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不俗记 > 第六章 惊天逆转
    我奄奄一息,心中庆幸,活下来了,对于此刻的我来说还有什么比活下来更重要呢?

    黑袍男人宣布,“明家败,兰家胜,明家失去城邦防卫军百分之一占有权。”

    我管他什么防卫军,活下去,活下去,我不断对自己说。我拼尽全力,站起身来,对着黑袍男子大喊。

    “我能投降吗?”我已经许久没有大喊过了,可喊得内容却是投降。

    “抱歉,我的孩子,神不允许英勇无畏的种族投降。”男子挥舞着沾血的宝剑,从容不迫的说。

    神,神,神……神竟是如此残忍吗?

    我想,我已是九死一生。在濒死之前,人总是会想得很多,比如关于生命的长度,意义,轮回,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这样活吗?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或许也只能活成这样。我多希望这是一个梦,可是怎么会有疼痛感如此真实的梦?

    当我决定投降时,观众们的骂声更加强烈了。骂已经不能让这群乌合之众解恨,他们开始向我扔垃圾,臭鸡蛋,烂菜叶,更有甚者扔出了瓶子和罐子。

    “第二场,明家明非,对战颜家颜承允。仲裁事宜,城中五家门市经营权。决斗开始。”

    这一场,要打的人叫颜承允吗?不知是个什么家伙,但愿不会要我的命。

    我发现对于这样的对决,我不可能有任何胜算,默默挨打和不要命的拼杀没有什么区别。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既不知己,也不知彼,毫无胜算。

    左侧的木门打开,一个身穿黑色紧身衣的少年走出,这少年一头金发,英俊健壮,他的双腿上缠着类似符纸一样的东西,腰间缠着一条飞廉,飞廉上也缠着一张符纸。看来他就是颜承允了。

    观众席传来尖锐的女声。

    “承允承允你最帅!”

    “承允承允我们永远支持你。”

    “承允承允我们爱你。”

    看来对于女性,无论哪个世界都不乏脑残粉。我没享受过女粉的追捧,当然也无法理解追星这种行为。

    远处的颜承允弓起腿,舒展腰身,看台上的少女尖叫不止。他扣住无名指中指和食指放在额头前,口中念念有词。紧接着,他双脚的符一闪光,符咒消失不见,脚下的地面微微震动。

    我看不出他的眼神中有杀气,但我决定在他抽出飞廉之前主动出击,默默挨打和殊死拼杀没有区别。

    我忍着疼痛,飞奔过去。没有武器,我的拳头就是我的武器,没有人支持,我的喊声就是我的支持。

    我发疯似得冲向他,挥舞着我十几年没动过的拳头,我要赢,我要活下去!

    当我靠近他,挥出拳时,他全然不慌,甚至眼神没有一丝波动。而我却失去了重心,脑中一片混乱。

    他微微侧身,弓在身后的右腿向前一迈,我被绊了一跤,摔倒在地,吃了一嘴土。

    身后,颜承允转身,台下的声音排山倒海,但依旧盖不住那些刺耳的女声。

    还没过一招,我就已经倒下了,我趴在地上半天起不来。后背展现给敌人,我死定了。

    我等待着,等待着他抽出飞廉,终结我的生命。听着脚步声,他慢慢地走过来,我感觉死神已经到来。

    “对不住了。”

    这是对我的告别辞吗?这难道会是我听到的最后一句话?等待了好久,依旧没有等来那疼痛的一刀。

    远处传来那个极具磁性的声音,“第二场,明家败,颜家胜,颜家获得五家门市。”

    他没有对我下手,这声对不住了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无法理解,只有更多的庆幸,不管怎么样,命保住了,只要再撑一场就够了。

    脑残粉的尖叫没有停止,我用手撑起身体,拼命的站起来,看着颜承允的的身影,大脑一片空白。

    “第三场,明家明非对战古家古厉恒。”

    为什么又是我,而且三家打一家,我无法理解,明家难道没有其他的人了吗?刚才兰冰说我是最后一个,为什么会是这样?

    古厉恒,但愿他和刚才姓颜的家伙一样放我一马。

    右边的木门开启,我被木门里走出的家伙惊呆了。古厉恒是个胖子,身高足有两米,他年纪不大,却长了一头白发,白发中间还有一撮蓝色的发丝。他的手中拿着一个巨大的铁锤,让人不寒而栗,想象一下,如果这个铁锤砸在我的身上,我一定会变成肉泥的。

    “第三场,开……”

    还没等始字说出口,古厉恒已经向我冲来,我惊慌失措,不知该往哪里跑。

    “等一下,为什么你有武器而我没有?”我被吓得语无伦次,最让我恐惧的还是那个大铁锤,情急之下随便喊了一句。

    他听到我的话,停了下来,“诶,对啊,可我记得你以前就是不用武器的啊。”

    他的声音憨憨的,说话十分缓慢不流畅,让我觉得他头脑似乎不太灵光。

    “是吗?我,不用武器?我的天啊。”我没想到,明非居然是不用武器的,为了活下去,我有必要试探一下,万一有希望,一丝希望都是我的一线生机。

    古厉恒问我,“可以继续了么?”

    “不,刚才裁判说,这是神的比赛,公平与正义的比赛,你有武器我没有,这不公平。你拿着武器打我,我赤手空拳,这不正义。”

    古厉恒挠挠头上的白毛,“好像有道理哦。那你想怎么样?”

    “我们徒手决斗,怎么样?”

    “好啊!”他开始傻笑起来。

    他把锤子扔到半空,我看不懂他是怎么把如此巨大的铁锤扔到这么高?锤子半天才落地,在地上砸了一个深深的坑。

    他张开双臂,继续向我跑来,这一次,他的速度快的令人震惊,没有锤子,这个白头胖子简直要飞起来。我有点后悔了,这不是奔跑的胖子,这是一个巨型坦克。我向左跳,可却来不及跳开。

    “哈哈,抓到你了。”

    我被他的双臂死死勒住,感觉比刚才的天罗地网更加难受。

    “一,二,三,四,五……”

    他一边数着数,一边在我的胸腹用拳猛击,前两拳打在身上,我感觉像被车撞了一样,后面我就毫无直觉了,看来这才是我生命的终点。

    我口吐鲜血,这是我第一次吐血,谁能救救我?

    “六,七,八,九,十……”

    我又被打了五拳,仿佛每一拳都在把我的灵魂锤出身体。

    正当他挥出下一拳时,他的手臂戛然而止,“咦,好像打满十拳了。”我被缓缓放下,观众席开始了涌动,“快啊,打死他!我买了五十万他死,打死他。”垃圾像雨点一样扔下来。

    呵呵,看来我的命还挺值钱的。

    我闭上眼睛,准备睡去,灵魂即将出窍,我手脚乱抓乱打,可就像打在棉花上一样无力。

    正在此时,我模糊的视线中,远处一个飞过的垃圾击中了古厉恒的头,那速度太快,与其说是垃圾,倒更像子弹。他揉了揉脑袋,“好像,有点,晕……”胖子应声倒地。

    观众一定以为我打晕了他,我要赢了吗?如果我能站起来,一定可以赢得。

    站起来……

    站起来……

    一定要站起来……

    我咬住牙关,强忍剧痛,“啊!!!!”我站起来了,但我却感觉不到双腿的存在。

    台下一片嘘声,唾骂,我却觉得这是对我的欢呼和喝彩。

    黑袍男人低语,“呵呵,有意思……”

    “第三场,明家胜,明家议事席又扩大为三个。本次决斗结束,神旨不偏不倚,神与我们同在!”

    我哈哈大笑,我活下来了,我活下来了。

    台上的垃圾仍的更凶了。还有很多赌档的票据。

    我看着昏迷倒地的古厉恒,他的头上沾着半个西红柿,我背后袭来阵阵寒意,什么样的力量让西红柿变成了威力强大的子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