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修真小说 > 长生庄主 > 第三百四十四章 追赶
    茅向南瞪着眼睛,骂了句粗话:“他娘的,跑得真快。霍彭,咱们俩快跟上!”

    说罢,他立马施展轻功,朝着无为观外疾速飞去。

    而霍彭同样没有犹豫,当即身形一跃,腾空而起,消失在了观内。

    与此同时,前院拐角处,天机阁那中年男子和两位青年全都一脸兴奋。

    三人虽然没有出去,但之前顾长青等人的对话,他们都听在了耳里。

    其中一位青年欣喜道:“师父,那两位老前辈,果然来了这里。”

    “是啊。”中年男子点了点头,随即叹道:“公孙流云那小子,原先就推算惊人,有了天机玉后,更是如虎添翼。当真是后生可畏,不服不行呐。”

    另一位青年皱眉道:“师父,那两位老前辈的速度实在太快了,我们根本不可能跟得上。现在他们都走了,我们去哪里寻找他们?”

    中年男子道:“不急,离开天机阁之前,公孙流云那小子又给了我一件东西。”

    说着,他从怀里取出一件物什。

    那是一件由龟背、青玉、磁石、铜针制成的宝物。

    其中一位青年问道:“师父,这是什么?”

    中年男子解释道:“这是公孙流云制作的特殊罗盘,听那小子讲,一旦那位顾前辈和白前辈正式交手比武,只要在方圆二十里内,都可以利用它找到对方的具体位置。”

    那青年道:“师父,真有这么神奇?”

    中年男子道:“谁知道呢?不过在这种事上,想必公孙流云那小子也不敢撒谎。毕竟,这件任务,可是太上长老和掌门特地交代下来的。”

    另一位青年道:“师父,那我们现在做什么?”

    中年男子道:“做什么?当然是在这里等喽。”

    另一边,客房门口。

    宁小堂眯了眯眼睛,望向夜幕中某个方向。

    他对沈凝儿说道:“凝儿,我们走。”

    说着,宁小堂揽住了沈凝儿的细腰,身影一闪,如同一缕青烟,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无为观前院,随着顾长青等人的离去,一下子又冷清下来。

    观主罗平望着漆黑的夜幕,苦笑地摇了摇头。

    说实话,顾长青和白生一两位前辈的比武,他也是打心眼里想旁观见识一下。

    可惜,自己实力不济,只能作罢,因为他根本就跟不上对方的速度。

    整个无为观,恐怕也只有他师父穆无秋,才有资格旁观。

    “唉,罢了罢了。”罗平暗叹一声,虽有些遗憾,但也并没有太过纠结。

    毕竟,按目前来看,能观看到两位老前辈比武的,也就三人而已。

    微微顿了顿,罗平忽然望向某个拐角,开口说道:“三位施主,何不过来一叙。”

    听到此话,天机阁那中年男子不由迟疑了一下。不过随即,他还是和那两位青年,一同走了出去。

    中年男子拱了拱手道:“在下季墨辰,见过罗观主。”

    罗平拱手还了一礼,说道:“原来是季施主,刚才那些前辈的对话,想必你们也都听到了。”

    季墨辰道:“不瞒罗观主,我们此番过来,其实就是为了观看那位顾前辈和白前辈的比试。”

    罗平微微有些诧异,道:“你们是怎么知道两位前辈会来此地?”

    季墨辰也不隐瞒,说道:“罗观主,其实在下乃天机阁的门人。我们之所以知道两位前辈会来此地,那是门中提供的消息。”

    “难怪了。”罗平微微点头。

    他听到对方是天机阁的人后,当下就释然了。

    因为天机阁向来以推衍之术见长,能获得各种隐秘的消息。

    只是罗平心底里,对此事依然有些吃惊。

    他没想到天机阁还有这样的本事,竟然能推算出两位前辈会来无为观。

    这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想不明白,罗平也懒的去想。

    他看了一眼季墨辰说道:“季施主,你们想要观看那两位前辈比试,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那两位前辈现在已经离开了无为观,以他们的速度,常人根本就跟不上。”

    “说出来也不怕你们笑话,罗某同样很期待观看那两位前辈的比试。可惜,罗某实力不济,没法跟上那两位前辈的速度。”

    季墨辰笑了笑,道:“罗观主,你若想观看那两位前辈的比试,倒也不是不可能,待会儿和我们一起走即可。”

    罗平疑惑道:“此话怎讲?难道你们接下来还能找到那两位前辈的具体位置?”

    “没错。”季墨辰点了点头,从怀里拿出一件物什,说道:“一旦那两位前辈的比试正式开始,我们便可以通过它,找到那两位前辈的方位。”

    随即,季墨辰向罗平大致介绍了一下手中宝物的功能。

    听完介绍,罗平的眼睛顿时渐渐亮了起来。

    他感慨说道:“当真是不可思议,天机阁果然不愧为千年大派,竟还有这样的宝物!”

    ……

    另一边,茅向南和霍彭两人,全都爆发出了自身所有实力,以最快速度,在华山众峰间飞掠。

    “他娘的,他们怎么还不停下,老夫快跟不上了。”

    茅向南开口抱怨道,额头汗水连连,气息也开始变得越来越混乱。

    “跟不上也得跟,谁叫我们实力比他们弱?”霍彭开口说道,“还有,这个时候你能不能别讲话?多说一句话,就多消耗一份力气。”

    当下,两人不再言语,只顾闷头赶路。

    不过没过多久,茅向南忽然又开口道:“妈的,人呢?接下来我们往哪里走?”

    霍彭下意识地就要抱怨对方又乱开口,但紧接着他就愣住了。

    是啊,人呢?

    两人都停了下来,立在一块峭壁上,有些不知所措。

    因为这一瞬间,两人把人彻底跟丢了。

    他们已找不到穆无秋的身影,更别说顾长青和白生一的踪迹了。

    “唉,我们还是跟丢了。”霍彭颇为无奈说道。

    就在这时,茅向南忽然道:“快看,又有人来了。”

    只见夜幕中,一位年轻男子揽着一位年轻女子的腰,衣袖飘飘,轻盈灵动,就宛如一对蝴蝶,在虚空中翩然起舞。

    霍彭忍不住道了句:“好厉害的轻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