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说 > 玄幻小说 > 不俗记 > 第三十二章 茵风瘴
    我背着女孩从窗户跳出去,古厉茵则大摇大摆的从正门走出,还嘱咐说古厉决睡下了,不要惊扰。

    走远之后,我们三人重新汇合。

    可是问题来了,我要怎么把两个少女带到营房。

    古厉茵一下子从背后搂住我,“走太累了,人家还要你背着。”

    闻着她一身酒气,看来酒还没醒。我忙问:“那她怎么办啊?”

    古厉茵:“这我就不管了,你可以抱着她呀!”

    “背一个,抱一个,你想累死我啊!”

    古厉茵:“刚才不是跑的挺来劲吗,怎么跑不动了?”

    “算我倒霉,我跑,你指路。”我真是倒霉,怎遇到这个家伙。

    兽人女孩有些害羞,带动着我也害羞。我捧起她的身体,不得不说,要比古厉茵重一点。没有注灵的支撑,我真的没办法撑下来。

    古厉茵在我背上指点方向,我跟着背着两人一路疾驰,过了一会,我们来到了一片营房,看样子这里就是关押她父母的兵营。

    隔着好远,我们就听见女人的哀嚎,我隐约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我将两人放下,极速上前,女孩听见叫喊声,吓得花容失色。

    女孩:“是我娘!求求你们救救我娘。”

    我示意女孩待在原地别动,我怕她看到这样的画面,这对她来说太过残忍。

    偷偷地看过去,只见士兵赤身**,我大概猜到了最坏的后果,他们在轮番蹂躏这位兽人母亲。

    兵丁甲:“哭什么,我们执行神的旨意临幸你,这是对低贱种族的恩惠,你为何就不能心存感恩。”说完,就是一阵淫笑。

    我怎么都想不通,哪门子的神会降旨做这样的事情!神已经成了罪恶的遮羞布,种族仇恨成了无耻者的避难所!

    愤怒的我已经无法控制自己,我的双手闪烁着金光,我要将最狠的拳头打在这群禽兽身上。

    一只冰凉的小手将我拉住。

    古厉茵:“交给我吧。”此时此刻,我在她的眼中看到了少见的善良。

    她再次施展法术,这一次,明显看得出她认真起来了。

    只见她将手指竖立在额前,双眼紧闭,念动咒语:“茵风瘴!”她的一头白发随风飞舞,额头青筋突出,白发中的两簇蓝发闪起微弱的光芒。

    当她放下手时,我觉得几乎要窒息。

    她从怀里掏出一块帕子,捂住我的口鼻。

    古厉茵:“不想等下像他们一样,就捂紧一点!”

    我顺着古厉茵目光的方向看去,隐隐约约,我觉得夜幕之下似乎有淡紫色的气体飘在空中。一阵铺落落的声响,几只鸟摔在地上,虫鸣声瞬间停止,我透过带着她体香的帕子,小心翼翼的呼吸。

    紧接着,女人的惨叫声停止了,士兵也没了动静,四周死一般寂静,除了我和古厉茵,我感受不到生命的存在。

    我透过帕子,模糊不清的说:“这是怎么了?”

    古厉茵:“搞定了……”她轻描淡写,我却不敢置信。这里至少有三百个士兵,难道全部被她的术击溃。

    她继续说:“去救人吧!除了我们,这里的一切都睡死过去了。”

    我走向营房,看到全身**的兽人母亲,被五花大绑的固定住,一身的抓痕和齿痕,我无法想象发生过什么,我取过一块毯子,盖在她身上。旁边是被打的浑身伤口的兽人父亲,看来之前他就已经被打晕过去了。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三人拖出军营。

    “现在该怎么办?”

    古厉茵取出一个瓶子,在三人的鼻子前扫了一圈,三人恢复了神智,苏醒过来,团聚重生的一家三口抱头痛哭。

    女孩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我崇晶一家今日被两位大侠所救,此恩永生不忘!”

    我连忙扶起她,安慰她不要哭了。一旁的古厉茵倒是无动于衷,真不知她是醉酒还是冷血。

    古厉茵显然不喜欢这样劫后温情的画面,“哭够了?可以谈正事了吗?”

    兽族男人上前,“我,崇岩今日重生再造,有赖二位恩人救我一家,愿赴汤蹈火……”

    还没等说完,古厉茵再次打断:“赴汤蹈火对我可没什么用,不过眼下有比赴汤蹈火更加好的差事给你们,不知你们愿不愿意?”

    崇岩:“愿听女侠吩咐!”

    古厉茵:“你们冒险卖鱼,每次只能小打小闹,折腾几十条。我可以提供马车,水车,让你们贩上几百条,不知,你们愿不愿意。”

    崇岩面有难色:“实不相瞒,我们一家本打算这次以后就不干了,再不想以身试险,望女侠放我们一马。”

    古厉茵:“你会不贪?如果不贪,你又何必带着老婆孩子来这龙潭虎穴捞钱!”

    崇晶上前:“不怪爹爹,是我任性,非要跟过来,闯下了大祸!”

    崇岩长叹一声:“两位有所不知,本来我在边境开了一条街的买卖,为此欠下不少钱,本想着生意上了轨道,日子会有缓和,谁料人族士兵打砸抢烧,把我的铺子据为己有,还改成了妓院和拳击场!至今,我还有同胞被囚禁凌辱!我走投无路,才做起贩鱼的买卖。”

    听了他的话,我想起第一次开会时,古炎所说的边境摩擦,如此看来,古炎撒了个弥天大谎。

    古厉茵:“我不关心你们的故事!我只关心你们能为我做什么!”她的语气说明了一切,见状不对,她又说:“这次不会让你们以身犯险,你们只需负责把鱼送出边境,我的脚夫会去交接,赚来的钱,我要五成!剩下的你和我的脚夫分账。”

    说到脚夫,古厉茵拍了拍我的肩膀。老子几时变成你的脚夫了!

    古厉茵:“怎么,不满意?”

    崇岩仰天大笑:“这是天底下最划算的买卖了,降低我的风险,我又怎么会拒绝,我分这位脚夫老爷一成,如何?”

    我心里暗骂,我不是脚夫!

    古厉茵:“这些钱你们拿回去治伤。七天后的今天,我要你们送鱼过来,第一单我会把钱扣下,第二单再发第一单的分成!明白?”

    崇岩抱拳拱手,崇晶请安示意。

    古厉茵:“夜长梦多,此地不宜久留!你们顺着这条路向西一直走,所有的戍关兵丁都晕倒了,快逃命去吧!如果你们敢爽约,我希望你们做好准备!”

    崇岩:“兽人十诫第四条,凡承诺之事,宁肝脑涂地吾必致之!”

    古厉茵扬起嘴角,月光下显得格外迷人:“如此甚好!”