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九重问道 > 第一百四十三章 惊天秘密
    对于牧玄的不信任,李破军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除了心中有些微微不舒服之外,再也找不到生气的地方,毕竟对方的所作所为虽然可能有些不恰当,但是形势所迫,一起都是有着不得已的苦衷。

    既然人已经离开,即便想要找对方算账,也只能等待下次遇见之后再说,所以李破军便不再念叨这些事情,又对陈烁提出了另一件事请。

    “这是我在他床头柜子上面发现的几样东西,看样子是对方有遗留给我们的。”李破军一边说,一边掏出了两样东西来,一个优盘,一封信。

    当他走进房间发现里面没有人的时候,第一个反应肯定是在对方的卧室看一看,结果只是在床头的柜子上面发现了一个优盘和一封信。

    他发现除了这份信和优盘之外,牧玄所有的东西都已经消失不见,所以他判定这两样东西应该是对方故意留下来的,就是不知道里面有什么。

    看到李破军拿出来的东西,陈烁也不是之前那样随意的样子,他坐直了身子接过那两样东西。

    首先看了一眼那个优盘,发现只是一个普通的优盘,至于里面有什么东西,那就需要等到插入电脑之后才能知。

    他将优盘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又拿起那封信,仔细的打量着。

    很普通的一个灰色信封,就不知道里面写的什么。信封应该没有打开过,开口的位置还依旧被密封着,没有任何触碰的痕迹。

    看着陈烁的目光一直在信封上打量,却一直没有打开,李破军以为对方在想什么,紧接着补充了一句:“我拿到这个东西之后就直接来你这里了,没有丝毫的逗留,更没有打开过。”

    不管陈烁怎么想,也不管里面写着什么东西,李破军觉得自己有必要讲话讲清楚。

    “没必要的,说笑了。”陈烁挥挥手,他示意李破军不要多想。

    陈烁没有丝毫怀疑李破军的意思,两人认识这么长时间,这一些基础的信任还是有的,他只是有些好奇,有什么事情,让对方为什么昨天谈话的时候不直接告诉自己,反而选用这么古老的方式来传递。

    既然心中有了好奇心,那么也就不需要再拖延下去,陈烁撕开了信封,从中拿出那封信,开始仔细的看了起来。

    自从陈烁开始读那封信的时候,李破军的目光就没有丝毫离开陈烁,虽然心中同样好奇信封中讲述了什么,但是他却依旧没有着急,想要等到陈烁看完之后来告诉自己。

    不过李破军却发现,就在陈烁看信这短短的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对方的表情变化十分的大。刚开始的时候,陈烁原本平展的眉头渐渐皱起,甚至他都能看到脸色十分的阴沉,简直都能滴下水来,仿佛是遇到了什么极其不好的事情,到了最后的虽然脸色稍微有些许的舒缓,不过仍旧是一副不快的样子。

    牧玄留下的这封信不长,只有寥寥两三页,陈烁读完这封信不过花费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不过当他放下手中的信封的时候,整个人的沉寂不语,心中的汹涌迟迟不能平息。

    李破军将陈烁所有的表情都收入眼底,他估摸着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这让他也心中有些焦急,不过看着陈烁的表情十分的严峻,所以即便是陈烁看完了信,他也并没有着急的问陈烁信封中的内容,而是一言不发的等待着。

    过了半晌,陈烁依旧没有开口,只是将手中的信递给了李破军。

    李破军也有些好奇的到底信里说了什么事情,能让陈烁这样一个处变不惊的人变成这幅样子,于是接过信看了起来。

    不过他的表现并不比陈烁好多少,甚至于比陈烁更为不堪。

    他拿着牧玄留下的信迅速的看了起来,不过他还没看到一半的时候,便不由自主的站起来,双眼死死的看着陈烁,开口问道:“这都是真的吗?”

    陈烁揉了揉眉头,给出了自己的结论:“应该是真的。”

    他也实在想不到这封信中竟然写出了这样一个惊天的秘密,真相竟然如此的触目惊心。陈烁在想,这个消息的如果真正的泄露出去之后,到底会引起多么大的动荡。

    这个时候他也明白为什么江淮集团对着牧玄紧追不舍,这完全是想要杀人灭口,将秘密完全的隐藏起来,要不然秘密泄露出去,估计江淮集团都不一定能够扛得住。

    想到这里,他突然明白为什么顾家为什么会有了脱离江淮集团的心思,原来程家被灭门之后,竟然有着这样令人震惊的黑幕,怪不得啊!

    即便是得到陈烁的肯定,李破军也是满脸震惊,不敢相信。过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接着就是不可遏的骂道:“畜生,简直是畜生行径。人渣,该杀,这种人渣就应该全部被杀光,留在世上简直是祸害。”

    陈烁对于李破军的反应似乎没有丝毫的反对,反而有些赞同似的点点头。

    “这程家活该别灭门啊。”陈烁感慨道。

    所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这一切都结果都是程家咎由自取,应得的报应罢了。

    人言道: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现在让陈烁看来,程家的灭亡简直就是老天爷在借着牧玄的手来向他们讨还一个公道。

    “对,这就是他们自找的,一切都是咎由自取。如果做出这种事情都没有报应,那么天理何在,公道何在。”李破军咬牙切齿的道。

    他本以为自己对于这人世间的丑恶已经是司空见惯了,可是却不想到竟然碰到这种让自己恨不能将其千刀万剐的人。

    这时候他也有些体会牧玄当时的心情了,他在想,如果当时的那个人换做是自己,会不会有第二种结果,可是他得到的答案是不会,自己可能会比牧玄做的更狠一些。

    到底这信中都写了什么,竟然让陈烁和李破军两人都如此的愤怒,做出如此姿态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