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租个男友好过年 > 第二百七十四章 有些题目不能答错
    既然道具经过检验没问题,而两位参赛的同学还没有分出胜负,那么游戏自然是继续下去。

    回到座位上,王铁锤和那位20继续出筷子夹年糕!

    眼睁睁看着他们把年糕往嘴里送,台下的人都觉得喉头发紧,舌头发烫。

    在亲眼见证两位同学被辣到掉眼泪之后,没有人敢想象,他们到底经历着什么样的考验。

    可怕!

    好在,他们终究只是**凡胎,还没有到对辣味毫无感知的地步。在吃到第五个年糕时,王铁锤的耳朵悄悄变红,在吃到第六个年糕时,20也开始发出“嘶嘶”的声音。

    然而,两位同学谁也不会轻易认输,这样的话,就只能继续坚持!

    两人的频率保持的非常一致,在他们都吃到第八个年糕时,台下人终于看出来,这俩都快坚持不住了。王铁锤脸上冒出很多汗,咀嚼的速度变得很慢,20——在台下人的眼中,大约就是“那个男生”,嘴里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大,掩饰不住的那种,而且他的嘴唇变得非常鲜艳。

    王铁锤嚼啊嚼,顺便盯着20:你倒是认输啊!你还能坚持?你不怕吃出病吗?

    对面的20:我是绝对不会输给女孩子的!

    之前掰手腕输给艾烨不算!

    很艰难的把第八个年糕吃下肚,王铁锤觉得心头有一团火在烧,很显然,是她吃的太辣,而辣又吃的太多,但就算是这样,她也不会轻易放弃。

    她想,再坚持一下,或许对面的20就选择放弃了呢?

    然而,很显然20也是这样想的啊!

    于是,原本在游戏设计者想象中只需要一小会儿就会结束的游戏,用时被无限拉长,而那些本打算留给台下同学共同“品尝”的年糕,也被两位参赛者慢慢消耗掉。

    辣这个东西吧,其实吃的超过一个限度之后,就无所谓了——舌头已经暂时废掉,没感觉啦!

    最后的最后,王铁锤还是赢了!

    理由嘛,就是,当辣已经变得不是决定游戏胜负的关键,那么胃容量,才是唯一的参考值。而王铁锤,无敌!

    可怜的20,是被人扶着走下去的,王铁锤比他好那么一丁点儿,还能自己领取游戏胜利的奖品,然后晃晃悠悠走下台。

    “铁锤!”夏含清看着王铁锤,非常担心:“你还好吗?”

    王艳秋和汤正、王金淼和林嘉楠分别坐在她们左右的位置,这会儿也纷纷向王铁锤发来问候,王铁锤摇摇头,把手里的奖品攥紧,坐稳:“我没事。”

    其实,她已经被辣蒙了!

    被扶着回到自己座位上的20在心里暗暗记住一个名字:王铁锤!

    王艳秋、王金淼在后面也参加了游戏,而且是带着男朋友上去参与的考验默契值游戏,当然,配合着愚人节整蛊的主题,这个游戏的重点根本不是默契值,而是答错题目的惩罚环节!

    比如,题板答题环节,主持人问两人第一次见面是在什么时候,可能男生写教室,女生写校门口,那么至少有一个回答是错误的,主持人就选挑选其中一个回答错误的人来接受惩罚,一般来说,哪怕是女生答错了,为了保护女朋友,男生也会主动承认自己答错。

    很不巧,王艳秋有个傻子男朋友。在回答“谁先喜欢谁”这个问题是,王艳秋写她先喜欢汤正,而汤正则写他先喜欢王艳秋。答案不一致,必然有一个是错误的,王艳秋说汤正错了,汤正说王艳秋错了……

    两人在台上就这个问题差点没争得打起来,最后汤正强行捂着王艳秋的嘴,宣布她是错的,台下观众差点没笑死过去。

    这种情况下,王艳秋不得不接受惩罚,主持人在惩罚选项里面抽签,得出结果后,给她递一个气球,让她吹炸掉。

    心里嘴里憋着满满的气,王艳秋一反当初嘻哈足球现场的表现,直接三秒钟吹炸气球!

    “好!”

    台下一片叫好声。

    整个愚人节创意联欢会玩了两个多小时才结束,等大家散场,王金淼和林嘉楠一起走,王艳秋和汤正一起走,夏含清和王铁锤、刘艳一起走。

    “汤正凉了啊!”

    舌头终于恢复知觉,王铁锤清清楚楚说出的第一句话,就是汤正凉了。

    在那个题板答题环节,汤正让王艳秋吃了不少苦头,很多问题,两人回答的都不一致,而他总是傻乎乎的坚持自己才是对的!被平底锅敲、被一杯水泼脸等各种惩罚王艳秋都尝试一遍。也就是现场观众多,大家都当是玩闹,王艳秋没有当场发飙。

    可是接下来……

    平时王艳秋就爱生气,这次汤正的表现,足够王艳秋把他打死好几回了!

    “凉了!”刘艳也同意王铁锤的说法。

    回到宿舍,夏含清同夏含煜打电话,迫不及待把今晚的联欢会说给哥哥听。除了王铁锤、王艳秋等人参与的节目外,今晚还有很多好笑的事情发生,她觉得很好笑,要分享出去!

    听着那些幼稚的话,听着单纯的笑声,夏含煜嘴角勾起。

    白天遇到的糟心事,忽然就不值一提。只要有夏含清在,一切不快,都只是浮云流水,匆匆而过。

    “哎呦,汤正简直是个傻子嘛,都不知道爱护艳秋,害她那么倒霉!答错就答错嘛,真是的,非要和艳秋争!”想起王艳秋参与的那个环节,夏含清替她抱不平。

    看着自己残缺的小指,夏含煜想,傻乎乎的小家伙,有些东西,很重要,根本不可以答错啊。

    我什么时候第一次见你,你当时穿着什么衣服,你更爱吃酸还是甜,你喜欢的动漫是什么……

    都是不可以答错的啊!

    都是,不可能答错的啊!

    存在记忆中,那样深刻!

    “啊,哥哥我跟你讲,铁锤真的好能吃辣啊!”夏含清又和夏含煜说起王铁锤的事情,夏含煜就安静听着,不时冒一两个字,表示自己在听。

    十点钟,王艳秋还没回宿舍,王金淼、王铁锤和夏含清都猜测,这会儿王艳秋搁哪儿哭呢,汤正想把她哄好,估计难喽!

    结果,几人刚刚就这一点达成一致,王艳秋就笑眯眯的推开宿舍门走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