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不俗记 > 第二章 神秘的女孩
    听着音乐,看着小说,时不时还要睡一觉,这是我大学三个月以来的常态。

    身边的同学常常向我抱怨,觉得上了大学反而没了目标,他们发自肺腑怀念起了高中。人真是奇怪的生物,默默忍受着折磨和煎熬,好不容易安逸下来又会怀念折磨和煎熬有多好。

    怀念对我而言是奢侈品,既无憧憬,何谈怀念。

    三个月来,我读了十几本完结的网络小说,又追了三十多本连载的。果然,没有yy意淫,就没有网络小说。什么重生修仙,异世大陆,魔法斗气,网游黑道……主角无一不是踩着狗屎运平步青云,宝物满地随便捡,世外高人来指点,美女佳丽排着队投怀送抱……

    读到此刻,我已麻木。爽文中,不在身上背几个奇珍异宝,不娶几房姨太太都不敢说自己是主角。可就算是麻木,我还是在读,或许麻木不是没有了感觉,而是习惯了某种感觉。

    这一天,本应和其他的日子一样,在我的书桌前低着头,读着让我麻木的网络小说,她的出现,打破了我平静的生活。

    如果是个男人,我看都不会看一眼,如果是个丑丫头,我也不会投去太多目光,男人的眼睛是最诚实的。她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年龄与我相仿,带着一种我从没闻到过的香气来到我的身边。

    她坐在我身边的空位子,我的心跳不觉加快,我麻木的神经终于有了一丝波动。

    我想偷偷瞥她一眼,却又怕被她看到,这种感觉如此熟悉。就像当初我没有勇气去看陶向宁,原来被理性阉割的不止我的拳头,还有我的眼睛。

    下课的铃声如期响起,以往我天天盼望的声音,此刻却显得如此多余。她起身,带起一阵清香,我望着她的背影神魂颠倒,长发及腰,美貌动人,可惜的是她没有对我回眸一笑。

    午饭本是我最期待的环节,可今天的午饭却如此难以下咽。或许我已经开始茶不思饭不想了。

    墨菲定律,当你觉得她不会再出现时,她真的会再出现。她端着盘子,缓步向我走来,袅袅婷婷,步态从容。

    直到她坐在我面前的那一刻,我都觉得自己在做梦。我要不要说点什么呢?

    如果我再不说点什么,下一个被阉割的一定是我的嘴,事实证明,我也只剩下一张嘴了,看来说的确比做要容易。

    “同学,我们认识吗?”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说出这么一句话,但正常人都会觉得上课和吃饭同时坐在一个人身边并不是巧合。

    她的大眼睛仿佛要将我融化,带着几分鄙夷,几分不屑,几分质疑……

    “吃你的饭……”

    很干脆的回答,这句话约等于“滚。”

    我很识趣,没有再说一句话,但我却做不到不去看她,因为她就坐在我的对面,何况她又那么美……

    回到宿舍,我发现自己丢了东西,我把魂丢了,或者说,我的魂魄全附在了她的身上。

    晚上,我带着所剩不多的三魂七魄上完了通识课。或许我不该抱有这样的幻想,就算不是巧合,又指望女孩看上我什么呢?

    走在学校著名的保研路,我准备回宿舍洗洗睡了。从前,有个女孩在这条阴暗的路上被流氓暗算,发生了意外,校方为了息事宁人就答应女孩保研,这条路就此得名。

    作为一个生理纯爷们,我从来没有害怕过走在这条路上,我甚至没有想过所谓的意外。意外这东西就像彩票,股票一般无法预测,但却没有这两样东西讨喜,我从没想过意外有一天真的会降临,尤其是降临在我的身旁。

    “救命啊!救命啊!”

    前面不远的地方传来了尖锐的救命声,这声音有点熟悉,有点陌生。借着夜色,我努力看去,那一身装束就是让我魂牵梦绕的女孩。

    在这一刻,我觉得今天的信息量实在太大,我甚至没有清楚的记下白天发生了什么,新的事情就又降临在我的身边。我该怎么做,是英雄救美,尽管我不确定以自己的身手能不能救美。还是默默走开,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我的本能还存在,我是个男人,这无法改变,如果我不站出来,和那个欺负女孩的人渣有什么区别呢?每个默默走开的人都不是无辜的,他们是帮凶,只不过比主犯多了几分含蓄而已。

    我抄起一块石头,快步走去。只见面前一个惊慌失措的男人,和一个面无表情的女生,我没想到今天会见到她第三次,更没想到是以这样的方式。说实话,如果不是听见了女孩的求救声,没人能猜到发生了什么。

    英雄救美?我是英雄吗?

    英雄救美?我能救她吗?

    “你先跑,我来对付这流氓!”我能想到的最霸气的话也仅此而已,毕竟小学课本教育过我们,妇女儿童先跑。

    她纹丝不动,木讷的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她是不是被吓傻了,连跑都不会了?

    面前还有一个吓傻的,那就是这个流氓。说实话,作为一个流氓,他十分不过关,不仅长相文质彬彬,就连身材也是瘦弱干枯,这年头还真是敬业精神匮乏,连色狼都没了素养。

    色狼嘴上不停嘟嘟囔囔,却说不出一句整话,“我……这……不……你……”

    他究竟想说什么?

    我说过,我的拳头已经是摆设,我手握的石头也就跟着成了摆设。我从没有打过人,更别提伤害别人了。

    我们就这样僵持了三分钟,我期待着有人过来一起帮我降服流氓,可周围却静的出奇。空气简直要凝固。

    “果然是个废物……”女孩的话语打破了沉默。

    她,在说谁?是我吗?

    我,是个,废物?我是个废物吗……

    我再也不能忍受,三分钟,我的头脑已被清空,只剩下原始的兽性。脚下使劲,紧握石头,下一刻,我要比较一下石头和脑壳哪个更硬。

    当我忘记一切,我的心跳没有那么快了,思绪也没有那么乱了,世界变得清晰,简单。对不起了,色狼先生。

    在我准备动身的一瞬间,身边仿佛一阵黑色的飓风,色狼被什么东西击中飞出十几米远。我不愿相信,这种强大的力量竟来源于我身后的弱女子。我是不是小说读多了,读傻了,以至于出现了幻觉。

    我的心跳再一次加速,这一次是因为这个神秘的女孩。

    “看来还没有废到底。”

    这是在夸我吗?可我什么都没做。人真是奇怪,当我挺身而出时,我是废物,当我什么都没做,我却没那么废了。

    “你没事吧?”出于绅士风度,我还是问候了一下,我满头冷汗,而她从容不迫,我觉得她问我会更合适。

    她没回话,只是转身离开。

    “等等,你到底是谁?”

    她没有回头,一言不发的消失在夜色中,留下握着石头惊慌失措的我,和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倒霉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