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本宫专治各种不服 > 258 毒很毒
    秋香满意地点头,觉得即没有仗势欺人,又能与人说理,很有成就感。

    “所以你这样聪明,一定会发财嘛。我家公主还说了,就算做肉食,也不要当街宰杀羊只。已经吃了它的肉,至少要心存感激,更不得虐杀,损阴德的。”

    “小人知道。”掌柜的点头如蒜,“我们宰杀羊只之前,都要拜神的。为了口腹,已然要了它们的命,哪能还要欺侮打骂它们呢?那不是人干的事,死了下要地狱的。小人知道大长公主仁善,必定会做到的。”

    秋香点头,满意的回去复命,当然没忘记要了一盒子羊肉馅饼,等回头找人送进宫。尽管没有新做的好吃,找御厨房热一热,总归是可以的。

    但她也觉得她家公主不那么守规矩,换做任何一个谨慎小心的人,谁敢把宫外的吃食带给皇上?别说中毒什么的,万一吃坏了肚子,也是担待不起的呀。不过,想来公主有非常好的防范措施,才敢这么做吧?

    就这么着,天都黑透了,一行人才离开老程记,回到公主府。

    赵平安早早叫人提早回府,由绯儿亲自带人收拾准备,为石道长和科科安排了一处干净清幽的院落,离阿布天天潜藏的有名堂不远,名为悠远堂,倒是与道长的身份相符了。

    “谢道长救命之恩。”等师徒二人安顿好,赵平安才正式向石道长行拜礼。

    此时她已经摒退左右,悠然堂的正屋里只有她与石道长和科科三人。尽管她的三大宫女都是绝对信任的手下,但她的秘密太多,有些还匪夷所思,就连绯儿等人也不是完全知情的。

    另一方面,就算她贵为大长国公主,但道长是方外人,受得她这样的俗礼。

    所以石道长倒也坦然,科科更是坐在一边,捧着这时节难得一见的苹果啃着,大眼睛溜溜地转,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相见即缘,从前的事,你不必放在心上。”石道长微笑道。

    “可是……”赵平安顿了顿,还是决定实话实说,“之前您救我,不是因为我晕倒,是因为我中毒了是不是?”

    咔嚓一声,科科把苹果咬下一大块。

    石道长和赵平安同时瞄了科科一眼,都没有说话。

    半晌,赵平安才道,“从前我一直有所怀疑,如今您这样,我到底是明白了。”

    她之所以重生,确实是被人毒死,但又神奇的活了回来。至于到了东京城摔马,那是第二个暗杀。为了让她死掉,还真是下了双保险。只是她运数高,前面有石道长,后面有穆远。

    可在她皇兄离开之前,她对政治完全没有兴趣,对朝堂中人虽然有威胁,可到底是谁非让她死不可?就算为着传说中那道不知有没有的遗诏,也不至于如此下血本吧?

    要知道皇兄把她保护的那么好,对她下手是很不容易的,何况还是两次。

    叶家,脱不了干系。难不成,还有别人?

    最要命的是,她到现在也没找到下毒以及害马的人。这件事始终是她身边的一个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造成危害,也不知道危害能有多大。

    “毒很毒,哪那么好解。”好半天,科科突然插了一句。

    “徒儿……”石道长责备地看了徒弟一眼。

    “有什么关系?”科科却无所谓的耸耸肩,“事实已经发生,我这也不算泄天机吧?再者,老程记给了我一块随便吃的牌子呢,是平安给争取来的呀。师父不是常常对我说,人待我以诚,我投之以信。师父会观相,平安地位是高,却没有黑心肠。”

    赵平安不允许这对师徒称呼自己的尊称,于是科科就大方叫她的名字。

    而她这话说得虽然拗口,意思却让赵平安震惊无比。

    难道说当时她真的死了?她的还魂是石道长所为,还是他们师徒是知情者?

    登时,她心中纷乱如麻,仿佛笼罩在自己身上那层透明的保护层被戳破了,失去了绝对的安全。但又感觉一颗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有地方安放,她不再孤单了。

    人,怕的就是独自守着一个秘密,那简直是巨大的心理压力。

    而两种极端的感受同时出现,令赵平安心生怪异之感,微微的恐惧,却又十分的熨帖。

    她强行镇定了下心神,没有直接追问,反而说,“有点对不起道长您了,因为前些日子我为了扑灭全城大疫,又为了救人,不得已,把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事安在了您的身上,说是您给的仙方。也没经您同意,就对外宣称您收了我为徒,教授了医术。我这样说,虽是迫不得已,但若一直无缘得见倒罢了,现在相见,定然有人问起,还请道长……”

    怎么说呢?让人家配合她撒谎?

    意思是这么个意思,情况是这么个情况,但让她直说出来,有点难度,毕竟她脸皮还没有厚到那个程度。

    好在石道长很明白她的意思,直接点了点头道,“这些事,贫道之前也有闻。这次上东京城来,倒不是要问你些什么,实在是小徒……”

    贪吃?

    这好像也无法直说出口。

    只无奈的叹了一声又道,“能再度相见,也是缘分至此,倒不必推拒。至于你说的那些话,只要是于国于民的好事,善事,贫道乐于帮忙,担了这个虚名又如何?凡事随心,身外物不必介怀。”

    “只怕给您带来麻烦,所以还请在府中多住些日子。”赵平安诚恳地道。

    别人知道她有“仙方”,又得知传她仙方的仙长在此,怎么可能不打主意?万一拜师不成,强夺不成,起了伤害石道长之心就是她的罪过了。

    很多人,嘴里对神仙尊敬无比,还求着满天神佛保佑,做出个虔诚的样子来。可一旦与自己的利益冲突,真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有个屁的信仰和底限。

    “这也没关系,水势无常,可道家还有句话叫上善若水,只要顺应天时地利而为,贫道与鄙小徒无妨的。”石道长淡淡的,温和的说。

    赵平安一颗心,终于放进了肚子里。

    这位道长十分神奇,看似平凡,好似从市井中走出,但必定有不寻常之处。不然,怎么就救了她,怎么还好似看透了什么?

    …………66有说要说…………

    三更,还清!

    明天如常,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