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不俗记 > 第十四章 女神的微笑
    古厉决身体一阵阵颤抖,他对于自己受伤无法置信,看着地上的鲜血,露出惊慌愤怒的神色。

    泷川:“下次再敢挑衅,我就把剑再刺深一寸!”

    女神之怒,似雷霆暴风。

    古厉恒疯狂的飞奔过来。我感觉大地在咚咚的颤动,糟了,该不是来帮忙的吧。

    他的脸胖的已经看不出表情,但却能感受到愤怒。我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准确的说是做好了被他再打十拳的准备。

    “古厉恒!住手!”一个女声从远处飞来,原来是餐馆里的古厉茵。她从容不迫的走过来,手中一根法杖。古厉茵没有扶起血泊中的古厉决,倒是先拉住了激动的胖子。

    “你和人打架,你娘要骂你的。”古厉茵像一个大姐姐哄小孩子一样,搬出他的亲娘吓唬人。

    听到这里,我稍稍松了口气。

    古厉茵媚笑一声,“对不住了。两位,我哥哥脾气有点急,我代他道个歉。来日方长,我们后会有期。”

    我被古厉茵这阴阳怪气的道歉搞糊涂了,一时不知道回什么好。等我想说话时,发现一口血即将涌上来,我紧紧地闭上嘴巴,控制着血不流出来,当然,我也无法再说话。

    古厉恒一张肥脸写满不甘,从地上抱起血泊中的人,古厉决除了羞辱,惊慌已没了别的感受,一句话说不出,只仇深似海的看着我,古厉恒救人心切,飞奔离去。

    古厉茵别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泷川一眼。她狡黠的眼神让我十分不安,生怕他会耍什么花招。谁知她掏出一个袋子,扔在地上。

    她转向泷川,“我还不知道你的身手这么好,小女神。来帮我们吧,待遇优厚哦!出门在外,无非求财,好好考虑一下……”

    她最后的考虑二字加了重音。我和泷川都一言不发,盯着她一动不动。

    “地上的钱你们拿去治伤,剩下的算是我赔礼,出门在外,无非求财嘛。”

    我想骂她,想把她的钱袋扔回去,可我既不能说,也不能动。

    说完她扬长而去。

    见她消失在视野里,我一口老血喷出来。差点没忍住,就算是吐血也不能吐给敌人看。

    泷川提着光剑,久久才说出一句话。

    “走了吗?”她的语气十分虚弱,我有点不安,捂着胸口忍着疼痛跑过去。

    “早就走了。你,没事吧……”我想接过她的剑,可刚碰到她的手,就发现几滴鲜血流了下来。

    “你受伤了!”

    她终于撑不住了,一下子失去重心,整个人倒在我怀里。

    光剑掉落消失不见,我才发现她的虎口被震出一道长长的伤口。我忙把自己的袖子撕下一条给她包扎。

    “傻瓜,我又要给你缝衣服了。”

    “你没事吧,别吓我……”我急的掉下了眼泪,印象里这是第一次为女人而哭。

    她有气无力的说:“受了点伤,死不了的,你哭什么。”一边说着,她一边用衣袖擦着我的眼泪。

    我抬起她受伤的手,心疼不已。她疼得一蹙眉,“别动,刚才没感觉出来,好像骨折了。古家这只铁皮王八还挺厉害。”

    听到这里,我更加心疼,连忙搂住她的腰,搭着她往医馆走。不得不说,这盈盈一握的腰身举世罕见,这样的女子,果真不是凡人,想想她神族的背景,我对她的身世更加好奇了。

    在医馆折腾了一下午,我和泷川互相搀扶着回了家。我用古厉茵留下的一袋子银币买了几瓶好药,令我失望,医生并不会使用回天这样的法术,所用的方法与我以往见过的无异。泷川右手被吊起来,包裹的严严实实。大夫给我抹了一层厚厚的药膏在胸前,以至于一下午我都感觉胸前在燃烧。

    我把泷川掺到房内,回想今天发生的一切,更觉泷川的可爱,可贵。她是为我才受这么重的伤,这让我非常自责。没能力保护身边的女人,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难受的事情呢?想到这里,我只能痴痴地望着泷川美丽的面容,却不好意思说一句话。

    泷川率先打破沉寂,“你看我干嘛,我被打破相了?”

    “你,好美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说出这么一句,或许人只有在一片空白时才会下意识的说真话。

    “没事说这个干嘛?怪害羞的……”她脸上一片红晕,而我醉倒在这红晕中。

    “你还疼吗?”

    泷川:“还好,买的都是最好的药,恢复的比较快,虽然这个古厉决很恶心人,不过他妹妹还算懂事,没有这些钱,也是件麻烦事。”

    “她看得出我们受伤了。”

    泷川:“我谢天谢地,她没有补我们一刀,否则今天我们可能就回不来了。”

    “那个古厉决好厉害,我算是见识到了,不过你更厉害,居然可以打破他的术,刺穿他的龟壳,你那个光剑怎么用的,能不能教教我。”

    泷川换了一个姿势,卧在沙发上,“我用了所有的力气才划破一个浅浅的伤口,我有点担心你了,凭你现在的实力,没什么获胜的希望,而且这光剑,只有我能用……”

    看着她眼神中熟悉的哀伤,我猜想这光剑是神族特有的术,又联想到了她的身世背景,“我已经忘了以前的事情,他们说你是神,你的身世是怎样的,我以前知道吗?”

    泷川长长的叹息一声,“我不想提这件事,以后再说吧,行吗?”

    看她这样,我也不忍心问下去,但预感告诉我,这一定是一个不简单的故事,能够让她对自己身为神族感到忧伤,究竟是会是什么样的遭遇呢?

    “你受伤了,明天我来做家务吧。”

    泷川的表情像见了鬼一样惊讶,“你说什么?”

    “我说错话了吗?我说你受伤了,明天我做家务……”

    泷川简直要掩面而泣,“我好感动。”

    我目瞪口呆,“至于吗?不就做个家务吗……”

    “我不知道你是那天被打傻了,还是真的长大了,你以前只知道胡吃海玩,挥霍无度,你不太像你,我甚至怀疑你是不是明非……”

    我怕她担心:“你放心吧,我是明非,以后这个家,我们一起撑起来。”

    听到我的话,她泪流满面,嘴角扬起迷人的微笑。

    说实话,这梨花带雨的微笑是我见过最美的笑容。

    或许这就是,女神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