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言情小说 > 农家有女玉如意 > 第二百七十二章 尊严
    “华家大公子玉树临风气质皎洁,跟个仙人一样,还不快人来伺候伺候?”

    一群仆役,蜂拥而上,把华景延围在中间一顿拳打脚踢。

    如意一人一马静立一旁,冷眼旁观。

    袁洪杰在一旁阴恻恻地看着,脸上带了莫名的痛快。

    直到一群哒哒的马蹄从远处急切传来,袁洪杰才挥挥手,示意众人退下。

    原本芝兰玉树的公子哥早已不成人形。

    衣裳破损,发髻散乱,满面血渍。

    袁洪杰眼底闪过痛快。

    “华景延,皎皎的在天之灵看见你今天这样的模样,你说她是不是会很开心?哈哈哈!以后见着小爷躲远些,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撂下狠话,袁洪杰一脚踩在华景延背上使劲碾了碾,狠狠吐了一口唾沫,这才转身离去。

    如意捏捏雪骢的耳朵,雪骢打了个响鼻,喷着热气,迈着修长的四肢快步追上袁洪杰,一个漂亮起步,随即四肢腾空,从袁洪杰头顶一跃而过。

    袁洪杰还来不及反应,一人一马已经拦住了她的去路。

    “小娘子这是何意?莫非小娘子侠肝义胆,想为华公子为难与我?”

    袁洪杰心头剧震,刚刚,就在刚刚,他差点就死在马蹄下了。

    如果这小姑娘骑术稍微坏一点,如果这马出了一点偏差,自己这会儿定然已经脑浆遍地了。

    想到此处,袁洪杰生生打了个冷战。

    “你这话就错了,他伤害了你,你打他,这是你们之间的纠葛,可是你家仆人不小心伤了我的马儿,我自然该找你!”

    “我怎么觉得是小娘子路过此地没了财资,故而想要敲诈与我呢?”

    这小姑娘睁眼说瞎话,拦住自己到底意欲何为?

    管他的呢,炸他一炸,若真是要钱……

    “你家仆人慌忙中打中了我的马儿,公子还是给个说法的好!本姑娘好心提醒你,两公里开外少说也有五十人正往此处赶来!”

    如意好整以暇的抱着胳膊,居高临下的看着袁洪杰。

    她自己也没闹明白为什么要拦住此人的去路。

    莫非真是路见不平一声吼?

    兴许是纯属闹着玩也说不准!

    袁洪杰脸色一白,他自然知道来者何人。

    “小娘子这样难缠,你家里人可知道?你堵住我,难道你就有好果子吃吗?”

    袁洪杰衡量着从这一人一马手里跑掉的可能性。

    这小姑娘看着人畜无害,却有这样精准的骑术,若说不是扮猪吃老虎,他都不信。

    再来,这雪骢的桀骜不驯,梅州爱马之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却被一个丫头轻易驯顺了,若说这丫头没有半点厉害之处,他这双招子扣下来当球踢!

    左右衡量,脚下跟生了根一般,挪不动步子。

    到底是放弃了,华家来人,顶多是两家起点冲突,他袁家和华家的矛盾本就不是一天两天,也不差今儿这一遭。

    可若是惹恼了这深不可测的小丫头,自己这吃饭的家伙能否保住都不一定。

    他袁洪杰行走在梅州,也算数得上号的,靠的就是这双招子和敏锐的直觉。

    他可以混,可以无赖,甚至可以今天这样嚣张霸道,但是他不能把自己的小命儿玩没了!

    “这雪骢本就是稀罕的马种,千金难买,是我家仆从有眼无珠,伤了雪骢,姑娘想如何处置?”

    袁洪杰放软了声调,盘算着自己还有多少时间可以争取。

    “我的要求也不高,你带着人从这条街跪着走出去吧!”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让袁洪杰眼底泛起狠厉。

    “小姑娘这话就不对了,士可杀不可辱,你若是要钱,我们好商量,可若是刚刚你那句话,只怕我们难以达到一致了!”

    袁洪杰摇摇头,定定的看着如意。

    他堂堂袁家大少爷,若是今儿跪着走出去,自己这脸面,袁家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若是不呢,那我还有第二个选项,你听好了,我想揍你一顿,为我家马儿讨个公道,你觉得怎么样?”

    如意爱惜的拍了拍雪骢的脑袋,笑意盈盈。

    “小姑娘果然是替华大公子鸣不平,敢问姑娘和华家有何交集?”

    袁洪杰咬咬牙,思索利弊。

    “哪有鸣不平一说,更没有交集,不过我也是霸道嚣张惯了,不喜欢有人在我面前这样放肆罢了,这个理由你可还满意?”

    如意一副就是想揍你,你想怎么样的表情,气的袁洪杰心里憋了一口老血。

    暗暗思索,莫非是自家那一路的仇人寻上门来了?不然这近日无尤远日无仇的,这样寻自己的不痛快是闹哪样?

    暗道对方定然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

    不然哪家小姑娘敢孤身来梅州且不说,还敢嚣张霸道寻自己晦气,可不是找死么?

    毕竟这丫头看着不像找死的人。

    “不知道小娘子是哪路英雄好汉,还请报上门来,咱们有什么误会,说清楚,若是我哪处做得不对,我袁某人道歉赔罪就是了!”

    “唔……,行吧,看你这么诚心的份上,我就告诉你原因,喏,你看华家公子可怜不?”

    如意纤纤手指略一指华景延,那股子慵懒娇俏的神情生生带出了一股风流妩媚。

    美得不可方物。

    那地上装模作样呜呼哀哉的少年,愣愣的躺在地上,忘了呻吟。

    “这……”

    袁洪杰眼光闪烁,若说可怜,那是自己下的手,若说不可怜,堂堂梅州风华绝伦的第一公子,破衣烂衫满身尘土躺在地上,却有那么一些心酸。

    可一想到皎皎的死,他还有什么值得同情的?

    “看吧,你果然和我一样,我也喜欢别人的尊严掉在地上破碎的声音,现在么,轮到你了!”

    如意从马背上飘然升起,一袭月白色长裙华贵飘逸,说不出的好看。

    众人眼神都直了,莫非这是仙女儿不成?

    如意手上的绣球用白布连着,顷刻间那白布像有生命一样,直奔袁洪杰而去。

    自上而下,将袁洪杰捆住,如意手上一使劲,袁洪杰像没了生命的破布娃娃朝着那酒楼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