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军嫂来自小星星 > 第211章 鲍紫云的结果1
    祸害遗千年,这句话果真不假。

    鲍紫云被撞得那么狠,竟然活起来了。

    只是,伤情很严重,需要高额的治疗费用。

    鲍紫云半年前离异,现在是单身。父母早逝,家里的兄嫂嫌她不检点,丢人现眼,也早就不跟她来往了,听说她出了车祸需要用钱,人家直接大门一甩,并放话是死是活跟他们无关。

    那个肇事司机跑得可彻底了,根本不知道脱哪儿去了。

    派出所的人没法子,开始想办法找鲍紫云的那些情人,希望他们能帮忙出点钱。

    结果一找,找出来七八个,可一听说鲍紫云躺在医院里等钱救命,个个都说自己跟鲍紫云没有任何关系。

    这下鲍紫云算是没人管了。

    公安局为了不让鲍紫云死医院里,只得出钱让医院保住鲍紫云的命。

    鲍紫云在医院里住了半个月,总算是把命给保住了,但是,下半身瘫痪,再也站不起来了。

    因为她已经这样了,林志国和杨丽华也懒得再追究她的责任,这件事,就算是翻篇了。

    可等待鲍紫云的,却远远不止如此。

    瘫痪在床的鲍紫云终于才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从医院回来之后,她就被扔在了自家床上。除了她哥每天过来给她送饭之外,再也没人来看过她一眼了。

    以前那些像苍蝇一样围在她身边的男人,早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虽然下半身瘫痪了,但她的生理功能还是正常的,加上又没人肯照料她,她哥想了法子,把她的床板挖了个洞,让她可以躺在床上排泄。毕竟,要是拉床上了,谁给她洗。

    鲍紫云虽然行为不检点,但平时还是很干净的,又因为要勾搭那些男人,所以房间里收拾得很温馨干净。现在她不能动了,房间里落了厚厚的一层灰不说,还整日弥漫着她的屎尿味。

    起初她闻到这些味道的时候,还会心生恶心,后来时间一长,也就麻木了。

    想到自己的后半生只能这样躺在这里,鲍紫云把肠子都给悔青了。

    为什么当初就非得一门心思的要在林志国那棵树上死吊着呢?这世上男人多的是,比林志国优秀的男人也多了去,为什么自己非要跟他死磕呢?

    如果她没有去纠缠林志国,那她现在肯定还是过着被许多男人捧着惦记着的日子……

    虽然那些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但是他们可以给她想要的啊。能让她舒坦快活,能让她衣食无忧。

    比如今这样生不如死的活着,好太多太多了。

    鲍紫云一想到自己今后的惨淡人生,就忍不住泪流满面,破口大骂。骂林志国,骂杨丽华,骂她哥哥嫂子,骂那些睡过她的男人……

    正当她骂得起劲,房门开了。

    男人一开门,就被屋里的味道熏得差点吐了出来,站在门外等屋里的味道小一些了,这才抬脚走了进去。

    鲍紫云一看来人,哼了一声:“你来做什么?来看我如今有多可怜吗?”

    男人笑着摇头:“当然不是,我是来接你走的。”

    “接我走,去哪儿?”

    “我说过,一日夫妻百日恩,你跟我了做了那么多场露水夫妻了,我怎么也不忍心看你没人管没人问的,所以,我想把你接到乡下去,让我妈照顾你。虽然乡下条件是差了点,但总比你现在这样强,起码能有个人帮你擦擦身子,不让你整天闻着这味道。”

    男人说得情真意切,鲍紫云眼眶一红,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淌。

    “你怎么不早点对我这么好?你如果早点对我这么好,我肯定一心一意跟着你,伺候你。”

    男人看着她那张太久没洗过的脸上被眼泪冲出来的一条条污渍,心里忍不住一阵嫌弃,但嘴里却还是轻声细语地说道:“过去的事就别再想了,我给你收拾收拾衣服,咱们现在就走。”

    鲍紫云点点头,看着男人把她的衣服给装进一个大包里。

    收拾妥当了,男人上前掀开被子,一股子骚味扑面而来,差点没把他给熏死过去。

    鲍紫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太久没收拾了……”

    男人笑了笑,看了看她光着的两条细如麻杆的腿,又回头翻了条裤子给她套上。

    鲍紫云看到自己的腿,又忍不住哭了起来。以前她的腿多美啊,又白又长,浓纤有度,可如今肌肉萎缩严重,瘦得皮包骨头了。

    “别难过了,以后会恢复起来的。走吧。”

    男人把鲍紫云的脸仔细的擦干净,这才背了起来,大步走出门。

    已经很久没见到太阳的鲍紫云,出门之后眼睛被阳光刺得睁不开。

    周围的邻居见了她,都一脸鄙夷的转过头。

    鲍紫云以前本就让人瞧不起,这附近的邻居一个个都防着她,生怕她把自家男人给糟蹋了。那时候鲍紫云可瞧不起这些女人了,就她们家些男人,一个个见了她,都恨不得把眼珠子粘她身上,她都不稳得搭理。

    可如今,鲍紫云没那个资本了,见了这些邻居,把头埋得低低的。

    直到坐进车里,鲍紫云才想起来:“要不要去跟我哥说一声?”

    虽然她那个哥不是个东西,不管她的死活,但怎么说也是她唯一的哥了,这些日子也给她送吃送喝的。她找到依靠了,理应给他打个招呼的。

    男人说道:“不用了,我来之前就去找过他了,开门的钥匙也是他给我的。”

    鲍紫云想到刚才男人是开锁进门的,这才笑着点头:“那咱们就走吧。”

    这一走,就走了一天一夜。

    鲍紫云一路上不停的问到了没,男人都说,快了快了,他家住得远。

    终于到了地方,车子停了下来。

    “到了。”

    鲍紫云看了看周围荒无人烟的模样,瞪着眼问道:“到了?”

    男人点点头,按了按车喇叭。

    就见前面奔过来几个人,几个穿得破破烂烂的男人!

    那些男人一看到鲍紫云,眼睛都直了。

    虽然鲍紫云瘫痪了,又瘦得厉害,但底子好啊,白净的瓜子脸,配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勾得这些男人眼睛都转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