了他们去看大宝去。”如果把二人就这么扔到大街上,他们找不到大宝,最后还是得回大院,那更麻烦。

    徐振华亲了亲她的面颊,“不用,我陪你去,我看他们还敢不敢再说些难听的话。”

    林彤其实是不愿意他跟着的,如果那二人说难听的,徐振华不反驳她心里不得劲,反驳了传出去确实不好听。

    外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只知道那是他前岳父岳母,媳妇没了就对岳父岳母这样,这名声能好听?

    如果只是她自己,她以什么态度就随自己心意,若他们懂事像以前一样说些好听的,她也不介意多给他们点钱。可若像刚才一样,那她怼他们也毫无负担。

    所以林彤拒绝了,还直言把自己的想法跟他说了,“你乖,听话,我一个人去就行。”

    徐振华也知道她说的是真的,可心里还是不舒服,总觉得自己不能陪她把那些加诸在她身上的恶言恶语给挡住。

    “哎呀,这事听我的,你再不走我要生气了。”

    林彤连撒娇还发脾气,最后又施美人计算是把人弄走了。

    她自己拦了辆出租车,反回到刚才把二人扔下那地,老头老太太正傻傻的站在道边,老太太破口大骂,旁边有行人走过不时的回头去看,还以为是两个精神病呢!

    林彤让车调头,她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冷冷的对二人道:“上车,这里是沈城,不是你家炕头,再骂骂咧咧的小心警察来抓你。”

    老太太听了吓一跳,忙把嘴闭的严严的。

    老杨头是见过世面的,他知道派出所不会管这种事,可要是徐振华发话了,那可就不好说。刚才已经把人得罪了,说扔下就能把他们扔下,这会还是先上了车,去找了大宝再说其它。

    老杨头冲老太太使了个眼色,二人爬上车,老太太问:“我女……”林彤冷冷的回头盯着她,老太太不知道怎么,这到了嘴边的话愣是没敢说出口,她咽了下口水,改问道:“小念他爸呢?”

    “生气走了。”林彤没好气的道:“你们想给你添堵,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我告诉你们,你们家的破事我以后再也不会管了,这回你们来,就把大宝带回去吧!我管吃管住的,把你们惯出毛病来了。”

    她说话毫不客气,出租车司机不知道他们是啥关系,还以为这二老是这年轻女人的公婆,心里直啧舌,这样的儿媳妇可够厉害的了。

    老太太挺不服气的,“是你们把大宝带出来的,当然得管他了。”

    林彤淡淡的道:“你弄错了,是小念把他带出来的,你可以去找小念算帐。”她回头瞥了二人一眼,“不过,经过这一次,小念也不会管你们了,他一定很痛恨自己有这样的姥家吧!”

    老杨头脸一黑,这话也太不客气了。

    老太太还要张口,林彤不客气的道:“行了,别说没用的了,要吵嘴打架,回去跟我婆婆打去。当你们家的破事我爱管是的。要不是看在小念的面子上,我认识你们家老几啊!别说振华怎么怎么的,当初怎么回事你们心里不清楚啊?人要脸树要皮,杨主任,好歹你也是当过领导的人,别让人看不起!”

    这回杨叔也不叫了,老杨爷知道这是刚才把她得罪狠了,忙掐了老太太一把,让她闭嘴,有什么事见了大宝,跟他商量了再说。

    大宝身上已经不那么疼了,可是经过两天,那青的地方看着更吓人了。

    老太太看了哭的不能自己,好像大宝马上就要见阎王了似的。

    林彤懒得看他们那出,出来院子里,拿了个板凳坐着晒太阳。

    刘母跟她出来,不知道为啥她的眼睛是红肿的,林彤也没心情去问,就见刘寒哲跑了回来,手里还拎了一块肉,“徐婶来了,妈,肉买回来了。”

    刘母接过来,“我今天让小哲请假了。”她说小哲,“给你徐婶磕个头。”

    刘寒哲扑腾的跪下了。

    林彤吓了一跳忙过去扶了他起来,“你们这是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