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的温度微凉,暑热渐退。

    监狱大门外一排高大的梧桐树,被阳光拖拽出长长的阴影,四周有鸟雀欢快的鸣叫。

    于杨停稳了车,出示证件后进入监狱,在前面大院里恰好遇着姜瓷。

    两人打了个照面。

    “你怎么也来了?”于杨望了眼她身后耷拉着眉眼的犯人,“有任务?”

    “是啊。”姜瓷拍了拍那犯人的肩膀。

    每拍一下,那犯人就哆嗦一下。

    “有个偷窃组织,首脑一直没抓着,指着这小子帮我们做内应呐。”姜瓷笑笑,又拍了几下,对身旁那名犯人说道,“好好表现,知道吗?戴罪立功的机会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嗯嗯嗯嗯!”犯人配合的点头。

    姜瓷抬眼看于杨:“你来这儿干嘛?”

    “查一个旧案,找当年的犯人聊聊。”

    姜瓷微微眯起眼,上下打量于杨,脸上神情有些似笑非笑。

    “有事?”于杨挑眉问。

    “没事,没事。”姜瓷笑道,“听佳佳说你开车技术好,挺意外的。”

    两人擦肩而过,走了几步,于杨停住,有些困惑的扭头看向姜瓷:“你说的开车,和我理解里的开车,是一个意思吗?”

    姜瓷背冲着他挥了挥手,领着她的犯人已经走远。

    于杨望了片刻,没再纠结这点琐事,收回视线,继续往里走。

    今天他要见的犯人,名叫葛峰,三十三岁,在品爵珠宝公司担任总经理,家有娇妻,住在高档别墅区风亭苑。

    事业得意,婚姻美满,可以说人人艳羡,偏偏这样一个人犯下残忍的谋杀罪。

    一天葛峰开车外出,路过小区门岗处时,保安发现他的后车厢淅沥沥的往下流淌暗红色液体,看起来疑似血液。别墅区住的都是大富大贵的人物,保安不敢强行阻拦,便借口说拦车的电动道闸坏了,正在维修,然后暗中报了警。

    后来,警察赶到,在葛峰的后车厢里发现一具女尸,喉咙被割破,血几乎流满了整个后车厢。

    葛峰对罪名矢口否认,说自己并不认识这个死在自己车里的女人,但是经过警察查证,死者和葛峰在网络上联系频繁,有大量内容露骨的聊天记录,并且在葛峰家里采集到作案凶器和女人的毛发组织,女人手上的戒指也残留有葛峰的指纹。

    物证无法抵赖,葛峰最终被判死刑,期间上诉过几次,都被以证据不充分为由驳回。

    于杨见到葛峰时,已经看不到这个男人曾经意气风发的样子,他颓废,憔悴,眼神如一潭死水,看不到半点希望。

    于杨将黑玫瑰的两位受害者照片,轻轻放在男人面前。

    “这两个女人,认识吗?”于杨问。

    葛峰的目光随之落在那两张照片上。

    于杨盯着他,仔细观察任何一丝细微的表情,然而没有,什么都没有。

    葛峰的神情死气沉沉,木然回道:“没有。”

    “再仔细看看,她们很可能也是玫瑰之约聊天群里的人。”于杨提醒他。

    葛峰嘴角勾起一抹冷嘲的笑:“玫瑰之约里有两百多个人,我怎么可能每个都认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