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不俗记 > 第二十一章 老千的诞生
    走入果然赌档,没发现这里与其他赌坊大不相同。刚才看到的赌坊阴暗闭塞,空气浑浊,而这间赌坊特设两个通风口,南北流通,凉爽舒畅。地面打扫的干干净净,墙上甚至挂着几幅附庸风雅的古画。

    “真是奇怪的地方……”我暗自纳罕,这里是赌场还是茶楼。若不是群情激奋的赌徒们用叫喊声提醒我,我倒真的以为这里是个风雅之处。

    这样一个赌档,生意自然不会差。走到一个赌桌前看了一会,再干净的赌档玩法也都与其他地方无异,不过是骰子,麻将,扑克牌的变形。

    作为一个从来不赌博,当然也没钱赌博的人,根本无法体会赌博究竟有什么乐趣。

    突然,一股酒气传入鼻子,这酒气让我想起颜自在。顺着酒气寻过去,发现颜自在就在那里皱着眉头盯着落下的骰盅。

    “买定离手!”一个光头荷官把骰盅死死定在桌子上。

    赌桌周围每一个赌徒都屏住了呼吸,我发现,在这种气氛的传染下,连我也跟着一起紧张。

    奇怪,我又没有下注,跟着紧张什么。

    挤上去看一眼赌桌,中间一条线,总体分为大小两个区域。在大小之中还有几个小框,写着六连环,事事顺,双飞燕,大葫芦,小葫芦等字样。

    我看不明白,觉得应该是骰子的点数。

    “开!!”随着一声响亮的开,骰子应声开启。

    赌徒们的眼睛依旧瞪着,简直要把眼角瞪裂。

    “一一二三三五,十五点,小!!!”荷官声音洪亮。

    下面的赌徒又开始了丰富的表情大杂烩。有人欢喜有人悲,几家欢喜几家愁。

    一时间,笑声,哭声,骂声,跺脚声,咬牙声,捶桌子声不绝于耳。

    这时候,桌上只有三人面无表情。我,颜自在,荷官。

    我看一眼荷官,再看一眼颜自在,实在搞不清楚他是输是赢。

    “颜老头!没钱了吧?”几个人在桌子上搂钱。

    从这嘲讽的口气,看来颜自在输了,果然是大家领袖,其淡定豁达,器宇不凡不是这些赌鬼可以比肩的。

    “我去你的妈耶,这怎么回事啊,呀!这开的什么啊?你会不会啊……”颜老头语无伦次,上蹿下跳,破口大骂,喋喋不休。

    我再次被他这顽童一样的举动抽了一记响亮的耳光,这,不是泼妇骂街吗……

    我无数次怀疑,他真的是颜家的领袖吗?

    “这位老哥,富贵在天,愿赌服输。”荷官伸出一只手,示意他安静。

    “颜老头,你没钱了,还赌什么啊!”周围的人继续欢快的笑声。

    颜自在稍稍恢复平静,伸手示意众人安静,“等等!!”

    众人停止嬉笑,投去好奇的目光。

    颜老头一弯腰,居然开始脱鞋了,周围的人忙捂鼻子嫌弃的走开。

    他从鞋里掏出一枚金币。

    场下有人几个人发出惊叹。看来金子是最稀有的货币,而且稀有程度非常高。

    颜自在:“这是我的棺材本了,来吧。”

    荷官倒是没有表现出什么异样的表情,看来是见惯了大风大浪。他抬手举盅,一甩手把骰子悉数收入。

    “买大买小,买定离手喽!”

    赌徒们又开始疯狂的下注。反而颜老头一直按兵不动,准确的说是按金币不动。

    当所有人都下注后,颜自在把手向下狠狠一拍,金币落桌,震惊四座。

    “喔!!!!!!”他们有必要这么震惊吗?

    向前一步,定睛观瞧,金币压在一个小框上,框内写着小六连环。

    我忙问旁边的人:“大哥,什么叫小六连环啊?”

    “这都不懂,你看图案啊,一是一个小红圈,那是小环。小六连环就是六个一。这颜老头输傻了……”这人说着,笑着摇了摇头。

    确实,六个一概率实在太低了。

    “颜老头,输傻了吧?”

    “金币归我喽!”

    “小啊,一定小啊!”

    “胡说什么,一定是小葫芦!”

    ……

    众人继续嘲讽,赌徒们的目光又落到了一直摇着的骰盅上。

    摇了一会,骰盅落桌。这桌上反而是押注最多的颜老头最淡定。或许是怕的吧……

    我仔细观瞧颜老头,目不转睛,而其他的赌徒注意力全在骰盅上。

    突然,颜自在手指微微颤动,弓起食指中指,猛地弹击桌腿。声音不大,力劲不小。

    从刚才他被追堵来看,他应该是在出老千,一定是在出老千!

    荷官抬手,全场发出难以置信的叫喊声。

    “啊!!”

    “这是什么?!”

    “这不可能。”

    “老子的金币啊!!!”

    ……

    我一下子没忍住,指着颜老头:“你出……”

    老千还没说出来,一道酒味的闪电出现在我身后,以无法用肉眼捕捉的速度捂住了我的嘴巴。

    这,未免也太快了,我不相信这是人类能达到的速度。

    “我这就出去,好侄子,是不是叫我回去吃饭啊?回去别跟他们说我来赌了啊……各位,再会。”

    我被一只手钳着,说不得动不得,好大的力气啊。他一边说着,另一只手抓起桌上的钱往破布袋子里塞。

    他飞速把我拉出来,拽到门外才把我放开。

    “喂!死老千,谁是你侄子啊。”我愤愤不平。

    颜老头冲我一笑:“明小子,你不认识我了?”

    “认识啊,那天开会迟到的那个。”

    颜老头继续说:“你说那个会啊,很无聊的。我就那天闲的没事去了一次,平时都是我儿子去的。杜泽那混蛋嗦嗦,烦死个人……”

    “颜承允是你儿子,你们俩实在不像。”

    颜老头:“我亲儿子会不像我,开玩笑……话说你怎么看出我的特殊技巧。”

    我没好气的回他:“什么特殊技巧,不就是出老千吗……”

    颜老头:“干嘛说那么难听啊。来,我给你一个银币,你别说出去啊。”

    “你刚才赢了至少一百多个银币,还有各种珠宝,首饰!就给我一个?”

    “那我再给你一个?”

    我伸出手,比了个四,“四个!”

    颜老头急了,“嘿!你臭小子还坐地起价。”

    “你给不给?你不给我就喊了。”

    颜老头摸摸下巴,踌躇片刻,“给你四个,这总可以了吧。”我一阵开心,没想到还有这样的收获。

    我接过四个银币,“成交。”

    颜老头:“我看你挺聪明的,不如以后来做我的搭档吧,我教你点特殊技巧。”

    “我帮你有什么好处?”

    “每天四个银币,行不行。”

    我有点不满:“你赢那么多,就给我四个?!”

    颜老头:“那你说几个。”

    我又比了一个四:“四成。”

    颜老头:“你明抢啊,臭小子。”

    “不干就算了,反正我不怎么想赌。”

    颜老头无可奈何,“好吧好吧,明天早上来这找我,我教你几手,啊,几手……”

    “特殊技巧,对吧?”

    颜老头:“对对,特殊技巧。”

    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跟着这老赌鬼混,我怕是也要变成个赌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