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不俗记 > 第二十二章 修行的开始
    我低头看着手里的四个银币,这突如其来的一笔横财让我心中狂喜。抬起头,却发现颜老头已经消失不见。他跑的也太快了,我猜,应该是长年累月被追杀练出来的吧。

    当金钱的狂喜一点点褪去,我开始觉得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不管怎么说,颜老头出现的都太巧了,回忆今天发生的一切,赌场的那几个有关我的盘口,颜家这个疯疯癫癫的领袖,那个决斗场上救我一命的番茄。这一切似乎都有联系,但我又没办法确定。

    脑子里乱作一锅粥,我大胆的把几件事情联系起来。却发现这几件事情又自相矛盾,赌场门口的我陷入思考的僵局。

    算了,不去想那么多了,至少有了一个可以赚钱补贴家用的营生。明天再来会会这个颜老头。

    不得不说,腰里有钱,走路都是挺胸抬头的。街上来来往往不少姑娘,各个涂脂抹粉,只怕几百米外都能闻到她们的味道。我想到家里的泷川。

    终日为我操劳,却没有穿过什么太好的衣服,也从不化妆,这让我十分愧疚。

    一个男人会为了三个女人的物质需求感到深深的愧疚,她们的名字叫做老婆,女儿,妈妈。想到此,我十分纳闷,我愧疚什么?泷川是哪一种呢?

    在粉黛轩花一个银币买了一套上好的脂粉,在云裳阁花两个银币买了一套上好的华服。从老板的态度来看,顾客不是上帝,有钱的顾客才是上帝。我也终于体验了一次当上帝的感觉,基于此,我对明天的千术充满了期待。

    我兴冲冲的走在回家的路上,想起一个棘手的问题。

    我该怎么去解释钱的来源,总不能告诉她是在赌场赚到的。

    回到家里,泷川正在做晚饭,见我回来手里拿着东西。她并没有表现出我预期的喜出望外,反而表现出了不想看到的焦虑。

    泷川:“花了多少钱啊?”

    我随口扯谎:“这个五十铜币,这个一百铜币。”

    泷川怪笑一声,接过脂粉盒子,“粉黛轩的脂粉,五十铜币。”她又接过衣服,“云裳阁的极品华服,一百铜币。”

    泷川:“说吧,怎么来的?”我感觉她像是在审犯人。

    “你别管了,反正没偷没抢……”

    她没说什么,冷冰冰的接过礼物,继续去忙了。

    送了礼物还没讨喜,我有点不舒服,后悔没编一个好理由。

    吃晚饭时,我想夸夸她:“今天晚饭做的真不错,进步很大啊,没有一道菜是焦的。”

    泷川:“哦。”

    见她这个反应,我继续说:“我买的衣服和脂粉你试试吧。”

    泷川:“哦。”

    “你……”还没等我说完,泷川站起身来。

    泷川:“我吃完了。”

    我被晾在桌上,半天无语。

    晚上,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既不能告诉她钱是赌场里弄来的,又不能解释清楚颜老头的事情,实在麻烦,看来以后少不了藏钱了。

    第二天,一起床就看见泷川身着我买的衣服,站在庭院。她化妆了!美的让我窒息,略施脂粉,淡扫娥眉,正是淡妆,才更让人着迷。

    我问她:“喜欢吗?”

    泷川:“恩。”

    “你这可不像是喜欢啊。”

    泷川严肃起来,“答应我,好吗?”

    面对她坚定地眼神,我明白了,我们心有灵犀:“好,我答应你。”

    泷川没再说什么,转身回去了。看着她的背影,我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赶到城东南,路过一座公园,我看见颜自在倒在一片树林里喝酒。一定是醉倒了,这老酒鬼真不靠谱。

    “喂!颜老头!你怎么在这里喝酒啊。”

    他醉醺醺的说:“哦,明家小子!你来了,要不要喝一点啊?”

    “你不是说要去赌场吗?我们走啊。”

    颜自在:“你什么都不会,去送钱啊?”

    “那你把你昨天那手教给我吧!”想起昨天他狂扫那么多钱,我心里也痒痒的。

    颜自在:“这个很难啊,你确定要学吗?”

    “不怕,我不怕难,不怕苦!”其实我心里想的是你个老酒鬼都行,我凭什么不行。

    颜自在:“这个要先练聚气,集中力量于一点,你行不行啊?”

    “怎么聚?”我一头雾水。

    颜自在:“对着这棵树,打一拳。”

    我看看他,觉得他在耍我。“哈。”我大喊一声,一拳打在树上。

    “啊!疼!”我疼的上窜下跳,树纹丝不动。

    颜自在:“你傻啊,我让你聚气再打,你想象这棵树是你的敌人,你的仇家。”

    听了他的话,我只把树看做调戏泷川的古厉决。气得我怒发冲冠,我的双拳散发金气,变得通红,臂膀燃起火焰,就这一拳,定要你魂飞魄散。

    “啊!”一拳打在树上,只听一阵飒飒声,树叶震落一地。树皮上出现一个拳印,树枝微微一颤。

    “成了,我聚气成功了。”我自鸣得意,向颜老头汇报成果。

    颜老头不以为意:“你成功个球!谁教你这么聚气的。”

    “我有哪里不对吗?”

    颜自在:“你的气,全部分散在胳膊上了,到处都有,凌乱无账。像一个醉鬼乱挠人。”

    被他贬的一无是处,我有点不服。“那你说怎么做,说的那么能,谁知道你行不行啊。”

    颜自在:“臭小子!今天我就给你看看!拿着!”说着他把酒壶扔给我。

    我一下子接住,被酒壶的力量击退了四五步。站稳以后,发现手被震得生疼。

    颜自在:“看好了!臭小子!”说着,他撸子袖子。

    我呵呵一声,“装模作样……”

    他收起臂膀,蓄力,飞速的出拳,轻轻地撞击到树皮上,我在后边看着,感觉瞬间冷场。有点尴尬。

    不仅树没动,树枝也没动。不仅树枝没动,就连树叶都没动。

    我看得出他也有点尴尬……

    颜自在:“额,这个,我没吃饭,没什么力气……”

    看来我遇到的还是个老骗子。

    一阵风吹过,带动着树林此起彼伏的飒飒声,颜老头像迎来了救星一样。

    颜自在:“哇,你看!我的拳力,整个树林都在颤抖!”

    我被他尴尬到了,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颜自在:“我们还是去赌场吧。”

    我跟上去,心里开始犯嘀咕,这究竟是个什么家伙啊……

    一阵风吹过,我听到风穿过小孔的“丝丝”声。

    回头一看,我震惊的几乎走不动路。

    那棵树的背后呈现一个巨大的锥形坑,周围的树皮全部烧烂,透过去,只能看见一个小孔。

    我转身过去,看着远去的颜老头,他究竟是何方神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