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都市小说 > 技艺天王 > 第二百五十九节 吹毛求疵的仿造
    “我答应了须老先生一定把皿方带回中华,就不会食言。”

    秦淮突然露出微微的笑意。

    “好好休息四天。”

    “不,我晚上就帮秦先生在附近租好作坊!”

    谢临风想尽可能帮秦淮省时间。

    他对皿方有一股独特的情怀,迫切的希望皿方能回到中华故土。

    皿方啊……

    不辞千难万险跨越三千年历史,重现于世间,这简直是最大的浪漫!

    但假若他们这一代人不做出足够的努力,导致皿方在如今的繁荣盛世都无法归国,只能让国宝远隔重洋翘首以盼的话,那是多么刺痛人心的事情?

    想到这里,谢临风先生眼里噙着泪水。

    “我痛恨一百年前那个羸弱的国家!

    也欣喜眼下日渐强盛的国家有机会把国宝迎接回来。

    对于外国人来说,他们只是钟爱文物的种种纹饰、铭文,无非夸赞两句中国的青铜技艺多么登峰造极。

    可对于中华家的人而言,这每一个字、每一个线条中蕴含的故事,都是在告诉我们后人

    祖先曾经崇拜什么!

    信仰什么!

    靠什么活着!

    这些对中国人很重要!

    所以,我谢临风宁愿少活二十年,也想迎它回家!”

    谢临风先生一向挺直的腰杆缓缓弓起,九十度朝秦淮鞠躬。

    “须老先生请秦先生过来,一定是有不小把握的,尽管这样,我还是会很担心,恳求秦先生竭尽全力!为后世子孙计。”

    听得谢先生一番语重心长掏心窝的话,随行人员鼻尖都有些酸涩,眼中不知何时竟然溢出了热泪。

    赤子之心,拳拳至此!

    “如你所愿,但事**速则不达不是吗?”

    秦淮拍拍谢先生的肩膀。走进房内,他不是不着急,他只是必须沉着冷静。因为接下来的仿造,容不得半点差错。

    这将是秦淮最欺世的一次仿造。

    走进房内,秦淮简单洗漱,然后拿起手机,商雅已经发了几条短信了。

    这个晚上,秦淮一边和商雅有一句没一句的煲电话粥,一边在图纸上画一些设计图。

    商雅不在身边口花花,却也蛮不习惯的。

    ……

    ……

    第二天。

    秦淮进入作坊,黄蜡、铸模泥、铜块、锡、耐高温材料等都准备齐全了。

    但凡秦淮要用到的材料一应俱全。

    可见谢临风先生真是把这件事关心到每一个细节了。

    秦淮颔首,坐在工作椅上闭目回想,皿方的细节都浮现在脑海。

    秦淮对青铜器的解析都是专业的。

    所谓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

    秦淮解析的时候,皿方已经不是一个整体的皿方了。

    而是上百块经过处理的、有规律的碎片。

    秦淮用纸巾把手指擦得干干净净。方才拿起雕刻刀开始剥刻。

    画风渐转。

    只见秦淮的五官都写满了认真之色。

    一刀一锉,一笔一线,身在其中,全神贯注。

    蜡是黄灿灿的颜色,不过在秦淮刀尖下,变成了琥珀般清澈透明的颜色,一丝丝的落在桌面。

    随行工作人员在一旁观看,看到秦淮的动作,顿感清凉入定,燥意全无。

    太赏心悦目了!

    此刻的秦淮,不着一丝人间烟火气。

    时而如春风,时而如夏雨,时而如群山万重,时而如芳草天涯,明明是简单的雕刻,但却似乎包容万象。

    宛如一场雅俗共赏的艺术表演。

    让人想起庄子在养生中的一篇古文。

    庖丁为文惠君解牛,手之所触,肩之所倚,足之所履,膝之所,砉然向然,奏刀然,莫不中音。

    合于《桑林》之舞,乃中《经首》之会。

    秦淮的雕刻过程就非常艺术!宛如一首淡淡昆曲的水磨调。时光在一刀一刀的律动中缓缓流逝,身边的气场一片宁静。

    ……

    ……

    商周的青铜器是中华家艺术最独树一帜的一面旗帜,也是世界青铜器文明的巅峰。

    它们不仅仅是一件器具,也是一座座蕴含东方建筑美学的宫殿。

    钟鸣鼎食。

    定鼎江山。

    中华家的青铜器,具有一份独特的美感,集王权、富贵、祭祀、信仰、军工、精湛于一体。

    在造型阶段,青铜器铸造师最需要把握的一点便是器具的建筑美,犹如盖一栋固若金汤的宫殿。

    基于这一点考虑,秦淮的雕刻过程有些怪异。

    并不是打粗胚,再雕刻纹饰、铭文,而是先以感觉雕刻出四根顶梁柱。

    四根顶梁柱,并不明显,只有微微的弧度。

    但就是这细微的不明显,让巍峨厚重的的感觉扑面而来。

    如果说皿方整体宛如一位身披璀璨战甲的将军,那么这四根顶梁柱,则是尽显将军风骨!

    所谓画人画皮难画骨。

    一般的青铜器铸造师,哪怕有些顶尖的青铜铸造师,都会被复杂精致的纹路所累。

    然而秦淮,并没有局限在精美上,而是先画骨。

    也只有秦淮这种专注于欺骗专家几十年直觉的仿造师,才会从这么刁钻的角度去锻造一件青铜器。

    “这才刚开始雕刻,竟然就有了皿方的感觉。”

    谢临风先生是懂青铜器的,否则不会被选为举牌代表。

    他在湘省创办了一家湘省艺术博物馆,里面收藏有青铜器。

    秦淮全神贯注的雕刻眼前蜡模,先把神韵,骨气展现,尔后才勾勒出云雷纹、夔龙纹等细节。

    此刻,秦淮的雕刻刀画作一支画笔,行云流水的铺开了一幅来自远古的画卷。

    下午四点,皿方蜡膜宣布竣工。

    谢临风看得目瞪口呆,黄灿灿的蜡模,配上商周时期流行的纹饰,皿方的神韵展露无疑,哪怕是现在,都有欺骗性了!

    谢临风先生深呼吸一口气,静看秦淮途好石膏模。将蜡融化掉。

    为了保险起见,他坚持要求要熬夜守在模具身边,以免出现意外。

    秦淮熬不过,只能让谢先生留在小工作室里。

    第二天。

    第三天。

    秦淮白天铸造,晚上熬夜谢先生看守青铜器,白天则睡一会,又继续看秦淮铸造,虽然黑眼圈很重,可丝毫不觉得疲惫。

    那份感情,秦淮找不到词形容,后来才恍然惊觉:这就是民族精神。

    谢先生虽然渺小,但却在做一件伟大的事情。

    第三天下午,秦淮进行最后的做旧。

    “我让谢先生带的湘省城外半斤黄土,拿给我罢。”

    谢先生连忙找出来。他不懂秦淮为什么要带半斤黄土,疑惑的站在不远处,揉了揉困倦的面容。

    “我早就考虑过仿造的问题,如果要展示仿造技艺,使用东瀛的土会有一股海腥味。

    那种腥味很淡,但既然是仿造,便应该用一个个细节堆叠,当每一个足以判断它为仿作的细节都能以假乱真时,不管什么专家也要栽跟头。”

    秦淮一边调制铜锈和土,一边向众人解释,这些细节时平常不会察觉的,只能靠直接,或者一点点心灵感应,秦淮欺骗的就是这一点点心灵感应。

    譬如一位学渣做选择题,明明用排除法还剩下两个答案,但总是选错。

    这是一种定律。

    基本上很少有人能逃过这一定律的无情制裁。

    随行人员和谢临风先生七脸懵逼。

    秦淮这些天鼓捣的小细节太多了!

    多到令人发指!

    他们只能面面相觑,完全接不上话来,甚至连夸奖的话都不知道如何措辞。

    秦淮微微一笑,用牙刷在青铜器表面刷锈迹和泥土。

    锈迹和泥土粘在青铜器表面,会形成锈迹斑斑的痕迹,然后再用水洗刷掉泥土,锈迹便留存了下来。

    这是燕老先生的父亲所创造的做旧法,可以涂出层次分明的锈迹,效果出众,运用十分广泛。

    不过秦淮刷的时候,脑海中浮现原皿方身上的擦痕,尔后开始模拟那些擦痕。

    总而言之,秦淮并未放过任何一处细节,哪怕细如毫毛,秦淮都吹毛求疵的仿制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