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不俗记 > 第十二章 冤家路窄
    离开告示板,泷川低着头一言不发的走着,神色恍惚,表情紧张。

    我在后面跟着,实在看不下去了,“泷川,别为我担心了,我会没事的。”

    泷川:“你难道忘了,这古厉决残暴成性,上个月在赌档赌输了,气急败坏打死两个人。去逛青楼又杀了一个妓女……”

    我十分不解,难道没有法律管他吗?

    “他滥杀无辜,难道就没人管?!”

    泷川:“杀人的案子要通过杜泽报到长老会,只有长老会和议事厅同时签字决定才能判处死刑,本来这是为了防止制造冤假错案。可是后来……”

    说到这里,泷川眼中泛起了泪花……

    “后来怎么了?”

    泷川:“自从明叔死了以后,四家族明争暗斗,互不配合。有这种涉及家族内部人员作奸犯科更是有理难说,有冤难伸。长老会见是四大家族的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请一个好的讼师,把黑的说成白的,错的说成对的,给受害人家属几个钱就了事了。”

    泷川说的这一套我倒是十分熟悉,在那个世界,草菅人命的事情也是这个流程。

    “我爹他很厉害吧?”虽然我觉得不该这么问,但我真的很想知道。

    泷川转忧为惊,“你怎么连自己的爹都忘了?明叔是人族最英明的首领之一,居功至伟,秉公执法,有一次家里的奴仆犯了人命官司,他第一个站出来举报,这种大义灭亲的领袖,在历代都是非常少见的。”

    我对大义灭亲这种事情没什么感觉,从前只在课本和故事里听过,没想过大义是什么义,灭亲又是什么亲。

    我把双手搭在泷川的肩膀上,“总之,你别为我担心了,昨天那么险都我都撑过来了,我。我爹要是真像你说的这么厉害,他在天之灵也会保佑我的。”

    泷川抬起头,和我四目相对,眼神中似春水温柔。

    “我们是出来吃饭的,我都饿了。”见她没反应,我转移了一下话题。

    泷川神色稍有缓和,“好,我带你去。”

    一转眼,她快乐的像一个小孩子,牵着我的手,蹦蹦跳跳的向一家饭店走去。

    我在后面看着她的背影,这样的泷川真的好美。

    这是一家豪华的饭店,由于天气炎热,一楼门窗开放,门口站着七八个少女,应该是迎宾员。一个小厮笑脸相迎,看样子是个跑堂的。

    我还没进去,侍女们一齐:“欢迎光临龙凤酒楼。”

    一只脚刚跨过门槛,就被人拉了回去。

    原来是泷川,“你干什么?”

    “不是说去饭店吗?”

    泷川耸耸肩,手指向对面,“是这边……”

    顺着她的手看去,对面只有一家寒酸的小面馆。旁边的侍女们捂着嘴笑,小厮一副狗眼看人低的嘴脸。

    “啊?!”我真是糗大了。

    坐在小面馆端着一碗清汤面,看着对面熙熙攘攘,人来人往。

    心里安慰自己,至少比泷川的黑暗料理好多了。面条虽然没有滋味,不过泷川她还是吃的津津有味。

    泷川:“你就把这想象成山珍海味就行了。”

    我真的有点难以联想,若是吃点荤腥倒也罢了,面条差距确实有点大。

    “为什么出来就吃面条啊?”我有点不甘。

    泷川:“本来要吃烧烤的,可是你刚才非要施舍给那个小女孩,我们的钱只够吃面条了。”

    “……”

    泷川:“你拼命想,就和山珍海味一个味了。”

    正当我对着面条冥思苦想时,对面小厮一阵高呼。

    “前方鸣锣开道,这不是我古家的爷爷奶奶们驾到吗!!!”

    我探头一望,老远就看见身材硕大的古厉恒,再一看一男一女,头上都是两撮蓝发。看来是冤家路窄,古厉决来了。

    听这小厮的意思,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亲爷爷亲奶奶来了呢。

    “你看,古家人。”

    泷川听到,也探出头去。

    “就是他,古厉决!你一个月后的对手。”

    提到古家,我总感觉身上的伤口会疼,那十拳打得我魂飞魄散,心有余悸。

    “那个女孩叫什么?她也有两撮蓝头发。”我问泷川。

    泷川有意回避,示意我坐下:“女的叫古厉茵,也是个难缠的家伙。”

    “这古家为什么都是白头发,还夹杂蓝发,有人一撮,有人两撮。”

    “古家人有魔族血统,白发是混血所致。”

    “啊?魔族?是魔鬼吗?”我想起兰心对我说过的,这世界真的会有魔鬼。

    泷川:“不是魔鬼,外形与人无异,只不过人们不喜欢他们,他们就成了魔,神魔一旦在人们心中成型,就变成了与生俱来的事情。”

    讲到此处,泷川眼中依旧是那种伤感的神色。

    我听不懂,也没再问,只是我觉得泷川心中似乎有一个解不了开结。

    “古家人与生俱来会有一簇蓝发,随着功力增进,开地门,会生长出两簇,目前古家只有三人开了地门。”

    我好奇:“那有没有天门呢?”

    泷川:“天门又叫死门,传说开过的人会获得无穷无尽的力量,但会耗尽生命,开天门后会长出第三簇蓝发。”

    我有点虚,虽然我还不知道地门是什么,但听上去很吓人的样子,“所以,这个古厉决和古厉茵都是高手。”

    “那个古厉恒也是高手,你那天能活下来真是万幸,那十拳打在你身上时候我把急坏了。”

    “你……在现场?”我惊讶的发现原来她在现场。

    她结结巴巴,脸上泛红,“我,我才没在呢,我听说的……”

    我能感觉,那天她就在现场,为我祈福,为我紧张。她虽然不承认,但她的关心让我感到家的温暖,“那你知不知道古厉恒为什么只打我十拳就停止了。”

    泷川:“这倒还不清楚,不过以前从来没人撑过他五拳的,你真的命大,或许明叔的天之灵真的在保佑你。”

    我们正聊着,古家三人已经走到对面的饭店。

    跑堂的点头哈腰,就差下跪了。

    古厉茵向面馆看了一眼,一下子目光就锁定在我和泷川这里,她拉了一下古厉决的袖子,示意他面馆有情况。

    古厉决目中无人,简直用鼻孔看人,对着小面馆大喊,“来啊,小二,上两份海鳇鱼金丝面,再来一碗龙髓汤,给这家伙上两只烤全羊。”

    古厉决指了指古厉恒,看样子烤全羊是给胖子点的。他说的很大声,显然是说给我们听的。

    我愤愤不平,站起身来,“哼,小人得志的样子!”

    泷川面无表情,继续吃着碗里的清汤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